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领域产能过剩 多家公司裁员降薪,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互联网领域产能过剩 多家公司裁员降薪
2018-12-25

  “正常人员调整和优化”,对于今年冬天的互联网行业来说,这句话出现的频率格外高。曾经站在风口上、欣欣向荣的互联网行业,今年却遭遇寒潮,包括知乎、锤子、美团、京东、腾讯、ofo小黄车等10余家知名互联网科技公司,相继爆出裁员降薪消息。有业内人士认为,互联网公司寒冬来袭,背后与资本寒冬密切相关。

  互联网领域的产能过剩是市场逻辑的产物,没有对错之分,但产能过剩毕竟带来了资源浪费、过度竞争和无效投资,如果需要引入外部力量来克服互联网领域的产能过剩,那么行为监管比结果监管更为有效。

  市场竞争的结果是很难预知的,也很难弄清楚什么样的结果最令人满意。因为生产商、用户、平台企业、监管者之间不可能四个人打牌都赢了。市场交易产生的利益不仅难以评估,也很难公平的在用户和厂商之间分配。

  即便站在用户一方给出一个明确的监管结果,但是市场运行的结果却可能适得其反。比如站在用户的角度,过度竞争可能是好的,毕竟给用户直接带来了补贴。但是过度竞争早晚会引致兼并和垄断,正如网约车市场整合后相比传统出租车的价格更贵了。欧洲反垄断部门特别注重每个市场都有几个竞争者同时存在,结果就是欧洲自己没能生长出大型互联网企业,规模不经济也有损消费者利益。

  行为监管则来的更明确,一事一议,无需过多的预测和推演,监管者或者仲裁者也有更大的决策空间。比如过度竞争的问题,监管者只需要对利用垄断力量抬高市价的行为予以约束就可以了,当竞争者了解到即便形成了垄断也不能任意抬价,多少会约束一哄而上的恶性竞争。

  投资饥渴是市场的自发动力,资本过剩是经济发展的阶段,这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好事情,每一个成功的创新背后总有无数失败的创新。这里面需要予以约束的只是那些套取资本的骗子,这些人的过多存在会带来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投资人不敢投资,好的创新拿不到资金。因此要对诈骗行为本身进行隔离和惩处,所谓的风险投资里不应该包括诈骗的风险。

  行为监管本身也面临一个瓶颈,就是需要大量的法律专家、经济专家的介入,甚至他们本身要转型成为技术官僚。但是花成本和时间培养这样一批人是颇有意义的,随着经济社会的复杂化和互联网化,专业的监管将是每个国家经济实力比拼的重要一部分。

  互联网行业的就业景气程度确实大不如前。据《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的招聘需求人数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27%。在IT/互联网行业细分领域中,互联网电子商务职位数同比下滑57%。

  2018年的互联网裁员风波,与共享经济、互联网金融、区块链、知识付费等热门风口的冷却息息相关。对一些追逐风口的创业型企业来说,高速扩张的背后往往是紧急刹车。

  今年夏天,一度红火异常的互联网金融行业遭遇“滑铁卢”。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不景气,让本地一家仍在合规生存的互金企业,选择裁员谋求“过冬”。据透露,因为本身规模较小,这次裁掉了几个技术岗人员,“都是按照‘N+1’赔偿的,其他的倒还好,也没有降薪。”

  一位业内人士称,互联网公司寒潮来袭,与资本的追逐热度以及资本的充裕程度不无关系。现在,又一波的资本寒潮已经来袭。在某位猎头看来,在目前这个快速迭代的市场环境里,没有绝对稳定的工作,也没有绝对安全的公司,努力打造个人职业品牌,远比完全依赖公司来得重要得多。

限时优惠:万1.8开户
(赠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