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转股概念股,债转股题材股,大型银行债转股专营机构再落子 债转股专营机构开业

更多 债转股

大型银行债转股专营机构再落子 债转股专营机构开业
2017-09-28

  继中国建设银行旗下建信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中国农业银行旗下农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开业之后,大型银行债转股专营机构再落子。9月26日,中国工商银行债转股实施机构——工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银投资”)在江苏南京开业,同时举行签约仪式。

  据记者了解,在开业仪式上,工银投资与南京市政府、南京市江北新区管委会签署了三方合作协议,还与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江苏交通控股、广西交通投资集团、南京扬子国资投资集团、珠海华发集团、法尔胜泓昇集团6家企业签署了830亿元的债转股合作框架协议。

  “银行债转股专营机构的加速落地具有积极意义,市场化债转股业务有望再提速。”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李虹含分析称,商业银行债转股拓宽了处置不良资产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路径,对经济新常态下商业银行业务转型和利润提升具有重要支持作用。

  债转股专营机构相继开业

  2016年10月份,国务院正式出台《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及附件《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启动了新一轮市场化债转股,商业银行特别是大型银行纷纷积极响应。

  工行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工银投资的设立是工商银行贯彻落实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作为国内首批商业银行债转股实施机构,工银投资注册资本金120亿元人民币,是目前工银集团注册资本金规模最大的子公司。

  据介绍,工银投资开业后,将致力于帮助企业降低杠杆率,促进企业降本增效、深化改革,为企业量身打造增强资本实力和治理效率的债转股方案。

  就在工银投资开业当天,另一家大型银行的资管子公司也取得新进展。交通银行发布公告称,根据中国银监会的批复,交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获准筹建。这标志着交行债转股实施机构正式进入筹建阶段。

  从债转股的参与方来看,资金提供方主要有银行、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和保险公司等,随着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旗下债转股机构获批并陆续开业,银行业将成为市场化债转股的重要参与主体。

  记者了解到,在五大行中,工行、建行参与债转股项目较多。截至9月26日,工行已经与28家企业签订了总额3455亿元的市场化债转股合作协议。截至9月8日,建行已与42家企业达成市场化债转股合作意向,签订了总额5542亿元的框架协议。

  工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工行将以工银投资为平台,充分发挥综合金融服务优势,有序、有效地推动更多市场化债转股项目落地实施。

  银行开展债转股业务优势明显

  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宗良认为,此轮债转股强调市场化手段,由于银行本身对企业债务比较熟悉,因此银行通过单独设立资产管理公司可以运用更为综合的手段来操作。其优势在于,银行系的资产管理公司参与债转股,既兼顾了资产管理公司的优势,又与银行相联系,效果会比较明显。

  宗良表示,银行通过单独设立资产管理公司来参与债转股,采取独立公司管理,有利于将风险隔离,并把风险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建信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裁张明合表示,商业银行特别是大型商业银行在市场化债转股改革中具有明显优势,可以在市场化债转股改革中发挥重要作用。

  一方面,商业银行接触企业面广,且长期与企业打交道,对企业相对比较熟悉,容易沟通,而且商业银行代表投资者入股可提升企业品牌形象,比较受企业欢迎。银企双方可根据国家政策导向,比较快捷地协商确定转股债权和股权、债权转让及转股价格和条件,降低交易成本,提高成功率;另一方面,商业银行拥有广泛的渠道接触社会资本和投资者,可以社会化、高效地募集大额低成本的资金,投资债转股债权和股权。

  此外,张明合认为,商业银行拥有数量众多的综合化经营平台和专业人员,可在法律和公司章程规定范围内积极参与公司治理和企业重大经营决策,既可维护好投资人权益,又能实质性地推动实体经济完善现代企业制度。

  “对于商业银行来说,实施债转股首先要积极响应政府号召,争取政府的支持和政策倾斜。其次,商业银行在实施债转股过程中应该强化创新,积极与监管部门保持沟通协调,针对债转股的资金流动性管理、资金来源、债转股实施方式等进行大胆创新。”李虹含告诉记者。

  债转股退出问题值得关注

  业内专家普遍认为,债转股要真正落地并起到积极的效果,仍需要出台一系列监管细则,在商业银行准入、承接主体、目标企业选择、转股后的退出机制等方面加以明确规范。

  完善的法律体系是执行债转股的制度保障。债转股实施之后,原本的债权将转变为股权,会令法律关系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转股之前,银行拥有按照贷款条件收回本金和利息的权力,银行不能干预企业的经营。此时银行的收益是稳定可预期的,在企业破产清算时银行将优先于股东受偿。而在债转股之后,银行变为股东,可以行使股东权利,参与企业的日常经营,但是不能直接收回本金,只能通过公司的分红获得收益。在这样剧烈的法律关系变化过程中,需要严格的法律程序来保护各参与方的权利,防止一方利用自己的优势地位去损害其他参与方的利益,保障债转股的有序实施。”李虹含表示。

  此外,债转股的退出问题也值得重视。分析人士认为,银行自有资金有限,大多数来自于存款和借款,具有流动性要求。因此,对于银行来说,流动性管理是重中之重。债转股实质上对于银行来说是一种“短债长投”,如果债转股之后不能顺利退出,将极大地影响银行的流动性,严重的话甚至会造成系统性风险,危及金融安全和经济稳定。所以,合理控制债转股的规模、解决债转股的退出问题至关重要。

  “目前,上市公司的债转股股权可以通过二级市场进行退出,非上市公司或者集团的股权退出存在一定困难。可由企业回购股权,或者持股方通过多层次的股权交易市场向机构投资者、社会公众出售,也可以通过多种股权交易市场退出。但是,目前我国相关的场内、场外股权交易市场还不够发达和完善,需要加快速度建立层次更加丰富、体制更加完善的金融市场体系。”李虹含建议称。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sitemap.xml news.xml ticai.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