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途汽车 汽车站 公交 列车 地铁 长途大巴 火车 高铁 代售点 交通违章 问路 长途问路 机票 景点 酒店 邮编 区号 更多>>
交通新闻 黄页查询 字典查询 词典查询 成语查询 诗歌查询 官网查询 股票频道 网站地图

搜索城市

班车 公交 列车 高铁 地铁 违章 快递 景点 酒店 邮编 区号 天气
城市名:

秦淮八艳与秦淮八绝

秦淮八艳与秦淮八绝
2009-06-20

 

还记得不久前和携程诸多同好挥斥方遒,争奇斗艳般互相较劲写出《大米竹子苏东坡》、《圈猪记》、《那道最美的风景》等同题游记,并井底之蛙地自以为颇有创意。这次游秦淮河,才发现朱自清和俞平伯早在1923年就玩过同题游记这等把戏,巨郁闷。

郁闷之余,我自封评委拟对这两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评出优劣,却觉得哪一篇看起来都像托儿马甲所作。于是暗暗替朱大侠俞大侠捏了一把汗,如果当年他们不慎把《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发到携程坛子上,那么众网友拍来的砖头,虽不能精卫填海,却足以把荷塘月色填成平地的了。

与其比照《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惊呼上当,不如一开始就不抱任何幻想,跟着我实打实地从口腹之欲开始秦淮之旅吧。

金陵小吃,历史悠久,品种繁多,自六朝时期流传至今,多达80多个品种。名点小吃有荤有素,甜咸俱有,形态各异,尤其是以秦淮八绝叫绝。前国家副主席荣毅仁在夫子庙品尝秦淮风味小吃后,题写横幅:“小吃好吃”,亦作“吃好吃小”。

秦淮八绝有名有姓,分别是:永和园的蟹壳黄烧饼和开洋干丝、蒋有记的牛肉汤和牛肉锅贴、六凤居的豆腐涝和葱油饼、奇芳阁的鸭油酥烧饼和什锦菜包、奇芳阁的麻油素干丝和鸡丝浇面、莲湖糕团店的桂花夹心小元宵和五色糕团、瞻园面馆熏鱼银丝面和薄皮包饺、魁光阁的五香豆五香蛋和雨花茶。对于秦淮八绝,专业老饕如我,也只限于浅尝辄止,在此呼唤考据派高手,能如数家珍说得清道得明秦淮八绝历史掌故风味特色的,不妨出来显摆显摆。

我之所以一反常态避开细致入微地刻画秦淮八绝,是因为我有先见之明,知道即使写得比雨花石更加玲珑剔透,也只会像朱大侠俞大侠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那样误导寻找功略的旅友们。

不过别误会,我不是说秦淮八绝不行不好吃。秦淮乃至金陵美食,囊括在拙作《中国美食街道》中,不可等闲视之。但是,品尝秦淮八绝,我的感觉就仿佛是游玩秦淮河南岸李香君的故居媚香楼那样,仅仅是一种凭吊,慰情聊胜于无而已。

正如文人骚客凭吊十里秦淮,可以想象得出来鼎盛时期金粉楼台鳞次栉比、画舫凌波浆声灯影所构成的那幅如梦如幻的美景奇观;品尝秦淮八绝,也能想象得出来当年玉盘珍馐、精馔美味的繁华盛景。

而要说清秦淮八绝,却需从秦淮八艳开始说起。

秦淮八艳也有名有姓,分别是:顾横波、董小宛、卞玉京、李香君、寇白门、马湘兰、柳如是和陈圆圆。有这些色艺双绝的名字在,考据派就不愁没饭吃了。

对于秦淮八艳,估计反感的人不多。但游览秦淮河,大家却多少都会产生一些怪异感,觉得中国旧社会的一些事情,实在不可思议。

比如说,应考过吴承恩、唐伯虎、郑板桥、吴敬梓、翁同龢、袁枚、张謇、李鸿章等名人的江南贡院,所出的状元达58名,占清代状元总数的52%。如此声名显赫令人肃然起敬的威严肃穆的高考考场,却设在秦淮青楼群当中,门当户对且被各式各样的妓院重重包围着;

又比如说,不遗余力宣扬“男女授受不亲”“非礼勿视”的夫子庙,却允许素不相识的男男女女在近旁眉来眼去勾肩搭背打情骂俏随便上床;

