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服务费争议“多米诺效应”:以租代购“遇险” 汽车抵押贷款垫资兑付“生死劫”,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金融服务费争议“多米诺效应”:以租代购“遇险” 汽车抵押贷款垫资兑付“生死劫”
2019-04-16

  “真想趁着这次西安奔驰4S店收取金融服务费风波,让管理层下线以租代售的汽车金融业务。”一家国内大型互金平台业务总监赵诚(化名)向记者直言。

  所谓以租代售,概括而言,就是用户看中了一款10万元新车,但他只需支付1万元首付,以及按月缴纳1300-1400元左右租金,就可以租用这辆车,等到两年租约到期后,用户可以选择续租、退租或支付尾款买车。

  其实,以租代购的汽车金融服务模式在欧美国家相当流行,美国约35%汽车销售与德国约50%汽车销售,都是通过这种模式完成的。这令以租代购与银行车贷、信用卡汽车分期、汽车金融公司车贷“并列”,成为新车购买的四大金融服务模式。

  受此激励,赵诚所在的互金平台在2017年起涉足以租代购的汽车金融业务。

  “最初我们内部测算过,每辆汽车通过以租代购模式,可以创造约1万元利润,若一年能以此销售2-3万辆车,就可以创造2-3亿元利润。”他告诉记者。但两年多的运营,让他发现事实远比理想残酷。由于多数用户选择退租、以及租车期间高昂的车险开支与汽车折旧支出(因不少车辆遭遇事故),导致平台仅在2017年实现盈利平衡,随后都是逐月亏损。如今,他们不得不靠提供附加金融服务费的租金贷款业务填补亏损额。

  “现在我们特别担心随着金融服务费争议巨大,相关部门可能一刀切要求取缔所有购车业务的金融服务费,导致整个以租代购业务永无扭亏的机会。”他告诉记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与租代购模式“同命相怜”的,还有多家涉足汽车抵押贷款的互金平台。

  “我们之所以收取金融服务费,主要原因是现在垫资兑付压力很大,不得不靠这些金融服务费填补垫资兑付期间的筹资成本开支,但如果相关部门也取缔这类金融服务费,平台逾期率可能会随之大幅增加,可能触发出借人挤兑问题。”一家涉足汽车抵押贷款的互金平台人士透露。

  以租代购的“新烦恼”

  赵诚直言,他所在的互金平台之所以切入以租代购的汽车金融业务,主要是此种模式在中国汽车销售市场的占比不到2%,相比欧美国家具备很大的发展空间。

  但他承认,用户选择以租代购的费用开支,的确比全款买车或贷款买车高出不少。它内部测算过,上述10万元的新车若采取以租代购模式,其整体开支要比贷款购车高出10%左右,比全款买车高出约25%。

  不过,这部分溢价费用开支,主要有三个流向,一是用于购买汽车在租约期间的保费开支,二是填补汽车在租约期间的折旧费用,三是应对以租代购的运营成本并创造相应的利润。

  “在理想状况下,我们预期每辆以租代购的汽车能创造约1万元利润。”赵诚直言,因此以租代购业务主要面向刚毕业工作一两年的年轻白领作为目标客群,一方面他们渴望拥有一辆新车,过着高品质生活,另一方面他们也愿意承担相对较高的以租代购费用。

  然而,2年多的运营成本,让他发现现实远比理想骨感。由于较高的获客成本与租约期间不少车辆多次遭遇事故(导致折扣费用超过预期与车险保费大涨),整个业务除了2017年基本盈亏平衡,其他时间都是亏损的。

  更令他心烦的是,为了降低车辆折扣贬值风险,他们在以租代购合同里提出“若用户不续租,退还车辆行驶距离不得超过某个数值”,或“车辆拍卖价格低于合同规定的汽车购买尾款时,租车人需补缴其中的差价才能完成退车手续”,此举被不少用户视为“霸王条款”,甚至有部分用户以不熟悉条款为由直言其中存在欺诈行为。

  “为此我们在去年调整了以租代购的运作模式,比如取消了2年租约+租约到期三种选择,直接改成4年租约直接提车,等于让用户用4年租金购买这辆车。”他告诉记者,由于业务模式变革导致每年租金费用大增约2-3倍,因此他们还特意开通了租金低息贷款金融服务,但要求用户额外支付一笔数千元的服务费,变相抬高租金贷款的“利率”以促使以租代购业务尽早扭亏为盈。

  “坦白说,这项新业务开展以来,以租代购业务并没有很大的起色,原因是很多用户认为收取服务费等于是砍头息,一次性先回收大笔利息美化财务报表。”他直言,事实上他们也认为这笔金融服务费形同鸡肋,一方面以租代购的车辆款式多数是汽车厂家积压库存,非市场热销款,因此年轻用户对此本身兴趣不大,另一方面金融服务费的存在,令他们很容易被诟病存在砍头息行为。

  “这也是我们想借着此次金融服务费风波,让管理层下线以租代购汽车金融业务的原因之一,否则金融服务费一旦被取缔,此前支付过这笔费用的用户(以租代购)很可能索回这笔钱,那么整个平台这项业务根本不可能出现扭亏的那一刻。”他直言。

  汽车抵押贷款垫资兑付“遇险”

  相比以租代购面临的金融服务费取舍“烦恼”,上述涉足汽车抵押贷款的互金平台人士直言自己更加心烦意乱。

  “因为一旦金融服务费被取缔,我们整个平台汽车抵押贷款的真实逾期率与坏账率很可能被曝光,引发出借人挤兑风波。”他直言。目前,他所在的互金平台每完成一笔汽车抵押贷款业务,都会向借款人收取额外的数千元金融服务费,

  事实上,这笔钱绝不是为了美化平台业绩,而是填补垫资兑付期间融资成本开支。具体而言,目前通过汽车抵押获得贷款融资的用户,主要是小微企业主,而他们因为生意往来存在多头借贷问题,导致很多时候贷款逾期一两个月才能偿还本金。在这段贷款逾期期间,互金平台为了确保出借人能按时拿回投资本金利息,都会将相关汽车进行抵押融资,先垫资兑付给出借人。

  “起初我们的垫资兑付压力并不大,差不多每月垫资额在2000-3000万元左右,且差不多等待2-3个月就能从借款人收回相应贷款本金利息偿还垫资资金,但如今随着小微企业经营压力加大与资金链趋于紧张,我们的垫资偿还周期变成至少4-5个月,且每月垫资兑付额差不多扩张到至少5000-6000万元。”他告诉记者,这意味着平台为垫资支付的融资成本与日俱增,不得不从每位借款人加收额外的数千元金融服务费填补这块融资成本缺口。

  “现在我们也特别紧张这场西安奔驰4S店金融服务费收取风波,会让相关部门决定取缔所有汽车金融服务环节的金融服务费。如此我们平台每月需自行支付数百万元垫资融资成本,导致整个平台可能入不敷出,甚至引发逾期率与坏账率大增,进而出现出借人挤兑风波。”他再度强调说,目前他只能希望这场金融服务费风波能尽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否则整个平台业务维系的生命线有可能被“掐断”。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以上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金融服务费争议“多米诺效应”:以租代购“遇险” 汽车抵押贷款垫资兑付“生死劫”,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