画饼大师周世平:三年清偿之约或要黄 红岭创投超158亿仍未兑付,最新消息

金投资讯

画饼大师周世平:三年清偿之约或要黄 红岭创投超158亿仍未兑付
2021-07-27


K图 002417_0

  起高楼,宴宾客,楼塌了。

  7月22日晚间,深南股份(002417.SZ)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周世平被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公司无法获悉具体的案件情况,案件正在调查过程中。

  作为深南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周世平可能并不为多数人所知,但是,周世平的另一个身份却关乎到274万网贷出借人的钱财,那就是红岭创投的创始人。

  行业猜测,此次周世平被采取强制措施,大概与红岭创投的兑付进展有关。

  7月23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相关工作人员询问案件进展,并未得到有效回复。7月26日,时代周报致电红岭创投兑付工作相关人员,该人员称兑付会稳定持续进行。

  2009年3月正式上线运营的红岭创投,是红岭创投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截至23日,红岭创投官网披露数据显示,红岭创投的投资人规模达到274万,金额高达4528亿元,待兑付金额158.37亿元。

  相比其他的互联网金融平台而言,红岭创投创造了一个超乎寻常的“大盘”。而之所以会取得这种规模,与周世平将红岭创投描摹成为上市公司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行业人士分析,互联网金融行业内多是为个人用户、小微企业提供小额贷款业务的私营公司,而要取得投资者的信任,成为专业的金融机构,需要强大的背景实力,这正是“草根企业”所望而不能及的。因此,“画饼”成了互联网金融行业大多数老板的必备技能,周世平也身在其中。

  刚兑与大标额

  红岭创投官网显示,周世平1968年2月生于江苏如皋。1993年,24岁的周世平高考落榜后开始炒股。据周世平身边人介绍,进过工厂、炒股谋生的周世平一度欠债超百万。2005年,周世平南下深圳,他注意到了深圳市罗湖区红岭路新金融行业的崛起。

  7月23日,红岭公司的前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将平台命名为红岭创投,周世平意在为其贴上新金融产业的标签,“这样更好铺路”。

  2009年,周世平创办了红岭创投,当时全国的网贷平台不足20家。

  创业之初,周世平便为红岭创投规划了与众不同的业务模式。那时,多数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只是为投资人和贷款人提供交易场所和融资配套服务,由投资人自担风险。而红岭创投却提出,若出现风险,红岭创投会根据会员等级进行不同额度的垫付,即“刚性兑付”。

  与此同时,红岭创投推出“大额标”,承接更多大型公司、大型项目应收账款的融资标的。

  “刚兑”的发展模式,以及合作方为大型公司的标签让投资人明显更信赖这种“兜底”。

  赶上风口,红岭创投像吹气球一样迅速扩张。红岭创投数据显示,截止2013年底,红岭创投的注册人数为15.26万人,累计成功投资51.06亿元。

  阴影紧随其后,周世平所推崇的“大额标”,随即带来明显的“副作用”。

  2014年8月,红岭创投遭遇了首笔大额逾期项目,项目方为某纸业民企,金额高达1亿元,资金难以追回;2015年2月,红岭创投再次曝出森海园林的7000万元坏账。

  2015年底,周世平自曝红岭创投坏账余额5亿元,坏账率接近3%,坏账难以追回;2016年底,红岭创投某零售项目出现呆帐,资产查清后预估损失可能超过5000万元;2017年3月,红岭创投自曝对辉山乳业5000万元的债权坏账难以追回。

  坏账频频曝出,投资人与市场开始质疑红岭创投的偿付能力。周世平知道,应当为红岭创投找棵“大树”。而上市,无疑是既可融资又可“背书”的一种好方法。

  周世平看中了福建三元达通讯股份有限公司。

  2015年2月,有消息称,红岭创投将借壳*ST元达上市。随后,*ST元达公告称,由于重组交易标的的相关产业和监管政策尚不明朗,交易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决定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后经消息证实,该标的即为红岭创投。

  重组失败后,周世平以个人名义斥资3.96亿元,接收了*ST元达原股东减持的3600万股股份,同年,*ST元达成功摘帽,进阶为三元达。此后,周世平多次增资三元达,坐实实控人身份。

  2017年,三元达声明,12个月内无与红岭创投进行重组的计划。2018年2月,“三元达” 证券简称更名为“深南股份”。

  虽然深南股份多次拒绝了红岭创投的合并重组意向,但这并不妨碍周世平以上市公司实控人的身份为红岭创投宣传。

  “其实我们对外签单都会告诉对方,我们是上市公司,”上述红岭创投的前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红岭创投的对外话术包含了“上市”“金融机构”“A股平台”等。

  274万人的身家

  就在周世平为红岭创投铺好路之后,市场环境却突发逆转。据网贷之家公布的数据,国内网贷平台数量2009年共702家,2015年时达到5297家,2016年为5982家,翻倍的增长带出了行业中“庞氏骗局”“非法集资”“虚假标的诈骗”等一系列问题。

  2016年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监管靴子相继落地。当年8月,银监会等多部门联合发布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其中强调,“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2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这将擅长大额融资项目的红岭创投划到了红线之外。

  2016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公布了《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明确要求,“集中力量对P2P网络借贷、股权众筹、互联网保险、第三方支付、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及跨界从事金融业务、互联网金融领域广告等重点领域进行整治”。

  此后,一众网贷公司开始转型,其中也包括了红岭创投。2017年,红岭创投宣告将由网贷平台向产业金融、创新投行、资产管理、财富管理等方向转型。

  2018年4月27日,央行正式发布资管新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其中指出“统一同类资产管理产品监管标准,有效防控金融风险”。

  随后,行业开始出现崩塌,平台跑路、庞氏骗局、非法集资等一些列问题暴露在阳光下。2019年,周世平在红岭创投的社区论坛中发帖正式告别,称将“保障投资者安全上岸”。

  有资料显示,2019年红岭创投公布的兑付方案显示,本金分三年兑付,第一年兑付20%,第二年兑付35%,第三年兑付45%,利息根据投资期限按系数兑付,当时,红岭创投平台共有待偿金额184.38亿元,出借人48.62万名。红岭创投承诺于2021年12月底完成线上存量规模清理。

  但是时代周报记者发现,7月16日,红岭创投在官网公布的《关于平台进行第五十三次兑付的通知》中显示,“本次兑付后已累计兑付25.4833亿元,其中小额兑付3660万元,特困兑付720万元,剩余待兑付158.3692亿元。”

  有投资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年底前肯定不能完成兑付,红岭已经开始念“拖”字诀。

  5月6日,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回复投资人询问时,曾表示,红岭专班已多次约谈该平台,要求平台做好资金回款保障,主动履行清退责任。7月23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红岭创投询问周世平案件是否与兑付进展相关联,平台并未给予有效回复。

  截至发稿时,红岭创投官网显示,平台投资人数为274万人,投资金额高达4528亿。

  浪潮起、浪潮退,汹涌而来的浮萍最终只能随波而退,据银保监会消息,全国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由高峰时期的约5000家逐渐压降,到2020年11月中旬完全归零。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

原文出处:http://finance.eastmoney.com/a/202107272015859034.html

免责申明: 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国内知名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

画饼大师周世平:三年清偿之约或要黄 红岭创投超158亿仍未兑付,最新消息

/index1.xml /index2.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