还有那暧昧的桃叶渡,中国古代社会也极讲究男人的守志,强调男人应该不好色、不淫乱、不玩物丧志,然而男子狎妓,却又被视为风流倜傥,不俗反雅,可以写进诗词广为传唱,载入史册千古留名。

礼与俗、圣与凡、灵与肉、庄严与香艳,本是对立的两个世界,在秦淮河却紧紧地勾连着,奇怪而和谐地存在了一千多年,让人在诧异之时,不由地想去思考一些什么。

我们之所以会在游玩秦淮河时产生这些浓重的怪异感,是因为我们已不可能像品尝秦淮八绝那样品赏秦淮八艳了。

我无意诗化青楼,更不是在公然提倡狎妓,也不想意淫地把昔日秦淮想象得宛如天堂,把秦淮女子的风姿想象得宛如天仙,这些本来不需要我极力表白的。

因为,当人们必须积极主动地极力表白自己并无某种念头时,往往就在实际上反过来证明了他其实是有某种念头的,而且还十分强烈。如果真的没有这种念头,那么,他就连想都不会想到它,当然也就不会想到要去表白。但在游玩秦淮河的过程中,不得不极力表白的是,我们原先对秦淮河的认识,存在着许多误解与偏跛。

首先是“声色之美”。

超乎我们想象的是,秦淮青楼是当时最重要的艺术场所,是欣赏艺术最好的地方。在没有剧院、影院、歌厅、舞厅的时代,民间人士想要欣赏高雅的歌舞,便是到我们现代人觉得并不高雅甚至很诋毁的地方去。

一般地说,有资格在秦淮河混的,不但要貌美,还要有才华;不但要有天赋,还要受严格训练,有的简直就堪称艺术家。如果说琴剑乐舞,还是秦淮八艳们的当行本色,那么,诗词曲赋方面的才能与修养,便是一道最吸引人的艳妆。

没有艺术兴趣和艺术修养的人,一般是不会光顾秦淮的,因为那会使他们白花许多冤枉钱。秦淮河上那么多琴棋书画、丝竹歌舞无所不精的才女,似乎不必我引经据典开列长长的名单。

其次是“口腹之乐”。

以秦淮八绝为片鳞只爪的秦淮美食,其精致程度也超乎我们的想象。比如,恐怕少有人会想到,秦淮八艳中的董小宛,竟然还跻身中国古代十大名厨之列。她厨艺高超,善制菜蔬糕点,尤善桃膏、瓜膏、腌菜等,名传江南。现在的淮扬名点灌香董糖、卷酥董糖,还有如今南方的虎皮肉走油肉(也称董肉)就是她所创制的。

说秦淮河是名厨美馔的摇蓝一点也不过分,秦淮青楼,都有特级名厨主理,选料严谨,制作精细,因材施艺,按时治肴。秦淮名厨不仅擅长炖、焖、焙、焐、蒸、烧、炒等烹饪方法,且精于泥煨、叉烤,口味清鲜,咸甜得宜,浓而不腻,淡而不薄,刀工细腻,火候精微,色调清新,造型别致,突出主料,强调本味,清淡可口,适应面宽,以烹制四季佳蔬、江河湖鲜见长,兼有四方之美,适应八方口味,以鲜香酥嫩滋味醇取胜,尤以擅长制汤而著称。

恐怕也少有人会想到,以秦淮河为代表的淮扬菜(淮扬菜中的淮并不是指行政区划的淮安)至今仍可称为“国菜”,目前国宴中的大多数菜肴仍属于淮扬菜。在清代的时候,作为宫廷菜的淮扬菜流行于全国,相当于现在的粤菜、川菜的地位。秦淮河名厨荟萃,能用一个瓜做出几十种菜,一种菜又能做出几十种风味来。总之,秦淮河一个弹丸之地,对中华美食的贡献非常稀里哗啦。

