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互联网医院报告:行动正当时 互联网医院将迎来第三波建设浪潮,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2018互联网医院报告:行动正当时 互联网医院将迎来第三波建设浪潮
2018-12-18

  .蛋壳研究院持续关注互联网医院的发展,在2016年11月,推出《2016中国互联网医院白皮书》,通过分析医疗服务、医疗资质、连接广度、连接深度、连接维度5个维度,对当时已落地运营的25家互联医院的服务成熟度进行了综合评价。

  在2017年3月,蛋壳研究院又发布了《互联网医院之产业模式解析》报告,对在线运营的48家互联网医院的产业模式进行了深度分析。

  而今,站在互联网医院建设的新时期,蛋壳研究院推出《2018互联网医院报告》,在对全国约119家互联网医院深度调研的基础上,全面分析互联网医院的落地情况、建设标准、运营规范、业务模式等方面内容,期望能够为行业从业者提供借鉴和指导。

  本次报告主要分为互联网医院综述2018、互联网医院落地进程实践、互联网医院模式解析、行动正当时以及互联网医院企业投融资分析五大部分,得出以下观点:

  互联网医院的业务范畴从围绕医疗资源的上下流转扩展到围绕处方权的商业转化

  互联网医院正在经历第三波成立浪潮,互联网医疗企业和医院主导模式齐头并进,目前以每周增加2家的速度在增长

  2019年上半年将是省级监管平台的集中建设期,下半年将迎来公立医院互联网医院建设潮

  专科类互联网医院占比接近两成,妇儿专科互联网医院最多

  互联网医院是针对核心医疗的自发创新,推动监管建立、完善,欢迎大家在风险可控的范围内积极参与

  各类型互联网医院根据自身业务积累,已各自探索出多条商业路径

  注:本篇文章节选自蛋壳研究院最新报告:《2018互联网医院报告》,本报告已在12月18-19日的“未来医疗100强论坛”上发布。报告的完整获取方式可从文章最末获得。

  一 、互联网医院综述2018

  1.1互联网医院内涵扩大化

  时间回到2016年,经过3年的快速发展,轻问诊已成为产生移动医疗巨头最多的细分行业,但也是竞争最为激烈的领域之一。

  咨询付费规模小、增值服务等其他收费模式转化率低,完整的商业闭环难以形成使得轻问诊平台无法单纯依靠线上模式来支撑长期发展,亟需找到一种新的延展模式。

  政府提出“健康中国2030”计划。在政府大力推动“互联网+医疗”与传统医疗资源不能满足民众看病就医的市场需求的背景下,“互联网医院”应运而生,截止到2016年底,全国互联网医院上线25家。

  图片来源:《2016互联网医院白皮书》、《互联网医院之产业模式解析》

  2017年3月19日,银川市政府和15家医疗类企业在银川进行了新一批的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在银川市的互联网医院达到了17家。在当时互联网医院还处于模式不清晰、监管条例不明朗的阶段,银川市政府这一举措相当于从政策层面给互联网医院开启了新局面。

  这时,在线运营的互联网医院达到48家,覆盖25个省。当月,蛋壳研究院发布《互联网医院之产业模式解析》报告,根据当时市场上互联网医院的医疗服务路径差异,总结了互联网医院的两大运营模式。

  银川继去年12月出台“一办法两制度”之后又颁布了“三项细则”,这是国内第一个省份建立起关于互联网医院管理较为完整的系统监管体系,也是创新最多、支持力度最大的政策支撑体系。在政策上的创新已经将互联网医院管理的制度化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但这份细则出台后不久,互联网医院就因一份热传的《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和《关于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的意见(征求意见稿)》被打入冷宫。

  转机出现在2018年的3月,在宁夏团审议报告时要求有关部门加快“互联网+医疗”建设。总理的表态让一度偃旗息鼓的互联网+医疗,重新回到了舆论的热点上。

  4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紧接着《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相继出台,允许依托医疗机构发展互联网医院。在实体医院基础上,运用互联网技术提供安全适宜的医疗服务,允许在线开展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医师掌握患者病历资料后,允许在线开具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处方。

