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洽会新机遇,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珠洽会新机遇
2018-12-18

  在珠海展区,格力电器(000651)股份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格力机器人乐队,吸引了不少参观者的眼球。

  时代周报记者王心昊发自广州

  40年前,大潮起珠江。珠海、佛山、中山等珠西八市砥砺奋进,打下坚实的产业基础。

  四年前,珠洽会落子珠西,推动珠江西岸先进装备制造业走上快车道。

  而今,恰逢改革开放40周年、港珠澳大桥与广深港高铁的顺利开通,珠江西岸的装备制造行业应当如何抓住历史机遇期,成长为辐射粤港澳大湾区乃至世界的先进装备制造业核心,成为珠洽会参与各方关注的焦点。为此,时代周报记者就珠洽会以及珠江西岸先进装备制造业区位协作等问题采访中山大学岭南学院教授林江。

  要站在粤港澳大湾区看珠洽会

  时代周报:这一届珠洽会开幕刚好处于多个重要历史节点上,您认为珠江西岸的先进装备制造业正面临一个怎样的发展机遇?

  林江:我认为最大的发展机遇还是粤港澳大湾区的融合大趋势。这个融合分为两层,首先是珠三角九市实现融合,然后才是和港澳和珠三角的融合。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珠江东西岸沟通较少,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交通问题所导致的。而随着港珠澳大桥和高铁的通车,粤东粤西之间的空间距离被缩短了。而珠三角城市的频繁接触,亦会带动人流物流资金流。在此层面之上,第二层的融合才会有坚实的基础。

  另一方面来说,粤港澳大湾区的融合会为企业带来更多急需的资源。

  经历过去40年的发展,珠三角本土的企业大多数都是民营企业。民营企业的好处是更加灵活,更加市场导向,但民营企业也面临着先天资源不足的情况。

  这意味着民企需要各种资源才能够实现进一步的发展,不单是法律和金融上,更是市场上、生产上、技术上等方面的帮助。因此,如何为企业提供这些资源是帮助他们发展的重要举措。

  时代周报:综观最近四届珠洽会,其参展企业的主题越来越集中,到目前已经重点关注九大领域。您觉得珠洽会是应该海纳百川还是更应该聚焦某几个先进行业?

  林江:我觉得这并不是非黑即白的单选题,而是并行不悖的多选题。

  在目前的阶段来说,我认为不应该太“专”。这种“专”不是市场自发性的行为,而是政府的一纸行政命令。等过几年风口过了,又一起转行,这样“运动式”地一哄而上、一哄而下,是不可能让产业有好的发展时间。

  现阶段,更加应该允许在全产业链里面让企业自己发挥,例如先进装备制造业,里面包括了硬件和软件,软件里面又有围绕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方面的研发、硬件方面则有包括精密部件制作等各个方面。简单来说,先进装备制造业不能够让卖红薯的也来凑热闹,但是和先进装备制造业全产业链相关的行业进行碰撞才容易出火花,实现突破性进展。

  在产业的培育上,我还是认为政府应当“看菜吃饭”:以市场为导向,注重培育具有区位优势的企业发展。

  时代周报:相对旧金山以及东京湾区而言,粤港澳大湾区的先进制造在金融资源赋能上仍然有所欠缺。您认为珠洽会如何才能够推动金融为科技发展赋能?

  林江:金融为产业赋能是最近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这在产业基础雄厚、民企众多的广东更是如此。

  事实上,从金融市场的各方面要素来看,广东有着不俗的基础。但我能够感到实体经济和金融之间的界限还是比较明显,这也导致了广东在金融创新上仍然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而在珠洽会层面而言,我认为珠洽会所促成的,不是说一个或者几个项目落地,而应当是覆盖全产业链的一批项目。一批项目的落地,才能够真正为区域产业带来突破性进展。

  如何能够让一批项目最终实现落地,我认为不仅需要充分调配包括银行、保险、风投、信托等多种金融资源,更需要有一个符合产业发展规律的顶层设计。建立起具有前景的全产业链项目,将这些具有美好愿景的项目打包向投资者推荐,才是未来发展的方向。

  时代周报:有观点认为,目前珠江西岸的先进制造业的主要突破方向还是在系统集成上,在核心零部件的技术上仍然需要依靠国外技术。您认为应当如何利用珠洽会的契机让企业实现核心零部件技术的突破?

