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途汽车 汽车站 公交 列车 地铁 长途大巴 火车 高铁 代售点 交通违章 问路 长途问路 机票 景点 酒店 邮编 区号 更多>>
交通新闻 黄页查询 字典查询 词典查询 成语查询 诗歌查询 官网查询 股票频道 网站地图

搜索城市

班车 公交 列车 高铁 地铁 违章 快递 景点 酒店 邮编 区号 天气
城市名:

广东:未有河南,先有沥滘

广东:未有河南 先有沥滘
2009-06-20

 

  广州有句俗语:“未有河南,先有沥滘。”沥滘历史之悠久,由此可见。

  水乡沥滘,将近900岁了。早在清代,这里便是“五百年祖德,十三代书香”的名村。文章华国,诗礼传家,从这里走出去的进士、举人不胜枚举。如今气势恢弘的卫氏大宗祠,见证着这条古村显赫而辉煌的历史。

  斗转星移,岁月沧桑。

  如今,融入都市的沥滘,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千人一面的建筑中,在飞扬的尘土中,在抬头只能看一线阳光的窄巷中,昔日时光似是难寻。曾保留古村最初记忆的古老宗祠,也面临消失的危险。

  只是,走近沥滘,聆听在这里世代生活的村民讲述过去的故事,你会发现,如童谣一般美丽的沥滘,一直在他们的回忆里脉脉流淌……

  百世周宗 诗礼传家

  钟灵毓秀江中洲  

  沥滘,让人不难联想到它与水有关。

  数千年前,如今珠江南岸海珠区一带,还是一片浩瀚烟波。潮涨潮落,不知从何时开始,在海中央,出现一个钟灵毓秀的小洲,千年浪花不断冲刷、沉淀,它的面积越来越大,由于这里河汊密布,池塘星罗棋布,人们给它起了一个独特的名字:沥滘。

  沥滘四面环水,自古鱼虾鲜美,土地肥沃,很早便有了人活动的足迹。在宋代以前,这里曾有严、曾、白等姓氏在此居住。但沥滘真正开始发展壮大,却是由于这个家族的到来:卫氏。

  相传,如今沥滘的主人卫氏,本姓姬,是周文王第九个儿子康叔的后代。周武王夺取天下,建立周朝后,康叔受封于卫地,其皇族后代子孙便以国号为姓。卫国领域约在今河北以南的大名府至河南以北滑县一带,古称河东,如今卫氏宗祠里供奉着“河东卫氏历代祖先神位”的牌位,有不忘祖先之意。

  约在唐末宋初,卫氏开始迁入广东,住在南雄珠矶沙水村。据《卫氏族谱》记载,在南宋建炎年间(1127年-1130年),有一个叫卫宁远的人,生有四个儿子,长子早逝,他的其他三个儿子带领族人南下。其中,第三和第四个儿子同去了东莞茶山,唯独第二个儿子卫达,来到当时属于番禺的沥滘,被这里旖旎的山水风光深深吸引,在村东龙眼树脚下定居下来,成为沥滘卫氏的开村之祖。

  自此,来自中原的卫氏,在这块岭南沃土上耕田读书,世代繁衍,也书写着沥滘数百年源远流长的历史。  

  十三代书香

  在宋明两代,卫氏家族在沥滘拥有大片良田,影响力已远远超过其他家族,成为当地的名门望族。

  据《卫氏族谱》记载,当时,卫氏族人聚居在村中不同位置,而“附近傍居为家僮佃户,稍远为基围台榭林塘,多植荔枝龙眼桔柚诸果。滨海皆腴田,岁两熟,亩收二十余斛……”

  生活富足的沥滘卫氏家族,以诗礼传家而闻名。清代,沥滘“五百年祖德,十三代书香”的美名,已在民间广为传播。翻开史册,沥滘历史上曾取得功名的子孙数不胜数。

  早在宋代,卫氏五世祖卫惟寅“为人持重,不尚浮华”,在宋咸淳十年(1274年),考取进士,官至朝议大夫。比卫惟寅稍迟一点的卫伯英,在南宋德祐年间,也考取进士,官至御史中丞。短短时间里,一个家族里连出两个朝廷重臣,卫氏家族的声名日渐显赫。如今,悬挂在卫氏大宗里的对联:“烛影辉煌光射大夫剑履,炉烟缥缈香熏御史官裳”,所要表彰的正是这两位先祖。

