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行业乱象缤纷 亟待规范,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健身行业乱象缤纷 亟待规范
2018-12-18

  现在很多人都喜欢去健身房锻炼身体,一方面是为了让自己的身体更加健康,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拥有一个完美的体型。

  可就在健身行业蓬勃发展的同时,也频繁上演健身会所老板“跑路”的情形,留给消费者、会所员工和供应商一系列的维权难题。

  乱象“私教”鱼龙混杂科班出身的少之又少

  近两年“私教”从新一轮的健身热潮中脱颖而出,更是成为了众多健身会所(房)的核心竞争力。

  记者了解到,一节“私教”课程,从200元~800元不等,而价格的高低,更是教练“能力”的标签。然而记者调查发现,这些“私人教练”真正科班出身的却少之又少。

  2009年,国家体育总局委托国家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在7个省份开展过相关培训考核工作,并结合各地实际情况逐步推进了“健身教练”国家职业资格认证工作。然而,目前市场上大部分经营或执业者仍以社体中心中国健美协会委培颁发的“健身指导员等级证书”等为主要认证。一位业内人士介绍,这些证书只能证明持证者在某时期参加了某些项目的培训,并达到了培训机构的考核要求和标准,并不能代替国家职业资格证书。

  记者通过大量走访发现,银川市面上的私人健身教练大体为:体育院校专业毕业生、退役运动员或军人,通过参加培训班拿到健身教练资格的爱好者。从事私人教练的李芸告诉记者,自己连大学都没读过,本身只是瑜伽爱好者,练习多年后,在多家健身会所兼职当教练。她坦言:“健身房的私教只要身材不过分离谱,参加一段时间培训后就能上岗。”

  老板跑路不鲜见,会所缴费难讨回

  记者了解到,2016年截至目前,仅银川媒体报道的健身会所“跑路”或消费维权纠纷事件等就多达十几起。这些健身会所多开在商圈和大型社区附近,有单体会所,也有连锁场馆,共同特点是留下了一串维权难题。

  以刚刚陷入纠纷的摩森健身为例,除了已经缴纳了大量会员费的上千会员外,房东被拖欠了租金,部分健身教练等员工被拖欠工资。“不知道钱还能不能要回来。”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练说,自己有两个月没有领到课时费了,老板也联系不上。

  “即便是报案,或者起诉了,要钱也是个漫长的过程。市民王女士和李女士等人都曾是摩森健身会所的VIP会员。她们不仅缴纳了不菲的会员费,还花了4000元~5000元聘请私教,接到俱乐部“暂时停业”的通知后,她们首先想到的是维权可能会很难。

  监管部门有心无力健身行业亟待规范

  记者从银川市行政审批服务局了解到,目前全市范围内有健身字样的经营场所有323户,企业名称中有健身字样的经营企业172户。

  “目前,健身企业主要还是按照商业企业管理,涉及工商、文体、税务、卫生、消防等诸多部门,但各部门在监管过程中主要以纵向监管为主。就职能职责而言,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依据职能只对健身行业的主体资格、经营范围进行监督,对健身场所的消防设施、卫生环境等不具备监管权力;体育部门可以对健身机构进行行业指导、监督,却没有具体执法权。当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依法对存在问题的健身机构采取注销、吊销营业执照的措施后,违法经营者仍可依据新办理的前置许可证件,重新申请办理营业执照。”银川市体育旅游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监管部门处于有心无力、无法掌握全面情况的境地。

  同时,即使是取得了合法资质的健身房,从器材质量、运动安全、健身教练职业资格的管理混乱,也是行业监管缺失的体现。因此,亟待相关部门对健身行业形成有效监管,规范其发展。

  市体育旅游局工作人员提醒消费者,一旦遭遇了健身房卷钱跑路的情况,受害人可以向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反映,主要以法律诉讼为根本解决方法。

  新店不断涌入,盈利空间降低

  “健身行业门槛不算高,目前在店面规模、环境等方面还没有严格的行业标准,只要有资金,小型的投几十万元,大中型的投几百万元,就能办健身房。”银川市一家连锁健身机构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前期入行的经营者往往都能赚钱,这让不少人认为健身行业有利可图,所以近两年这一行业涌入了不少从业者。

  健身场所除去高额的场租、设备、教练工资等开销,盈利空间并不大,很多健身场馆经营举步维艰。一名业

  内人士告诉记者,眼下业内互抢客源、相互压价、恶性竞争的事例屡见不鲜,小型健身机构卷款消失,更是频遭各地消费者投诉。薄利时代的健身行业向何处去,是业内人士不能不思考的问题。

  记者王辉

限时优惠:万1.8开户
(赠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