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高、变现难 国内首支虚拟偶像基金能否探出商业新路径,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成本高、变现难 国内首支虚拟偶像基金能否探出商业新路径
2019-01-11

  实习记者张玉路实习编辑杜毅

  当屏幕背后的“爱豆”不再是真人,而是一个虚拟形象时,你还会为之疯狂吗?

  2018年10月腾讯“王者荣耀音乐会”,游戏角色貂蝉和公孙离以虚拟形象在音乐会现场演出;一个月后,奇光影业为虚拟偶像MCN机构推出虚拟主播“石榴籽”;到了12月,全网拥有600万粉丝的虚拟偶像“默默酱”(MOMO酱)入驻克拉克拉开始走上网红直播之路。

  近年来,除了“洛天依”这样办演唱会的虚拟偶像,游戏、MCN机构、直播平台也纷纷与虚拟偶像结合,呈现了新的内容表达形式。继B站、巨人网络(002558)等一众公司入局虚拟偶像领域后,又有新玩家进入。

  虽然虚拟偶像看起来有着真人偶像无可比拟的优势,但未来行业要走向更广阔的场景,技术成本投入高、商业变现不清晰、产业链尚未完善等却是其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1月7日下午,虚拟偶像发展基金牵头方克拉克拉在北京举办媒体畅谈会。畅谈会上,克拉克拉创始人兼董事长刘子正宣布国内首支虚拟偶像发展基金成立,基金预计投入价值1亿的资源去解决行业难题、打通产业链。这或许为虚拟偶像领域发渣提供思路。

  虚拟偶像市场尚未形成产业链闭环

  近两年来,youtube上有了在平台发布视频、与粉丝直播互动的虚拟偶像Vtuber。随着Vtuber的出现,虚拟偶像行业过去以千万、百万计的成本降到了万。变现方式也从单一演唱会变现,走向了直播和广告代言的多元变现。

  即便如此,丰富虚拟偶像行业的内容依旧成为当务之急。克拉克拉董事长刘子正说:“我们看到现在虚拟偶像市场更多还是头部内容,没有中腰部的内容。尽管现在视频平台直播方式很多,但更多还是以动漫漫画的形象存在,人格化的IP虚拟偶像仍然不是很多。”

  对虚拟偶像行业来说,内容不多是很要命的问题。没有内容,如何吸引更多受众?没有受众,就更谈不上变现了。刘子正认为,当前当下虚拟偶像行业内容制作的痛点有三个:一是技术成本高难;二是维持内容日常运营成本高;三是商业变现难。他表示:“总体来说,整个虚拟偶像市场,现在还没有可以跑得通的产业链。”

  此次微博、克拉克拉、奇光影业、HIDII嗨的、超次元等十数家企业联合发起成立的首支虚拟偶像发展基金,正是为打通产业链而设。

  设立基金,主要为解决前述所说的虚拟偶像行业发展痛点:一,基金会将推动互动技术共享、降低内容创作的技术成本;二,基金将协同微博和克拉克拉等平台资源为内容创作者提供流量池和曝光渠道,降低运营成本;三,基金将投入资源,线上面对学生群体举办内容创作大赛,线下则面向粉丝群体开展应援活动、见面会,以期培养更多受众、更易变现。

  当更多受众、更多内容创作者进入,虚拟偶像行业将会被应用到更广阔的平台和场景,远远不限于二次元圈层。刘子正说:“早期只有虚拟歌姬,现在是虚拟主播、虚拟网红和捏脸社交,这些发展为行业注入了新鲜内容。未来会拓展更多玩法和场景、探索更多路径。”

  扶植技术降低成本,中小内容创作者能迎来黄金时代吗?

  对各类虚拟偶像来说,进入不同场景,均需要技术资源和渠道资源,虚拟偶像发展基金正提供了这两类资源,刘子正表示:“对于虚拟偶像发展基金来说,没有数字资源的用户想做虚拟偶像,这个阶段基金会给用户补贴数字资源;当用户发展到需要平台曝光的时候,就提供平台的曝光资源。”

  去年12月,克拉克拉就曾为知名声优吴磊提供过制作个人虚拟形象所需的数字资源。据克拉克拉高级运营总监冯伟光介绍,虚拟形象的制作已经有了标准化流程,要什么样的视频、头发是什么颜色,在制造之前都要会调查清楚,平台还会在制作中给出专业指导。这样讨论三个月,标准流程就能走完。

  对个人内容创作者而言,有了虚拟偶像发展基金的补贴,进入虚拟偶像行业的技术成本就会迅速降低。成本降低,大量中小内容创作者就会涌入,之后基金继续提供内容、推广曝光的渠道吸引受众,变现也就接踵而来。

  上面所描述的,是打通了虚拟偶像商业化道路后的场景。但真正打通之前,此次成立的基金能否真正发挥其作用,依旧有待市场的检验。

  2018年10月,克拉克拉获得了1.2亿投资。在拿到大额投资的背景下,克拉克拉仍选择和行业内的技术公司、内容运营公司,共同推进技术和运营的成本降低,这说明了行业技术壁垒和运营成本仍旧较高,单凭一己之力难以解决问题。

万2开户
(赠送炒股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