更少人会想到,你所喜爱的《红楼梦》中的那么多美食精馔,大多脱胎于秦淮河的菜谱。这就让我省了很多口舌,不必罗列冗长的菜单来勾引你的口水。

受过朱俞两大侠桨声灯影蛊惑的网友一定不会忘记秦淮河那海市蜃楼般美轮美奂的画舫灯船。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盛极一时的秦淮灯船,独辟蹊径地创造出“船菜”这朵美食奇葩。秦淮河的画舫灯船,总是推陈出新地大搞名厨竞赛,往往不惜重金延聘各地响当当的名厨,以期达到轰动效果与广告效应。不同画舫上的名厨又有各自不同的拿手菜,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厨神争霸赛就成为秦淮河的热点焦点。《板桥杂记》记载了秦淮河“绮窗丝幛,十里珠帘,灯船之盛,天下无比”的盛况,在此再次呼唤考据派,对早已失传的“船菜”来一番“幸有意中人,堪寻访”。

我所佩服的是,原本受许多客观条件限制的船菜,居然能将捉襟见肘的局促短处转变为个性鲜明的特色,化腐朽为神奇,演出着“此宴只应船上有,陆路哪得几回闻”的别具一格,这就不仅是美食范畴,而带有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的哲学思考了。

说是哲学思考有点过了,提供秦淮美食服务只是幌子,获取高额利润才是目的。秦淮青楼之所以能在历史上很长一段时期内长盛不衰,就因为它能给开办营业者带来经济上极大的好处。

我们不妨横向比较,看看拉斯韦加斯和澳门这些赌城蔚为大观的名厨和美馔。可见,秦淮美食并不只是给开办营业者带来经济上极大的好处,而且也提高了秦淮青楼的诱人魅力和综合实力。并不只是秦淮八艳们让满桌的秦淮八绝活色生香了起来,同时,秦淮八绝等美食也能众星捧月般烘托出秦淮八艳们,让恩客们从综合氛围中体会到锦衣玉食、珍馐美馔、丝竹弦管、青春尽享的陶醉感,感同身受地认知到人生如梦、往事如烟,何不趁着春光大好及时行乐,今朝有酒今朝醉?

从这个意义上说,秦淮八绝与秦淮八艳都是引人入胜的砝码,这本身就是秦淮河的功力。怎样设悬念,怎样解悬念,怎样调动客人的情绪,这里面,全都是技艺呢。每一幢青楼,都是一个猎手,要布下最好的局,要设下让人心甘情愿自投罗网的甜蜜机关,俘获人心。

秦淮八绝与秦淮八艳之间这种相辅相成的关系,可以在杜秋娘的《金缕衣》中得到印证: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说来好笑,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就连太监,也出了郑和这样值得歌颂的人物;最遭人憎恶的鸨母行当,居然也出了杜秋娘这样值得歌颂的秦淮鸨母,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金缕衣》前面两句是劝年轻人珍惜时间,努力学习,科举高中,功成名就;后两句便有暧昧的味道,虽然一般人将其解释为珍惜光阴,把握机遇,但以杜秋娘妓院老板的派头,恐怕用劝人及时行乐来解释更为合理吧。杜秋娘做过妓女,又做过王妃,后来又干起老本行,当上妓院的老板,大起大落之间,对人间的冷暖世态自然是深谙于心,再加上平日里结交些读书人,对他们的心思自然是了如指掌。

理解了灯船是秦淮青楼衍生出的氤氲,就不得不佩服秦淮青楼选址之令人叫绝了。

与明清两代最大的科举考场江南贡院门当户对的秦淮青楼,极尽闹中取静之能事,在四方士子纷至沓来的通衢大道之旁,偏能粉墙黛瓦曲曲弯弯给人不喧闹的小径通幽的错落之感。

门前垂柳依依,蕴依人之意;窗外金粉流水,含缠绵之情。从遗址就可依稀地看出,当年的青楼建筑十分考究,厅堂宽,庭院美,前后植花卉,左右立怪石,池中泛游鱼,轩内垂帘幕,室内的陈设更是精致,望之有如艺术沙龙。

这样的所在,还嫌不够心旷神怡意趣闲适的话,秦淮河便可进一步流淌出桂舫兰棹灯曳波漾的迷蒙美景,流淌出许多红尘弱女美丽的身影和对酒和诗抚琴弄瑟的浅吟低唱,岸边排排妆楼,隐逸着桃芳李艳;舟上半卷珠帘,流溢着氤氲雾霭,共同演出着宠辱皆忘的境界,将秦淮河从写实主义变成印象主义。

所以,从“声色之美”与“口腹之乐”可以水到渠成地推断,秦淮青楼不只是我们所理解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红灯区,它更担当着重要社交场所的功能。

