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春晚、唤醒动漫 IP 做直播、拍竖屏短剧 虚拟偶像正在大爆发,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上春晚、唤醒动漫 IP 做直播、拍竖屏短剧 虚拟偶像正在大爆发
2019-01-12

  继洛天依献唱浙江卫视跨年晚会,央视也官宣了初音未来将登台2019年春晚的消息。制作出品过动画动画番剧《神契》、动画电影《龙之谷:破晓奇兵》《精灵王座》等影片的“米粒影业”,近期也推出了三个来自神契的虚拟主播夏绫、花仪和小希。现已在B站做了三场直播。

  她们的直播在B站单次最高弹幕数超过5000条,人气值最高达6万,每场直播都能冲到小时榜总榜第一。和同一时段直播的虚拟偶像比,画面更精致、动作幅度比较大,集唱跳表演、猜谜互动和小游戏等,不过三次元的真人配音很出戏。

  据米粒影业品牌总监马欣然介绍,虚拟偶像是米粒开拓的新业务线。

  未来,米粒IP库中的动漫形象,将借由虚拟偶像业务“复活”,以后会频繁得在社交媒体、泛二次元兴趣社区中表演才艺和粉丝互动。未来还计划“组成偶像团队出道”,与主打年轻人群的品牌合作(授权/代言等)。

  “日本的虚拟主播去年2-7月从500个增长到4000多个,其中主播型动画角色增长尤其快,而目前虚拟偶像的商业价值会有多大?举个例子,日本最近一个主打RAP歌曲的男性虚拟偶像团体在为期一个月的投票PK中,仅粉丝投票收入就高达3亿日元(约1800多万元)收入。从单纯的动漫转向粉丝经济,打通二、三次元,收入很可观。”马欣然介绍。

  此外,马欣然透露,不久米粒旗下的虚拟主播将和B站上国内外其他的虚拟主播有一次集中互动,虚拟主播的玩法会日渐多元。去年B站也曾增持、控股洛天依母公司香港泽立仕,又与日本知名社交网站、手游厂商Gree将成立合资公司“bG Games”,共同开发IP手游和虚拟偶像业务。

  其次,虚拟直播技术还会余更广泛的应用场景。动漫影视的成本构成、制作方式也有可能全面更迭。

  马欣然认为,随着光学动捕、3D引擎,以及虚拟直播技术成熟和门槛降低,动漫制作会更加的平民化,会有很多全民性的新玩法诞生。在直播当中,以往动画的后期,动画师的工作,将由和真人拍摄相似的制作方法取代,真人表演配合虚拟摄像头拍摄、实时输出动画画面。

  据了解,米粒影业计划用虚拟偶像技术,制作动画短视频、情景剧、综艺等多形态内容。

  也就是说,动画将出现许多Live内容,现场演、现场调度机位、现场变化镜头、实时输出。

  它大幅降低了动画制作的时间和成本,提高动画生产效率,让成本风险更可控,但同时需要巨大的算力和3D引擎。而对直播的业务而言,鉴于虚拟偶像对声音、幕后演艺的表现力要求很高,声优、动捕演员将承担起更为关键的角色。

  举例来说,往后虽然前期剧本、3D建模等前期环节必备不变,但后期制作上,以往一个人一天只能产出大概3秒动画,现在可以实时输出动画,产能和效率有了很大的提高。

  此外,据马欣然透露,米粒近期将推出一套“桌面虚拟直播方案”,让普通用户就像捏脸游戏一样,能够便捷使用虚拟形象和技术,通过手机就能全身动作捕捉做线上活动。

  其实中国已经有公司提供类似的服务,泛二次元兴趣社区“克拉克拉”2018年11月上线了虚拟直播功能,普通用户拿着手机就能生成自己专属的虚拟偶像进行直播。

  以日本为代表的海外市场,虚拟偶像产业已经有了明显起色。

  据数据公司User Local,目前全球有超过4000名Vtuber。其中,最火的VTuber非绊爱(中国爱称:爱酱)莫属。其YouTube粉丝已经破XX万,据外媒报道,2018年第三季度,爱酱的运营商Activ8获得了来自Gumi等投资机构的6亿日元(约3700多万元)融资。另一个虚拟偶像运营公司BitStar刚刚也获得13亿日元(约8000万元)的融资。

  对比人口仅1.26亿的日本,据Cyber-Agent,2017年日本虚拟偶像市场规模约12.7亿元。而2017年中国泛二次元用户规模已达3.4亿。二次元和核心人群为90后,占比约78%,而90后也是娱乐消费、粉丝经济的主力军。

  对比日本,中国的泛虚拟偶像市场仍有很大潜力。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上春晚、唤醒动漫 IP 做直播、拍竖屏短剧 虚拟偶像正在大爆发,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