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大挪移!年内逾百位上市银行“董监高”离职 “体制外”不再是香饽饽,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人事大挪移!年内逾百位上市银行“董监高”离职 “体制外”不再是香饽饽
2018-12-26

  2018年,银行业刮起了一股“人事调整”风。

  据华尔街见闻不完全统计,从年初至今,A股和H股共计44家上市银行中,已有34家上市银行,累计逾百位“董(事)监(事)高(管)”发生变动。其中包括多家上市银行换帅。

  与前两年银行高管变动的主动“离职潮”不同,今年银行高管“挪窝”的原因以“工作调动、内部提拔”为主。大部分离职人员依旧留在商业银行系统内,只有少数到龄退休,或调往非银企业任职,甚至从政。而投身民营银行、互联网金融企业及知名企业金融板块的高管更是难得一见。

  年内逾百位上市银行“董监高”请辞

  12月25日,华夏银行公告称,该行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公司董事、副董事长李汝革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李汝革因工作调动原因,辞去公司董事、副董事长及董事会相关专门委员会委员职务。

  对于上市银行来说,这仅仅是今年众多“董监高”的辞任公告中“最新的”一个。

  据华尔街见闻不完全统计,截至12月25日,从年初至今,A股和H股的44家上市银行中,已有34家上市银行累计逾百位“董监高”提出离职,主要涉及董事、行长、副行长、监事等岗位。

  图为部分A股上市银行离职“董监高”

  具体来看,董事长层面,交通银行原董事长牛锡明在今年2月提出离职,这一岗位后由该行行长彭纯接替牛锡明担任;今年8月,邮储银行董事长李国华提出离职,新一任董事长由光大银行原行长张金良接任;同在今年8月,成都银行(601838)董事长李捷离职,该行原行长王晖接任新一任董事长。

  行长层面,农业银行行长赵欢、交通银行行长彭纯、光大银行行长张金良、贵阳银行(601997)行长李忠祥、浙商银行行长刘晓春等人先后离任。

  副行长层面,人事变化尤为剧烈的。据华尔街见闻不完全统计,包括四大行在内,至少有13家上市银行出现过副行长离职的情况,离职人数至少25名。

  部分离职副行长情况如图所示:

  而据相关媒体统计,2016年上市银行中仅有11名副行长离职,2017年仅有14名副行长离职。换言之,在之前的两年中,国内上市银行加起来的副行长离职数量也不过25位而已。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上市银行离职的副行长中,近半数人均来自国有大行。具体来看,中国银行有4位副行长离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分别有3位副行长离职,农业银行有2位副行长离职。

  上述变化使得这些银行“急缺”副行长。四大行官网显示,目前,仅建设银行有4位副行长,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只剩2位副行长,中国银行仅剩1位副行长(另一名副行长吴富林的任职资格还待银保监会核准)。

  “董监高”们都去哪儿了?

  说起银行高管的离职,很多人都会想到从2015年起的银行“离职潮”。在银行业绩承压,而互联网金融、民营银行兴起的那些年,宁愿抛弃‘金饭碗’,也要“逃离体制困局”成了很多银行高管的选择。而今年,“离职潮”看似依旧,但事实上,随着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趋严与行业洗牌,银行圈外的吸引力正在减退。

  从统计数据上看,今年银行业离职人士依旧不少,但从离职因来看,工作调动、年龄原因、任期届满才是银行家们辞职的主要原因。若仔细甄别还可以发现,自上而下推进的工作调动还是占比最高的离任理由。

  当然,简简单单“工作调动”四个字的背后,诸位“董监高”的去向还是有所不同。

  以上述表格中的34位从A股上市银行离职的董事长、行长、副行长为例,今年以来,上述34位高管中,有12人为内部提拨或调任其他国有金融机构任职,8人到龄退休,6人走上仕途,1人因病去世,1人转投私募机构,1人跳至民营银行,还有5人暂未公开去向。

  例如,交行行长彭纯离职其实是因为他将被提拔为该行董事长,接替牛锡明;中行执行董事、副行长任德奇离职,是因其补缺,被调任交行副董事长、行长;中行副行长高迎欣离职是因其被调任中银香港(控股)副董事长、执行董事兼总裁。此外,招商银行副董事长李晓鹏被调任光大集团董事长;中信银行副行长张强被调任盛京银行执行董事,行长;上海银行(601229)副行长李建国被调任上海农村商业银行监事会主席;光大银行行长张金良被调任中国邮政集团公司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虽是“离职”,实则是在金融体系内的工作调动,转来转去依旧在银行业的“朋友圈”。

  还有部分高管的工作调动虽然离开了银行圈,但是并没有离开金融圈,而是到关联公司就职。例如,原平安银行副行长何之江今年4月份辞任平安银行,后出任平安证券总经理兼CEO一职。而平安集团的金融子板块之间的协同和综合金融在业内的认可度可谓颇高。

  相比之下,“体制外”已然不是前些年热捧的“香饽饽”。

  有业内人士表示,随着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趋严与行业洗牌,银行圈外的吸引力正在减退,同时,由于民营银行批筹的进度放缓,来自民营银行高薪挖高管的人才之争也暂时偃旗息鼓。而且从目前来看,高管跳到民营银行或者圈外也并非一定是理想的去处,入职后的再离职率颇高。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以来,民营银行频频“换帅”。今年4月中旬,吉林亿联银行行长戴兵因个人原因辞职;同在4月,重庆富民银行行长闵路浩离职改任该行顾问;而就在不久前,辽宁银监局官网宣布核准陶志刚任辽宁振兴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行长的任职资格。陶志刚的“官宣”,也意味着才上任一年的原行长喻菁华的离职。

  事实上,这一现象也与业内预期相符。中国银行业协会于去年年末发布的《2017中国银行家调查报告》显示,对于中层及以上管理人员离职的趋势,59%的银行家判断将保持平稳,占比较上一年的调查上升了17个百分点;认为会进一步加剧、有所减缓和不好判断的银行家,则分别仅占比23%、12%和6%,与此前相比均有所下降。

  报告也显示,当获得工作流动机会时,65%的银行家表示将仍然留在现任机构发展。在愿意选择其他机构的另外约三分之一被调查对象中,14%的银行家选择股份制商业银行,5%的银行家选择国有控股大型商业银行,选择跳出“圈外”的银行家只占16%。

(以上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万2开户
(赠送炒股公式)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人事大挪移!年内逾百位上市银行“董监高”离职 “体制外”不再是香饽饽,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