国人的社交叫应酬,应酬这个词由酬酢演变而来,酬是主人敬酒,酢是客人回敬,这就少不了醇酒美人,缺一不可。

在环境有如艺术沙龙的青楼或画舫中,享用着秦淮名厨主理的烹调极其讲究的美馔,再有一双双纤纤玉手红袖添香,一个个楚楚动人仪态万方,莺声燕语,款款待客,兼而有之的是秦淮八艳们的训练有素,她们既温柔多情,又口齿伶俐,弹得琴,唱得曲,说得笑话,还能打情骂俏,雅俗共赏,荤素杂糅,效果极佳,能不是最理想的社交场所吗?

所以,当时金陵重要的社交活动,安排在秦淮青楼的居多,甚至许多重要决策竟会在画舫灯船内拍板,就是这个道理。

我想不必引经据典罗列那些才思敏捷口齿伶俐的秦淮八艳们是如何让满桌的秦淮八绝活色生香、如何让社交活动生动活泼大见成效的,但既然是到了妇孺皆知的“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秦淮河乌衣巷内王导、谢安两大望族名满天下的故居,不妨来看看谢安的夫人是多么的有意思。

谢安的夫人妒性很强烈,居太保职、赐太傅衔、位高权重的谢安动念要纳妾,鼓动众侄子外甥们一起做其夫人思想工作,却被妒妇骂个狗血淋头,谢安连口都不敢开。有趣的是,如此妒妇,对于谢安的狎妓,却又相当地宽容。谢安身边美色如云,出游宴饮时必有红颜知己相随,她却听之任之泰然自若。

这个看似极端的例子,反映出过去人们对秦淮青楼的定位与认知。

我想我自己骨子里是个热爱美超过热爱正义的人,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每次我听到动听的歌曲或吃到美味时就觉得这个世界的一切丑恶都可以原谅。而过去的人们,似乎更不把这件事提升到丑恶与非正义的层面,而只是视为逗猫遛狗养金鱼一般日常生活中稀松平常的组成部分。

秦淮青楼的主要客户,是那些比较阔绰的文人士大夫,还有比较儒雅的商人和武官,他们到秦淮河去,主要是为了获得松弛和宁静,放松一下自己的身心,享受美酒佳肴和音乐歌舞,或者舞文弄墨,吟诗作赋。即便在秦淮河过夜,也是为了在温香软玉中得到一种休息,以便把烦人的政务、扰人的功名和诱人的利禄暂时忘却。

至于出入江南贡院的士子们,更是把秦淮青楼视为最重要的文化传媒,视为新文学作品最重要的传播者,能傍上秦淮八艳们这样的大腕,就能使自己的作品四处传唱,自然声名鹊起文声大振,也能使自己的形象,增加风流倜傥的色彩。

于是,金榜题名时,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秦淮花,自然风光得很;时乖命蹇时,寻访得一二红粉知己,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产生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共鸣,又何尝不是一种慰籍?还有那些鄙视功名的名士才子,他们游戏人生,笑傲江湖,寄情于红粉知己,嘲弄着富贵功名。这些也都绝非偶然。

秦淮八艳与秦淮八绝的大名真可说是如雷贯耳,共同构成了金陵的一道异色风景。

在这道看似美丽浪漫的风景线背后,隐藏着许多撩开历史面纱还原历史真实的达芬奇密码。摘掉现代人的有色眼镜,就会发现布满沧桑感的秦淮河朱雀桥乌衣巷鲜活了起来,就会发现原来历史也可以尝试着用这样的角度来解读的。这就叫异想天开,没有异想,天怎么会开?!

各省信息: 安徽 澳门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广东 广西 贵州 海南 河北 黑龙江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内蒙古 宁夏 青海 山东 上海 山西 陕西 四川 台湾 天津 香港 新疆 西藏 云南 浙江
热门城市: 北京 长春 长沙 常州 成都 重庆 大连 东莞 佛山 福州 广州 贵阳 哈尔滨 海口 杭州 合肥 呼和浩特 济南 昆明 南昌 南京 南宁 宁波 青岛 秦皇岛 上海 绍兴 沈阳 深圳 石家庄 苏州 太原 天津 温州 武汉 乌鲁木齐 无锡 厦门 西安 西宁 徐州 烟台 郑州 中山 珠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