  林江:从长远来说,自己培育人才自主创新是必然的。但创新是建立在完善的产业链条以及充分的技术积累之中,大多数制造业处于领先位置的国家,都曾经历过模仿和借鉴的过程。

  由于历史原因,我们的制造业技术,尤其是核心零部件的制造技术和先进国家仍然有一定距离,但不能够因此而抹杀企业在系统集成上创新的成绩。

  事实上,系统集成创新与核心零部件技术突破,需要的都是人才。在粤港澳大湾区中,应当要有运用全球技术来实现发展的胸襟,要建立好的机制和环境吸引人才。只有积累人才,积累创新技术,才能最终实现在高技术产业方面的全面开花。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应当甄别怎样的技术应该采用“拿来主义”,什么技术应当自己进行突破。如果连一些市场小,应用空间小,也不处于关键节点的技术也花大价钱进行攻关,实质是对于研发经费的一种变相浪费。

  区位协作关键在政府

  时代周报:珠江西岸有着雄厚的产业基础,但在各市之间发展程度相差较大,加上各地市之间发展的先进制造产业方向较为雷同。您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怎么处理各地市之间的分工协作问题?

  林江:区位协作问题是粤港澳大湾区必须要解决的一个难题,如果大湾区内所有的都市都是“各自为政”,这就不是大湾区。

  总的来说,城市区位的分工合作,很大程度上还是在于各个地区对于产业和城市职能的规划。这也就意味着政府在这其中仍然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过去,不少地方政府和邻近城市之间的沟通交流相对较少,他们更多把对方看作是竞争对手。

  但处于关键位置上的政府却不能主导地区的产业规划。就像刚才提到的,这很容易造成产业的“一哄而上”与“一哄而下”。

  在我看来,比较理想的状态应当是从企业入手,政府根据当地的产业集聚和支柱产业制定相关的产业规划,再由更高层面的政府部门综合协调,最终实现地区间合理的区位协作。

  时代周报:尽管产业基础雄厚,但珠江西岸仍然相对缺乏科研院所。要发展先进制造业,应当如何借助粤港澳大湾区内的科创力量?

  林江:互联网为技术交互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使得技术交流能够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障碍。因此粤港澳大湾区能够联系到包括广州、香港在内的高校甚至是全球各地的科研机构。

  更加应当思考的问题,应当怎么样使这些人才为粤港澳大湾区所用,应当设立怎样的人才制度。

  除了从法律制度保障人才权益以及从经济角度等比较常见的措施以外,我还要强调一点就是创新要坚持问题导向,要针对问题来设立研发机构。

  在过去,很多时候是给研究者一笔研究经费,研究的对象以及研究的目的可能都没有明晰就已经把科研经费投出去了,这对于整个科研的发展是不利的。坚持问题导向,能够大大提高这部分珍贵科研资源的使用效率。

  时代周报:珠江西岸的先进装备制造业大多以企业为主体进行发展,这也意味着政府更多要以引导的方式参与。您认为政府具体应该在哪些方面引导企业发展呢?

  林江:要引导企业发展,首先政府部门要了解经济发展规律。据我所知,目前大湾区内已经有不少城市的科技和经信部门与产业和经济专家对接,从制定城市发展规划入手,通过大量调研,出台针对整个区域内产业的发展规划。这些发展规划是政府用事实告诉企业,市场未来的发展方向如何?区域发展的区位怎样?绝对不可以等同于行政命令。

  最好的情况,是民间有实践、专家有调研分析,政府在各方共识上,最后再落实规划,但事实当然没有这样完美的状态。

  另一方面,在省级层面出台相关产业规划之后,各地政府的主要官员是否能够需要合理评估区域内的区位情况和这些大力扶持的相关产业是否匹配,除了是不是了解经济发展规律以外,更多地是取决于主政官员的魄力。

限时优惠:万1.8开户
(赠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