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变局背后:创始人和资本除了反目,更应该好聚好散,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摩拜变局背后:创始人和资本除了反目,更应该好聚好散
2018-12-26

  12月23日,创始人胡玮炜突然通过内部邮件向摩拜员工宣布:“将不再任摩拜单车的CEO,由刘禹接任摩拜CEO一职。”

  胡玮炜强调,她的离开没有“宫斗”,也没有任何组织的纠葛。“然而,字里行间却隐约透着酸楚:”作为一个创始人,摩拜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的爱。

  胡玮炜说,离开只是因为已“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

  摩拜创始人全部出“局”

  刘禹是在今年11月27日发生的工商登记变更中,以监事的身份进入到董事名单中的。此前,刘禹在美团收购摩拜后,才出现在摩拜管理层名单中,职务是摩拜总裁。

  如今摩拜的投资人,已经更换成大股东王兴与穆荣均,其中王兴占股95%,穆荣均占股5%,这与美团投资人的名单、持股比例如出一辙。

  想起刚完成收购那时,美团王兴告诉媒体的“摩拜创始团队并没有退出”,胡玮炜也觉得戏剧性。

  事实上,自今年4月4日,摩拜召开股东会议表决通过美团收购以来,胡玮炜已经是初始创业股东“三人帮”中最后一个离开的。

  其他二位创始自然人股东王晓峰和夏一平,早已在今年11月27日发生的工商登记变更时,不仅终结了摩拜股东的身份,还卸任了他们原来在摩拜担任的职务。夏一平已从摩拜CTO的岗位转岗新成立的摩拜智能交通实验室负责人,原CEO王晓峰则没有服从摩拜单车顾问这一职务的安排。

  王晓峰曾担任宝洁中国的销售,之后辗转谷歌腾讯等多家公司。在加入摩拜单车之前,他曾担任Uber上海总经理。2015年年底,他离开Uber加入摩拜单车担任CEO。王晓峰卸任摩拜CEO后会去向何处,暂未得知。

  因此,摩拜CEO的接力棒,才会依次从王晓峰手中落到了胡玮炜的手上。

  绕不开的资本为王

  王兴曾在饭否上写道:“摩拜是少有的真正的中国原创,是难得的有设计感的品牌,有着巨大的社会价值,将和美团一起开创更辉煌的未来。”

  当然,王兴给出的好价格更是对摩拜投出的实实在在的赞成票。启信宝资料显示,美团本次收购共向摩拜输血37亿美元。

  猎云网则称,美团此次收购摩拜的实际成交价格,是以35%美团股权和65%的现金收购摩拜单车,其中3.2亿美元作为未来流动性补充,A、B轮投资人及创始团队以7.5亿美金现金出局。

  美团此次的慷慨输血,可谓一次性解决了摩拜当时的资金困境和摩拜早期创投团队的现金需求。

  据摩拜内部的财务报表显示,是时摩拜挪用用户押金60亿元人民币,供应商欠款约10亿人民币,债务总额合计超过10亿美元。除去债务(用户押金及供应商欠款),摩拜的实际出售价格为27亿美元,低于其上一轮融资34.5亿美元的估值。见证了老对手ofo创始人戴威的尴尬结局的。

  当大家同样处在资金困境中时,ofo比摩拜更早的拿到了救命的融资。欧亿平台查询结果显示,那是来自阿里巴巴、灏峰集团、天合资本、蚂蚁金服与君理资本的共计8.66亿美元的联合投资。

  然而,仅仅8个月时间里,ofo竟然豪无征兆的陷入了全面溃败的境地。近一周以来,位于北京的ofo总部门前,每天演绎的都是讨债者的车水马龙。随着ofo迎来退押金潮,不仅追退押金者人数超千万,ofo公司资金链断裂,创始人兼CEO戴威还收到了法院的“限制消费令”,被禁乘飞机高铁,禁止租赁写字楼等。

  据说,这是戴威一直挣扎着不想出局的结果。

  原本,戴威也有过拿钱离开过上财务自由日子的机会。

  就在胡玮炜宣布离职的当天,一份“滴滴收购ofo”的文件在网络上疯传,其内容显示,滴滴曾欲以20亿美元收购ofo。显然,戴威不是没有机会。但是他唯独不愿意以出局为代价。

  他早就意识到,如果摩拜与ofo合并,那多半走的会是他,毕竟他比较年轻、又有5个联合创始人兄弟,不能全部留下来进董事会;如果ofo被滴滴收购,走的还将是他;如果被阿里巴巴收购,那结局更加可以预料,阿里毕竟“良将如潮”。

  戴威此刻必定后悔,没能让自己修练成自我给血能力十足的上仙。

  知进退是一种智慧

  细数创投编年史,项目被收购,创始人就出局,早已成为一种潜规则。

  2015年,滴滴与快的合并之后,快的创始人陈伟星便很快出局;58同城与赶集合并的结局,是赶集创始人杨浩涌出局;携程与去哪儿合并后,去哪儿创始人庄辰超便出局了。

  2016年,开心网被赛为智能收购后,创始人程炳皓便出局了;汽车之家被股东澳大利亚电信将股权转让给中国平安后,创始人李想和联合创始人秦致的结局也是出局。优酷土豆在成为阿里巴巴子公司之后,创始人古永锵转任阿里文娱战略投资委员会主席,从此与优酷过上了相敬如宾的平行生活再无从属关系。

  2017年发生的易到被乐视收购案,堪称创投界贾跃亭人品滑铁卢的开始,易到创始人周航在挂了一段时间CEO头衔后便辞职去了顺为;宝能系在完成了对万科的控股之后,曾打算按照资本“惯例”开掉全部万科前高管,后来全蒙舆论导向指责姚振华为“资本野蛮人”,王石的卸任媒体告别会才得以迁延到2017年召开;乐视被孙宏斌收购后的剧情则异常狗血,刚收购时,孙宏斌看贾跃亭胜似情人,溢美之词从来不吝用在其身上,但是到了剧情发展成孙宏斌砸钱去填补乐视的生态链亏损时,孙宏斌眼中的情人贾跃亭便成了冤家,甚至放出狠话“不辞职就开除”。

  通过追踪出局的创始人可以发现:在2015年出局创始人在资本撮合下,还很愿意本着最简单粗暴的买卖原则走人,到了2016年之后,创始人与投资人之间的交易,便开始了“卖孩子”似的纠结模式,且不说把企业当成孩子养的逻辑是否符合经济社会背景下合格企业家的精神,至少从此后,创投双方的矛盾便日益公开化了。被收购创始人收了钱,还想留住“娃”,动辙便因为人事安排和利益冲突等产生不满情绪,投资人亦是常常被曝“粗俗”,最终双方肉搏的场景便成了媒体的谈资。

  然而,不管过程多么曲折,有一条不变的终局:“创始人的出局”势不可当。在“资本的强势”教训之后,几乎所有创始人都心知肚明:“资本的钱不好拿”;“合并之后的联席CEO都是骗人的”。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亘古不变。

  当创业的项目作为一种经济行为而非是一种人生事业时,如何做才是最理性的为自己和自己的创投团队争取最大化的回报并全身而退,才是考验创始人智商情商复合高度的终极标准。

  既然选择了被收购,何不以平常心“出局”。

  显然,胡玮炜是聪明的,她知道“最好的爱不是去捆绑在自己身上,而是在合适的时间放手让其更快的成长,我想现在就是我放手的最好时机。”

(文章来源:投资者报)

万2开户
(赠送炒股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