  并且,鼓励医疗联合体内上级医疗机构借助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面向基层提供远程会诊、远程心电诊断、远程影像诊断等服务,促进医疗联合体内医疗机构间检查检验结果实时查阅、互认共享。

  而今,互联网+医疗健康已成为国家重点战略,互联网医院监管政策明晰,地方政府开始拥抱互联网医院。互联网医院概念也不再局限在诊疗环节,诊断、医生教育、家庭医生、院后跟踪等模块在实践中被引入到互联网医院体系中。

  2018年,互联网对医院场景的渗透越来越深,诊断、诊疗、诊后及健康管理等多个场景找到了同互联网医院之间的结合点,互联网医院概念逐步扩大,各家互联网医院设立的目的、偏重的业务方向不尽相同,监管对互联网医院的诊疗行为重新界定,对诊疗环节部分考察不能反映目前互联网医院的运营状况,故本次报告我们不对互联网医院进行排名评估,转为依据我们观察到的互联网医院发展路径,绘制我们所看到互联网医院延伸的触角范围和增长空间。

  互联网医院是互联网医疗的2.0模式,它告别了以提供信息、在线咨询等医疗周边业务为主的1.0时代,进入以在线诊疗、开具电子处方为核心业务的2.0时代。互联网医院是对传统医疗的盘活而非重建,改良而非颠覆。

  看病难问题的存在主要是因为医疗资源的分配不均和传统医疗流程的无序,互联网医院这一新型医疗组织形态,可以优化医疗资源配置,再造诊疗流程,从问诊、检查、治疗、开药以及诊后管理等各个环节进行改良。这也是互联网医院发展前两年的主要业务范围。

  “互联网医院+医联体”已经成为行业公认的分级诊疗手段。未来,随着互联网医院布局的深入,医联还将促进各个互联网医院间建立医联体,实现院间数据互通,在保证信息安全的基础上,建立患者数据共享平台,实现医联体内部医疗设备共享,院间协同工作,患者远程检查,最大程度的实现分级诊疗。

  随着互联网医院实践的不断深入,互联网医院走出了单纯的诊疗环节,将业务拓展到了人的整个生命周期。

  同时,互联网医院的运营重点从围绕医疗资源的上下流转扩展到围绕处方权的商业转化,医药电商、药店等加入到了其中,互联网医院实现了业务线全周期化,商业路径完整化。互联网医院是针对核心医疗的自发创新,推动监管建立、完善,欢迎大家在风险可控的范围积极参与。

  1.2监管政策演进及要点解析

  我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地区经济文化、医疗资源相差颇大,任何新政策的推进都影响甚广,特别是医疗这一民生根基,所以医疗行业的政策演进是缓慢且谨慎的。

  互联网医院行业作为一个与政策强相关的行业,任何分析必须建立在对政策解读、监管梳理的基础上,所以我们首先从政策演进方向去分析互联网医院的发展之路。

  国家对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经历了“试水探索期—试验试点期—严厉监管期—规范发展期“四个监管阶段。

  (1)试水探索期(2014.8-2016.7)

  2014年8月29日,《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颁布,两个月后,广东省网络医院成立,标志着我国第一家互联网医院面世。

  2015年12月7日,微医与桐乡市人民政府联合成立的乌镇互联网医院开业,成为浙江省首家互联网医院。

  2016年2月16日,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成立浙一互联网医院,这是第一家由三甲医院牵头成立的互联网医院。这个阶段没有政策文件,各个企业尝试创新探索,互联网医院开始在部分地区出现。

  (2)试验试点期(2016.8-2017.4)

  银川作为互联网医院建设试点基地,在2016年-2017年间,银川市相关部门先后颁布《关于印发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的通知》、《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银川市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实施细则(试行)》等政策,引导企业建设互联网医院。

