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电池概念股,锂电池题材股,锂电池:如何从宁德IPO中淘金

更多 锂电池

锂电池:如何从宁德IPO中淘金
2017-11-21

  锂电池绝对龙头宁德时代准备在A股创业板上市,按照发行10%股权募集131亿元的资金,公司未上市估值就超过1300亿元,上市后极有可能超越温氏股份成为创业板市值最大的标的,市值完全可与目前火爆的360比肩。

  这种大市值行业龙头上市受益的A股标的会很多,但市场仅停留在谁持有宁德时代股权就炒谁的层面。通常这种巨无霸公司上市前披露的信息会比较全面,通过招股说明书,我们对行业趋势及产业链上下游进行梳理,或许可以找到跟巨头一起成长的标的。

  趋势一:电池降价明显下跌空间犹存

  2014-2017年上半年,宁德的动力电池销售均价分别为2.89元/WH、2.28元/WH、2.06元/WH和1.52元/WH,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这个价格与国轩公开披露的价格相近,客观反映了国内动力电池企业目前最优的成本水平。

  不过,从国内政策角度看,这个价格还不是最低的。今年3月四部委曾引发《促进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发展行动方案》,要求到2020年锂电池成本下降至1元/WH。而且与国外相比,特斯拉MODEL S的平均电池成本约为1.4元/WH,MODEL 3 采用21700型号电池后规模成本可下降35%左右,基本上已经下降至1元/WH以下。数据对比来看,未来国内动力电池的价格可能还有一定的下降空间。

  当然也不一定需要价格下跌,电池技术改进带来的单体能量密度提升也是让成本下来的主要路径,按照政策规划,2020年要提升至300WH/KG,目前特斯拉平均是250WH/KG,而我国主流大厂三元电池的能量密度比最好也只有200WH/KG,相比而言,只要我们的技术上去了,能量密度还是有较大提升空间。

  经过近两年的扩产,锂电池已经进入产能过剩阶段,由于国内补贴政策以及电池白名单存在,电池价格下行将倒逼中小厂退出市场。类似宁德时代、国轩高科、天津力神等龙头企业通过绑定下游整车大厂,最终可“以量换价”实现业绩长期稳定增长。因此在中游锂电池制造上,投资者只需关注国轩高科坚瑞沃能亿纬锂能以及拟上市的宁德时代等几家龙头公司即可。

  趋势二:三元价格一路飙涨

  站在原材料的角度,宁德是国内动力电池产能最大的企业,其采购的原材料价格变化一定程度上代表各细分原材料的价格趋势。

  首先看正极材料,公司采购的三元材料价格一直都是上涨的,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同比上涨了6.47%、13.9%和12.66%,而同期磷酸铁锂则为-3.34%、9%和-18%。两组数据对比可以发现,锂和钴过去两年都出现暴涨,可唯独三元保持连年上涨走势,尤其是今年上半年,三元材料价格继续保持上涨,但磷酸铁锂在上游锂大涨的背景下,其采购价格价格竟暴跌了18%,我更倾向于认为,这主要是下游需求格局变化所致。

  在电池技术上,日韩走的是三元路线,中国学习的是美国,走的是磷酸铁锂路线,两种路线各有优点,但磷酸铁锂能量密度比低是一道无法突破的瓶颈。能量密度低导致续航里程短,而后者决定了整车厂补贴的高低。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主要依靠补贴拉动,整车厂为拿到最高补贴会想方设法提升电池能量密度比,三元材料在能量密度方面显著高于磷酸铁锂,这也成为今年大厂新增产能最主要的方面。以磷酸铁锂产能占比最大的比亚迪为例,2016年全是磷酸铁锂产能,但政策推动下,今年连比亚迪开始投建三元产能,可以预见,三元电池正逐步成为主流产品,未来下游需求爆发,对上游的三元材料价格将形成强力支撑。

  其次看隔膜,今年隔膜的价格降得最多,同比下滑22%,判断主要是中低端干法工艺产能过剩,导致干法隔膜价格暴跌所致,湿法隔膜目前供不应求,价格较为坚挺,预计单价维持在4元/米,而干法单拉隔膜均价已经跌破3元/米,双拉更是跌至2元/米。今年6月末隔膜龙头星源材质曾在机构调研中则表示,之前隔膜在电池中的成本为20-30%,现在只有10%,未来可能还会有下降空间。

  另外,电解液去年涨太多了,今年价格基本维持稳定。石墨作为负极,过去本身产能就严重过剩,虽然这两年需求上来了,但是价格还是一路下跌,只是跌的慢一些。

  整体来看,为应对政策要求,目前国内电池厂主流技术路线正在向三元电池倾斜,高镍三元电池受益明显,下游需求旺盛有望刺激三元材料价格继续走高。建议关注当升科技

  趋势三:电池报废高峰在2018年后

  动力电池的使用寿命一般为5-8年,2009年开始推过至今,按照电池寿命,最早批次的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即将退役,根据GGII的数据,2014-2016年国内动力电池报废回收量分别为0.72万吨、1.02万吨和1.39万吨,增速较为平缓,但到2017年将达到2.79万吨,增速超过100%。2014-2015年动力电池市场快速增长,回收将在2018年后迎来高峰。预计到2020年回收量将达到24.76万吨,维持高速增长趋势,整个回收产业链产值将高达300亿元以上。

  目前国内此前出台了多个政策约束电池回收产业链,但多数是非强制政策,而且回收电池本身成本较高,难以形成大规模的经济效益,所以电池报废领域进入者甚少。目前积极布局电池回收的企业有两大类,一是电池生产企业,主要是产能排名靠前的龙头公司,如比亚迪、国轩、宁德、比克等。二是第三方的电池回收拆借企业,比较耳熟能详的是格林美南都电源等。

  供应链上直接受益公司

  宁德时代去年整体产能约为10GWH,2017年市场预计产能为16-18GWH,稳居国内第一。据测算,如果2020年公司到达50GWH,将带动正负极、电解液、隔膜需求量分别为8.5万吨、5万吨、6万吨和9亿平米,成为一条名副其实的中国特斯拉级别供应链。

  从供应商的角度看,公司采购很集中,2014-2016年进入前五大供应商只有新能源科技、科达利、泰丰先行、先导智能杉杉股份、德方纳米等6家公司,2017年上半年嘉能可进入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主要提供的是上游原材料。

  A股相关公司有以下几家:一是做锂电设备的先导智能;二是做结构件的科达利;三是做原材料的杉杉股份。其中仅有先导智能和科达利是常驻供应商,前者是产能扩充最先受益的标的,本次拟上市募集的资金大部分将用于新增24条生产线,锂电设备大概率会从先导智能手中采购。后者是国内锂电池结构件龙头,2015年和2016年都是宁德最大的供应商,未来只要宁德的订单有增长,公司的成长性就在,建议重点关注。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sitemap.xml news.xml ticai.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