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园子公司业绩造假“罗生门”续:上海峰龙详叙“停工”始末 交易所追问减值规模,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长园子公司业绩造假“罗生门”续:上海峰龙详叙“停工”始末 交易所追问减值规模
2018-12-26

K图 600525_1

  上海峰龙称,长园和鹰的智能工厂项目交付期一拖再拖现在工厂情况难以满足生产需求只能选择停工

  12月25日晚,深陷“子公司业绩造假疑云”的长园集团(600525.SH)收到了上交所的监管函。

  上交所要求长园集团“加快核查进度,根据明确核查结果确定业绩造假、资产减值等相关事项可能导致的对以前年度财务报告追溯调整的范围和金额,以及对2018年度财务数据的影响”。

  前一日,长园集团在公告中称,其在2016年收购的子公司长园和鹰或存在业绩造假,其智能工厂项目和设备业务的真实性存在重大问题。公司称,长园和鹰与安徽红爱、山东昊宝以及上海峰龙签订的三个智能工厂项目,已大量停工。

  12月25日下午,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踏入长园集团总部大楼时,挨着会议室的证券部办公室,电话声急促地响着,室内仅有两名证券部业务专员应付着投资者的狂轰乱炸。

  半个多月前,上任仅5个月的长园集团证券代表顾宁申请离职,目前公司还没有安排人接替他的职务,投资者和媒体接待都交由7月份才上任的董秘高飞。

  当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联系了涉嫌业绩造假的相关方安徽红爱、山东昊宝,现场走访了上海峰龙。令人意外的是,上海峰龙相关负责人称,将会继续推进与和鹰的合作。而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致电安徽红爱、山东昊宝对外公布的电话时,均无法接通。

  收购埋雷

  两年前,当长园集团以18.8亿的价格,高达652.02%的增值率收购长园和鹰80%股权时,没有人料到,这家曾经想要冲击创业板的“明星企业”,会成为一颗引爆长园集团商誉危机的炸弹。

  2017年,长园和鹰不仅没有完成业绩承诺,其倾注了大量心血的智能工厂业务,没有一笔新增订单。而2016年签订的订单虽然已经确认收入4.77亿元,但实际只收到7,453.58万元的回款。

  当长园集团在上交所的催促之下进行核查时,却吃惊地发现,长园和鹰与安徽红爱、山东昊宝以及上海峰龙签订的三个智能工厂项目,早已大量停工。其中安徽红爱和山东昊宝均与长园和鹰另外签订了“抽屉协议”。

  根据长园集团披露的信息显示,安徽红爱、山东昊宝和上海峰龙与长园和鹰签订的项目,截至2018年6月,完工率分别达到了97.85%、98.45%和99.14%,分别确认收入2.23亿元、1.17亿元和1.37亿元。但交易对方支付的还款却仅为6113.58万元、400万元和940万元。

  通过现场走访,长园集团表示安徽红爱项目仅有部分设备处于运转状态,但安徽红爱单方声称其已与长园和鹰签署《补充协议》,约定已签署的《验收确认书》无效,《往来账项询证函》等文件上公章不是安徽红爱真实印鉴。

  山东昊宝、上海峰龙项目则处于停工状态。

  其中,山东昊宝完全没有支付剩余款项的意向,并单方面声称已经与长园和鹰等签订《三方协议》,山东昊宝不需要实际履行原《销售合同》项下义务。

  而对于上海锋龙,长园集团则认定,上海峰龙厂房、办公楼均为租赁。但由于未按期支付房租且存在大量诉讼纠纷,目前已被列入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已无继续履行合同的能力。

  然而戏剧性的是,12月2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上了上海峰龙有关负责人,该人士表示,目前上海峰龙还没有付清款项,而长园和鹰的智能工厂项目交付期一拖再拖,现在工厂的情况并不能满足生产需求,所以选择停工,但公司其他工厂正常运作,并不存在面临大量诉讼的情况。

  上海峰龙履约疑团

  12月2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来到了上海峰龙科技的注册地址上海市金山区朱泾镇泰日路288号。

  现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未见“上海峰龙”相关标识,大门墙上显示为一家名为“棕榈泉”的新材料科技公司,而这家公司正是“上海峰龙”智能工厂建设项目用地的出租方。

  按照长园和鹰为上海峰龙制定的智能工厂解决方案,是为其打造年产10万件定制服装的工业4.0智能工厂,通过数字化控制系统和智能悬挂输送系统实现原材料、裁片、成衣等物料的智能存储与跨楼层智能输送,提升物料管理效率,大幅降低物料转运中的人力成本和时间成本。

