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市场手机品牌消亡的根本原因,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揭秘中国市场手机品牌消亡的根本原因
2018-12-18

  近期来,大量有关手机制造产能转移的消息,让行业内越来越觉得不安。在继华为、小米、vivo接连宣布把新的手机制造产能往印度迁移的时候,专做海外市场的天津三星手机工厂,也疑似要在年底关闭。

  据《天津日报》报道,天津三星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将于12月31日正式停产,该厂主要负责三星部分手机的生产制造。当地西青管委会方面也对媒体表示,之前也了解了一些企业生产运营情况,包括给三星手机生产线做配套的一些企业情况。对于天津三星通信的员工,前期将协助企业做好员工赔付工作,后期帮他们就业,已有员工安置预案。

  实际上从李星了解到的信息显示,本月初天津方面及三星中国就对外表明了在天津调整部分产品结构,同时投资建设全球领先的动力电池生产线和车用MLCC工厂(多层陶瓷电容器)等新项目,新增投资达24亿美元。据统计,两个新项目投产后,合计产值将超过200亿元,是三星在天津手机产业产值的一倍以上,同时将提供大量就业岗位。

  三星中国高层人士表示,此次在天津加大投资,是三星在中国产业战略调整和产品转型升级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三星在中国“进入、融入、升级”三级跳的关键一跃。天津市方面认为,目前看即使调整也属正常产品战略调整之举,不会对天津移动通信配套产业链造成直接冲击。

  另外在今年8月份,三星在宣布将在印度建一个当地最大的手机生产基地时,就有将对天津手机生产线进行调整的计划。

  从李星当时在行业中了解到的消息显示,三星对于其全球手机制造产能的调整主要分为,把目前仅生产中国市场以外低端机型的天津工厂关掉,产能全部集中到印度工厂生产,惠州三星视中国市场情况继续观察,同时把一部分原来由惠州三星负责生产,主要针对中国市场的机型,转交给中国本土的ODM厂商负责,三星只是贴牌销售。惠州三星的高级研发人员,则往越南基地转移。

  对于全球的手机制造业来说,天津曾经是国际品牌进入中国市场的桥头堡。在功能机时代,基本上所有的国际一线品牌,都在天津设有生产基地,其高峰时期的产能,曾占据了全球三到五成左右的份额。

  随着功能机时代的结束,天津的手机制造业大部分靠三星一家以智能手机产能进行支撑。在三星的市场份额被认为超过20%的2013年,作为主要生产基地的天津当地法人的年销售额高达15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000亿元)。

  不过随着中国本土智能手机品牌,利用外资品牌在智能手机市场上溃败后,留在中国本土供应链的大量模具与库存材料,迅速壮大发展起来,到了2015年,天津三星的年销售额只剩不到2013年一半的规模。

  此后,三星手机为了避免供应链里的模具,也流失到竞争对手手里,开始把大量的产能移往越南生产基地,三星在中国的手机供应链企业也慢慢退出中国市场,或者关掉了与手机相关的业务。

  同时,由于本土智能手机品牌开始采取与银行信用卡部门合作,利用渠道金融的方式在线上和线下进行新式手机营销方式,以及本土智能手机慢慢控制应用市场分发渠道,三星手机在中国的业务也迅速恶化,包括天津三星、惠州三星的产能都持续下滑。

  实际上,不仅仅是三星,中国本土的其它二、三线品牌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形:如果得不到金融生态圈的支持,又不能控制APP应用软件市场的分发渠道,也形成所谓的“生态闭环“的话,基本上在中国市场上也是混得越来越差。

  12月11日,有媒体爆料称,罗永浩不再担任经营锤子手机的公司法人代表。消息一出,引发广泛关注。北京锤子数码科技(300079)有限公司(下称“锤子数码”)在12月5日进行了信息变更。法定代表人由之前的罗永浩变为温洪喜,包括锤子1号员工朱萧木、锤子科技前CTO钱晨、锤子投资人唐岩等在内的其他9位董事全部退出。

  变更完成后,董事(理事)、经理和监事仅剩罗永浩、温洪喜、金扬等。温洪喜除担任法定代表人之外,还将担任经理一职,罗永浩由董事长变更为执行董事。

  消息一传出,导致业界对锤子手机带来了各种负面猜测,包括认为锤子手机准备逃避债务变脸跑路等。事实上,锤子数码是锤子科技(北京)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锤子科技”)的一家子公司,截至目前,罗永浩仍担任锤子科技法定代表人及大股东。

  如果不了解上面这些近四到五年来中国特色的手机市场运作模式的话,你会发现很多人到现在都还没有弄明白,为什么类似三星、金立、联想、酷派、中兴、TCL这些原来的手机巨头,会有供应链与渠道优势都不差的情况下,转眼间从市场上败退下来。

  甚至以自命以技术颠覆市场的魅族、锤子、美图这些研发实力派的品牌,也完完全全的被金融市场与应用软件市场两个圈子疏离而举步艰难。如果说美图还实时委身小米,把自己的智能手机技术红利成功变现了,那么眼下锤子的窘境与魅族的手机业务困局,则极有可能让它们步上类似乐视与酷派的手机业务后尘。

  原来有一些中国本土品牌厂商在看清了中国市场的竞争实情后,便开始放弃中国国内市场,专攻海外市场。从以往几年的情况来看,它们与三星、金立、联想、酷派、中兴、TCL这些原来的手机巨头前些年在海外市场上的表现一样,在同等的市场环境、统一的谷歌APP应用市场分发条件下,还能利用各自的供应链管理与成本控制优势,占据海外市场自身固有的份额。

  不过,从前年开始,中国一线国产手机品牌,主要是华为、小米、OPPO、vivo四大品牌,开始把在中国市场上的成功经历往海外市场复制,不但为了迎合当地政府,把手机制造的产能迁移过去,而且还把与银行信用卡部门合作,利用渠道金融的方式在线上和线下进行新式手机营销方式,以及本土智能手机慢慢控制应用市场分发渠道等市场竞争武器,也在当地市场上慢慢渗透推广。

  从近几年来的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竞争格局来看,华为、小米、OPPO、vivo主要是在安卓手机阵营里面,利用上述的竞争武器,逐步把其它品牌赶出中国市场。而从去年开始,这四大品牌已经开始在全球范围内追剿其它安卓手机品牌。

  以目前的情形来看,据李星从各方了解的数据显示,原来中国的二、三线品牌仍然是被华为、小米、OPPO、vivo最先剿灭的对象,并且到现在还活着的已经所剩无几了。接下来就是三星、金立、联想、酷派、中兴、TCL这些原来的手机巨头,相信很快也会在中国以外的市场快速败下阵来。

  所以,整个手机行业都在盼5G时代的来临,希望5G技术能打破现在的智能手机软件、硬件与商业环境生态,重新再与华为、小米、OPPO、vivo站在相同的起跑线上,进行相对公平竞争。

限时优惠:万1.8开户
(赠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