  2017年3月19日,银川市政府与丁香园、北大医信、春雨医生、医联等15家互联网医疗企业集中签约,15家互联网医院集体入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轰动了整个行业,各地效仿银川,兴起了互联网医院的建设热潮,全国先后共计超过50家互联网医院成立。

  (3)严厉监管期(2017.5-2018.3)

  在2017年5月9日,国家卫计委泄露出的一份《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和《关于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的意见(征求意见稿)》,要求以前设置审批的互联网医院、云医院、网络医院等,设置审批的县级以上地方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应当在本办法发布后15日内予以撤销,让刚刚兴起的互联网医院陷入了沉寂,行业的发展进入了寒冬。

  (4)规范发展期(2018.4—现在)

  2018年4月,国家领导人先后在华山医院、银川互联网医院建设基地考察,对互联网医院的建设给与了高度认可和评价。随即在2018年4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正式对外发布,鼓励支持互联网医院的发展,行业终于迎来“定音锤”。

  随后,在9月14日,国家卫健委又发布了《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三大文件,分别对互联网诊疗、互联网医院、远程医疗服务的管理做出了详细规定,标志着互联网医院已经进入规范发展阶段。

  目前,全国各省市陆续转发关于互联网医院的三个管理办法,加快制定互联网医院实施细则,各地进度不一,我们在第二章会详细介绍各地具体的监管细则。

  据.蛋壳研究院不完整统计,25号文后有对互联网医院执业许可进行批准。目前,已建立起互联网医院省级监管平台的省份有四川省、山东省、宁夏回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等。

  互联网医院监管政策涉及设立、运营、日常监管、处方共享、医生绩效及物价制定等方方面面,不可能一蹴而就。我们可以看到对互联网医院监管尝试时间最长,探索最深入的银川市在3年时间里发布了10个相关文件对监管体系进行完善。

  1.3互联网医院清单

  蛋壳研究院据公开信息统计,截止2018年11月,全国落地运营的互联网医院已经扩充到约119家,距离我们制作第一份《互联网医院白皮书》的两年时间里互联网医院数量增长了4倍,带有“互联网医院”字样的企业正以每周两家的速度快速增长。

  2018年互联网医院名单

  数据来源:数据库,.蛋壳研究院整理,已尽力收集,如有遗漏请与我们联系

  根据统计我们发现,互联网医院前三强仍然是宁夏、广东和山东,地方先行先试政策推动了当地互联网医院的快速发展。值得注意的是,超过一半的专科互联网医院聚焦在妇儿领域。

  我们统计了各家互联网医院背后的信息化企业,发现这一领域并没出现拥有绝对优势的企业,大多数互联网医院背后的信息化厂商各不相同,既有老牌的HIS厂商,也有互联网医疗企业,这里还是一片蓝海。

  二 、互联网医院落地进程实践

  2.1互联网医院的设立

  根据《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及多家互联网医院的审领经验,目前申请设立互联网医院需要如下材料:

  设置申请书、可行性报告、信息拓扑图、对外合作项目证明文件、医疗专家库证明材料等。

  《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明确建立省级互联网医院监管平台是批复互联网医院执业许可的前置条件,目前,大部分省市还未建立起完善的互联网医院监管体系,结合多家互联网医院反馈,目前新设立互联网医院周期有所延长,审核尺度有所趋紧,并且部分地方政府对企业在当地设置互联网医院运营公司注册资本有一定要求,我们统计了167家目前注册名中涉及“互联网医院”企业的注册信息,我们发现他们的注册资本数集中在1000万,2018年注册地集中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和广东省。