  但是,两年过去了,智能化工厂一直未能正常投入生产。

  保安室仅有一位年长的门卫大爷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确认,上海峰龙确实在此地租有厂房,共有3栋大楼,面向正门的白色大楼和西侧白色大楼为上海峰龙智能化工厂项目,靠门口西侧的灰色大楼为行政楼。

  门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上海峰龙现在没有人,厂房已经闲置一年多了。”

  25日,上海峰龙科技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智能化工厂未投入运营,是因为设备调试一直没有完成,尽管各个生产环节可以勉强实现生产,但难以贯通,无法展示个性化需求。”

  这与长园集团公告的原因吻合——智能工厂项目工期滞后原因系各模块间的软件数据衔接出现问题,导致项目联动联调所花费时间远超预期。

  按照上海峰龙负责人的说法,该项目本该在2017年4月份正式交付,但因为调试等问题,2017年5月份才有员工进驻,直至2018年3月,其间一直有人员进入调试,并有员工进行生产,但眼看项目调试不成功,上海峰龙出于用工成本的考虑,今年5月全面停工。

  “智能化项目交付期限一拖再拖,这几个月房屋一直都是闲置的,所以我们和棕榈泉方出现了一些房屋租赁纠纷,不过目前双方已经在积极协调了。” 上海峰龙负责人说道。

  而对于长园集团公告信息中上海峰龙“存在大量诉讼纠纷”和“可能不具备履行合同项下付款业务的能力”,上海峰龙负责人称这一披露并不属实。

  “今年以来我们已经解决了与顶鹰装饰、伯瑞装饰的多起诉讼,只有一起和棕榈泉的租赁合同纠纷双方正在积极协调当中,我们的各项业务开展都非常正常,而且智能工厂项目我们也会积极和长园和鹰沟通。”上海峰龙负责人说道。

  同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上述事项求证了高飞,她表示,对于部分上海峰龙诉讼纠纷结案的事情, 对方并没有呈现给上市公司。

  高飞说:“我们的律师在11月底、12月初去了一趟现场,看到的情况就是相关人说他们没有付清租金,还涉及官司,项目我们已经全权委托给律师了,律师会按照调查进展、相关程序及时披露。”

  而上海峰龙负责人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上市公司从来没有联系过我们,也没有发来函件询问相关信息,我们怎么给?上市公司来工厂实地走访,我们也是通过房东才知道的。长园集团披露的公告,说我们诉讼很多,这些信息很伤害我们。”

  罗生门待解

  尽管遭遇了“延工”,上海峰龙仍表示与长园和鹰的智能工厂项目还会继续推进下去,“毕竟我们已经拿出这么长的时间跨度和代价了,必须要执行完成”。

  至于余款的支付,上海峰龙负责人笃定:“不要担心,肯定会支付的。”并且,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一方面,正在与长园和鹰就技术变更作出沟通,“不能达到4.0版本的智能化生产,可以先实现1.0版本的生产”;另一方面,可能在明年1月底落实新场地的搬迁问题。

  面对智能化项目未能如期完工引发的一切后果,上海峰龙负责人表示:“我们保留追诉权利,但相信事情是可以调和的,会继续寻求协商的方式。后续可能是签订补充协定,由他们继续调试,设备损失我们可以自己负责。”

  另一边,同样受累于长园和鹰智能工厂项目“罗生门”的长园集团,也只能“自咽苦果”。

  高飞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项目调查正在进行中,公司也会聘请专业评估机构进行评估,做相应的减值。

  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目前长园集团的危机还远不止于此。由于近年来的大肆并购,长园集团商誉高悬。

  据统计,截至2018年6月末,长园集团69家子公司中有50家为收购而来,长园集团的商誉由2014年末的9.1亿元,激增至2017年末的54.8亿元。

  其另外一家子公司中锂新材被卷入沃特玛资金链危机,2018年业绩同比大幅下降,目前亏损额较大,预计无法扭亏,商誉也存在较大减值风险。

  大肆并购但却产生如此多的后遗症,长园集团的并购逻辑值得质疑。

  对此,高飞说道,“长园的愿景是打造‘技术见长受人尊敬的百年老店’,(公司)做了很多并购,包括电动汽车相关材料、 智能工厂装备及智能电网设备三大业务板块。其实相应板块的并购(标的),当时也是同行业细分领域中属于前三名的企业,包括和鹰和中锂,都是通过尽调、董事会、股东大会等一系列完整的流程后决定的。”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以上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万2开户
(赠送炒股公式)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长园子公司业绩造假“罗生门”续:上海峰龙详叙“停工”始末 交易所追问减值规模,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