  此外,在南宋,卫氏一门三兄弟卫兆龙、卫应龙、卫梦龙,还曾联擢高魁,被人们称为“河东三龙”,一时传为佳话。

  而到了明清两代,卫氏子孙中的进士、举人更是不胜枚举。尤其是清代,沥滘村共出了三位进士,20多位举人。当时有民谚:“九龙出海,六鹤飞归”,意思是说九个沥滘子弟去应试,就会有六个人折桂而返,诗书教化风气之浓,可见一斑。

  唯其如此,不少文化名人和高官显贵,有感而发,纷纷为沥滘题匾、撰写族谱序言、墓志铭等。

  明代大儒湛若水,就曾两度为《卫氏族谱》作序。据说,当时身处高位的湛若水,与将侍郎卫玉溪是好朋友,相识相知之下,他深感这条古村积淀的深厚教化之风,欣然提笔为《卫氏族谱》作序。卫玉溪去世后,湛若水最得意的弟子,也曾为玉溪祠题写匾额。

  此外,明代著名文士伦文叙的三儿子伦以诜,曾为卫氏族谱题序。而明代有名的广东右布政使李凤,也曾应邀为沥滘卫氏作《皇明隐君卫公配安人甘氏合葬墓志铭》。

  卫氏大宗祠:宗堂流芳

  提起每个显赫家族,我们几乎无法忽略它:祠堂。它是中国传统社会中最具独特意义的符号,在每一个聚族而居的村落里,它是大家族无形的核心,也是展示家族变迁、彰显荣耀的场所。

  今年78岁的卫浩然,是沥滘卫氏第23世孙,村里辈分最高的老人。他带领我们游览卫氏大宗祠,揭开一段属于这座古村庄显贵而沧桑的记忆……  

  风雨沧桑400年  

  如今,融入都市中的沥滘村,昔日一河两岸的水乡风貌已是难辨:河涌或是被填,或是被水泥路面所遮盖,在密如蛛网般的小街小巷里穿梭,两旁是比肩而立的小楼房,仿如在迷宫里一样。

  然而,惊喜总在不经意间出现。

  在离珠江不远处,一片灰色钢筋水泥中,一座气势恢弘的岭南建筑出现在眼前。此刻,它大门紧锁,两旁悬挂着一副对联:“爱江海汪洋,先入番禺开沥滘;羡峰峦秀丽,再过东莞辟茶山。”简洁的语言,把卫氏家族南迁的过程传神地勾勒了出来。

  卫浩然介绍,卫氏大宗祠自明万历22年(公元1594年)就开始筹款,整整经过20多年,到1615年才建成,规模宏大,做工精细。大宗祠中间曾经历过三次重修,但大体形制不变。

  站在巍峨的卫氏大宗祠正门前,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左侧青砖墙上,烟熏火灼的痕迹十分刺眼。卫浩然告诉我们,卫氏大宗祠以前面积要比现在大得多,濒临珠江,鸦片战争时,英国侵略者的战舰经海边,看到它规模宏大、气势非凡,误以为是官府,一番猛烈炮轰,结果,宗祠的大门被轰出一个大洞。

  经历战火洗礼的卫氏大宗祠,满目疮痍。所幸它在卫氏族人的保护下,顽强生存了下来。这个洞后来经过修补,但战火洗礼的痕迹仍无言诉说沧桑岁月。 

  “燕子斗拱”显尊贵  

  在卫浩然的带领下,我们从侧门进入祠内。站在中堂前面,脚下是那上百年的花岗岩石板,祠堂正门后方别具一格的牌坊,吸引了我们的视线。

  和普通牌坊不一样的是,这个牌坊造型独特、精美,上部是燕子斗拱结构,一层上叠着另外一层,中间牌匾上横书:“百世周宗”,两侧是两列小字:“文章华国,诗礼传家”。在等级森严的传统社会里,这种“燕子斗拱”是规格相当高的一种建筑形式,只有皇亲国戚或皇帝钦点才能采用,否则就是违反礼制。那为什么沥滘村可以建呢?