  2.1.1互联网医院申请材料

  (1)设置申请书

  主要包括申请单位名称、基本情况以及申请人姓名、年龄、专业履历、身份证号码。

  (2)可行性报告

  主要包括国内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概况、互联网医疗产业资源分布及互联网医疗服务需求分析;拟设医疗机构的名称、功能、任务、服务方式、诊疗科目及机构的组织结构、人员配备、仪器设备配备;资金来源、投资方式、投资总额、注册资金(资本);五年内的成本效益预测分析;申请设计单位或者设置人的资信证明等内容。

  (3)其他材料

  实体医疗机构地址、医疗机构规章制度、验资证明及资产评估报告、医疗机构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负责人以及各科室负责人名录和有关资格证书、执业证书复印件。

  2.1.2互联网医院建设标准

  根据国家卫健委颁布的《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政策,互联网医院的建设至少应包括诊疗科目、科室设置、医务人员、房屋和设备设施、规章制度5个方面的内容。

  文件具体要求可以看到,在诊疗科目和科室设置方面,互联网医院必须与线下依托的实体医疗机构一致,不得超出实体医疗机构的诊疗科目和临床科室范畴。这是出于医疗安全的考虑,互联网医院的医疗服务能力只有在实体医疗机构服务的能力范围内,才能确保线上诊疗的安全,有利于参照实体临床科室对相关医疗行为进行监管。

  在医务人员方面,政策也提出了高标准配置要求,每个临床科室至少需要1名正高、1名副高职称的注册医师提供诊疗服务,专职药师提供在线审方服务以及专职人员负责医疗质量安全和信息系统维护服务。

  可以看到,在医疗、药品、信息等各个方面对相应人员的资格都做出了规定,在确保医疗安全的前提下提高医疗质量。例如,39互联网医院在远程医疗服务方面,就对发起方医生、接收方专家和远程医生助理规定了从业资格和条件。

  房屋和设备设施是开展互联网医疗服务的基础,远程会诊、远程门诊、远程病理诊断、远程医学影像诊断、远程心电诊断等相关医疗服务都需要通过音视频通讯系统才能实现。

  政策规定了互联网医院信息系统服务器、网速、音视频设备的基本配置要求,并且还要求建立数据访问控制系统,与实体医疗机构的HIS、PACS/RIS等系统实现数据交换与共享,可以更好地实现线上线下的互联互通,保证互联网医疗服务的全程留痕。

  在规章制度方面,政策要求建立互联网医疗服务管理体系和相关管理制度、人员岗位职责、服务流程,为整个互联网医院的规范运营搭建制度框架。包括互联网医疗服务管理制度、互联网医院信息系统使用管理制度、互联网医疗质量控制和评价制度、在线处方管理制度、患者知情同意与登记制度、在线医疗文书管理制度、在线复诊患者风险评估与突发状况预防处置制度等内容。

  2.2互联网医院的医院信息化改造

  互联网医院的建设是依托于实体医院基础上进行的,互联网医院的信息化改造也是在医院原有信息化系统基础上进行的,通过打通医院信息化系统之间的数据隔阂,重新梳理业务流程,开发出医院对外窗口。目前,医院信息化改造领域已经喊出了“百日百万”的口号。

  我们接下来就以杭州卓健为例,介绍互联网医院信息化改造内容。杭州卓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2月,顺应医改大方向,抓住医疗核心诊治业务,自内而外为大中型医院及医疗生态链各环节提供互联网化解决方案,打造智慧医疗生态闭环。

  目前拥有互联网医院、医联体、医生教学平台(医链)、处方流转平台(橄榄云)、药店诊所化平台(橄榄诊所)等产品,打造围绕医院、医生、患者、药品、诊所等各方角色服务的互联网+服务平台,具备业内领先的互联网+智慧医院、互联网+智慧医药、互联网+智慧医教三大解决方案,拥有行业最强运营团队可提供医疗实业增值服务,是互联网医疗领域中最具成长性高科技企业。作为腾讯战略布局医疗行业核心企业,是互联网医院信息化建设的中间力量。

限时优惠:万1.8开户
(赠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