  卫浩然说,这仍是个谜,但据祖辈口耳相传,它与卫氏十二世祖卫西樵有关。“据说他是明代嘉靖皇帝的外孙婿。我小时候见过西樵祖的祠堂,前面就是这种燕子斗拱牌坊,而且建在仪门的位置上。我想是因为沾上了皇亲国戚的边,所以才可以建。”

  据说,原本卫氏大宗祠里还有一个约1米高的明朝汉白玉观音,是当时下嫁给卫西樵的郡主(即卫氏的太婆)的嫁妆,在建国后不知何故遗失了。

  建这个牌坊时,还有一段小插曲:据说,当时衙门得知卫家要想沾光建这座牌坊时,派人来找茬。卫家的人知道后,事先把瓦砾等铺在地上,当气势汹汹的衙役来到之后,卫家的人马上拿出圣旨宣读,衙役没办法,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皇帝重臣共贺寿

  卫氏大宗祠的中堂叫庆源堂。历经漫长岁月,仍然无法挡住它的威风八面。

  它面阔达五个开间,主体建筑由12根“檐柱”和12根木柱支撑,每根柱子,都是由一块块木料完整打凿而成。庆源堂一侧,立着一个大玻璃罩,里面是这间祠堂的“镇祠之宝”,御赐祝寿屏风。虽然年代久远,但是这些高大的紫檀木屏风上,精美的浮雕图案和镏金贺文仍然清晰可见。

  这块祝寿屏风大有来头:它是乾隆钦命,由三朝重臣、一代名相张廷玉撰文,刑部尚书、中国古代大书法家汪由敦书写,内容是祝贺沥滘村103名老翁寿辰。

  千里之外的乾隆,为什么会给这条岭南古村的老人家贺寿?张廷玉的贺文里,交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沥滘尊老爱老之风兴盛,绵延了数百年,村里每年正月十五都会在祠堂为老寿星摆筵寿酒。卫氏第十九世祖卫廷璞,是清代雍正四十八年(1783年)进士,官至太仆少卿。他任兵科给事时,由于办事勤奋干练,深得张廷玉器重。有一年冬天,卫廷璞到张廷玉府上,对张廷玉说,他的家乡有六七十岁以上的老人一百多,将会在明年春天聚餐祝寿,希望张廷玉能撰文为寿宴增光。张廷玉一听,感到十分诧异,他没想到,在同一个家族中,会同时有100多个寿星,史书上记载文潞公留守西都时,曾召集洛中德高望重的老者聚会,只有13个人参加,但已经可以作为一件盛事流传下来。他把此事向乾隆禀报后,乾隆也感到可以借此机会弘扬孝悌之风,便命汪由敦进行书写。

  而这块御赐祝寿屏风,在当时无疑是沥滘的一大荣耀。卫浩然回忆,建国前,这12块御赐屏风被好好收藏着,只在每年正月十五摆筵寿酒时,才拿出来。  

  多少古祠风雨中  

  文物专家崔志民与沥滘有着不解缘分。

  20多年前,一次机缘,他第一次来到沥滘。当时,这里还是一派水乡景象:小桥、流水、古树……尤其令他记忆深刻的是这里的祠堂。

  那像珍珠一样散布在古老民居中的祠堂,走进去就如进入另一个世界。这些祠堂的建筑年代之早,在广州地区已不多见,他在那里常能找到明代石柱、清代砖瓦。20多年过去了,900年水乡沥滘,发生着重大改变。以前,沥滘一涌两岸,分布着大大小小的祠堂30多间,如今,只剩下13间。在崔志民眼中,这个明清祠堂群,是古老沥滘保留下来的最宝贵的财富之一。

  “岭南不少村落也有祠堂,但像沥滘的祠堂那样,建造时间之早,基本结构保存之完好,地域之集中,数量之多,在岭南古村落里是绝无仅有的。如果从建筑学角度上看,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古建筑博物馆’。”崔志民说。

  只是目前除了卫氏大宗祠,历滘的其他祠堂几乎都没列入文物保护单位,它们有的被用作机械加工作坊或者仓库,不少正遭受一些破坏,令人痛心。

  “根据规划,作为城中村,沥滘很快将发生改变,我非常希望这些祠堂能得到有效的保护,否则,以目前的状况来看,它们很难避免将要消亡。”崔志民忧心忡忡地说道。

各省信息: 安徽 澳门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广东 广西 贵州 海南 河北 黑龙江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内蒙古 宁夏 青海 山东 上海 山西 陕西 四川 台湾 天津 香港 新疆 西藏 云南 浙江
热门城市: 北京 长春 长沙 常州 成都 重庆 大连 东莞 佛山 福州 广州 贵阳 哈尔滨 海口 杭州 合肥 呼和浩特 济南 昆明 南昌 南京 南宁 宁波 青岛 秦皇岛 上海 绍兴 沈阳 深圳 石家庄 苏州 太原 天津 温州 武汉 乌鲁木齐 无锡 厦门 西安 西宁 徐州 烟台 郑州 中山 珠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