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 找到破解超大城市治理难题的“金钥匙”,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上海 找到破解超大城市治理难题的“金钥匙”
2018-12-12

  在一片期待和掌声中,虹口区江湾镇街道又一台加装电梯破土动工。今年,这个街道已安装或纳入安装计划的电梯达到16部。

  老房子加装电梯,最难在居民意见统一。在江湾镇街道党工委书记上官剑看来,基层党组织在此过程中发挥了“主心骨”的作用,改变了“群龙无首”的局面。

  不只是装电梯,在区域环境综合整治、垃圾源头分类、物业管理等瓶颈难题上,上海始终将党建作为贯穿社会治理和基层建设的一条“红线”,以党建引领治理,开展了不少行之有效的探索。党建,正成为一把破解超大城市治理难题的“金钥匙”。

  虹口区汶水东路505弄,加装电梯后的老旧小区,极大方便了老年人上下楼。

  治理难题集中反映在基层一线

  超大城市治理是个世界级难题。2400万常住人口的上海,城市高速运行,人口快速流动,经济结构加快转型,社会群体结构和组织架构深刻变化。

  站在改革开放前沿,上海在国际化、市场化、信息化和社会多元化的进程中,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更早、更突出,传统管理机制面临挑战。

  治理难题集中反映在基层一线,城市基层党建重心也落到了基层一线。2014年,上海市委启动一号调研课题——“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次年1月出台的“1+6”文件,将“加强党的建设”作为街道首要职能,取消招商引资功能,让街道集中精力抓党建、抓公共服务、公共管理、公共安全。

  在长宁区新华路街道,“上生.新所”展现出历史保护建筑的原貌风采,幸福里改造成了时尚新地标,原本封闭式厂区变成了敞开式“社区会客厅”。街道党工委书记陆敏说,街道改革后,人事考核权和征得同意权、规划参与权、区域内重大决策和重大项目建议权以及综合管理权“五项权力”落地,改变了街道责任无限、权力有限的尴尬局面,街道发挥党建联建功能,累计拆除违法建筑70588平方米,推动城市更新战略落地,一个宜商宜居宜业的魅力街区正在形成。

  以参与规划权为例,杨浦在全区单元规划修编、杨浦滨江中北段单元规划编制等工作中,均听取街道意见。2017年至今共开展18项控制性详细规划调整,涉及8个街道,共计征询街道意见43次,按法定程序开展规划公示16次。在街道党工委搭台下,社区居民、设计师、学校、政府部门,共同参与社区微更新,老社区展现“潮”形象。

  “脱离城市基层治理谈党建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城市基层治理只有在党建引领下才有腾飞翅膀。”市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说,街道社区党组织责权利和人财物落地了,条块关系理顺了,队伍精气神提升了,抓落实的“最后一公里”打通了,船和桥的问题解决了,基层活力迸发。

  解决治理“痛点”“难点”“堵点”

  在社区治理中,业委会不尽责、运作不透明,物业服务不满意、管理不规范等已成为居民的“痛点”“难点”“堵点”。

  闵行区古美街道东苑半岛花园,是一个房屋类型极其复杂的小区,别墅、商品房、动迁房……每种房屋类型的物业管理费不等,一度因为公共资源问题,小区内部用绿篱隔开,小区业委会也迟迟不能建立。同时,因为靠近交通主干道,小区内盗窃案件频发,有过住户一年内被入室盗窃两次的记录。

  在“党建领航.红色物业”构想下,古美路街道通过居民区党组织,把居委会、业委会、物业服务企业“三驾马车”串联起来,把好选人关,将优秀党员骨干推荐为业委会候选人,在居民区党组织下成立业委会工作联合党支部,加强对业委会和物业服务企业的领导。在多方参与下,小区安全得到保障,去年实现盗窃零发案。在居民眼中,小区环境更加整洁优美、物业服务也更贴心。

  数据显示,古美街道90%以上的小区,物业费收缴率从原来的76.1%上升到91.5%,75%的小区物业投诉下降趋势明显。

  在上海,84%符合条件的业委会建立党的工作小组,广泛开展物业党建联建,普遍推行党组织主导的听证会、协调会、评议会等社区“三会”制度。

  对于社区治理,徐汇区田林街道探索了另一种路径,一套AI赋能的社区管理平台,让群租等问题投诉量同比下降76%,盗窃和入室盗窃案件同比下降24.1%和14.3%。

  徐汇区田林街道智慧社区联合指挥中心。

  这套平台通过社区遍布的触角,运用人脸识别、智能监控、电子嗅探等智能化感知设施,在精准数据支撑下,有效提升社会治理能级。“这套系统能让我们在居民投诉前就发现群租房。”田林街道综治办专职副主任张璘说,通过分析智慧门禁上传的日常数据,发现有的住户一天出入十几次,经过人脸对比发现是几个人合用一张卡,这种情况基本判定为疑似群租。此外,智慧门禁管理还降低了社区服务风险。他们为空巢老人等弱势群体设定预警规则,80岁以上老人若2天未开门,便会有信息提示给居委干部。

  撬动“集体智慧”,强化社会动员

  长宁区虹桥街道爱建居民区垃圾分类工作卓有成效,智能垃圾厢房引人注目。

  “繁琐吗?我不觉得。”长宁区虹桥街道爱建居民区中华别墅小区居民张海婴,在被问到垃圾分类问题觉不觉得繁琐时,很自然地反问了一句。在这个小区,居民实行垃圾源头分类、定时定点投放比例达到95%。“我们每天做分类的事情超过20种,买了菜要生熟分开,衣服要分四季,为什么到了垃圾分类就觉得麻烦?”

  张海婴是一名党员,退休前是一名服装设计师。去年8月,中华别墅小区正式启动垃圾分类,她欣然响应,并招呼大家一起做志愿者。一些居民的垃圾没分好,志愿者就现场演示,居民往往会红着脸说,“对不起啊。”有的居民看志愿者动手清理,连忙止住,“这是我家的垃圾,我自己来分。”第一个月,这个小区的源头分类就做到了80%。

  垃圾分类的一大难点就在社会动员。过去,很多小区曾尝试居民垃圾分类,多以失败告终。“在垃圾分类过程中,我深刻体会到,一个党员就是一面旗。”爱建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徐秀说,居民区工作非常琐碎,靠个人力量是微乎其微的,一定要发挥党员骨干的引领作用,依靠“集体智慧”开展工作。

  筑牢基层基础,上海社会动员能力空前提升。到今年春节,上海已经连续4个春节实现外环以内烟花爆竹基本“零燃放”,外环以外烟花爆竹燃放量明显减少。连续两年多时间,上海推进“五违四必”区域环境综合整治,共拆除违法无证建筑超过1.3亿平方米。

  “关键是党组织在群众当中有基础、有影响,社区干部不断被赋权增能。”不少基层干部表示。过去几年,上海选优建强基层党组织带头人队伍,深入推进“班长工程。居民区书记实行“事业岗位、事业待遇”,连续任满两届、表现优秀、群众公认的直接进入事业编制,目前已有832名书记进编,占比32%。2015年换届后,除退休返聘外,居民区书记平均年龄降至44.5岁,具有本科以上学历的增长43%,一批“80后”本科生、研究生开始“挑大梁”。同时,上海构建起职业化社区工作者体系,一支4.5万人的社区工作者队伍,在社区岗位上运转。

  无数基层党组织和党员骨干的辛苦付出,绘就了上海社区家园的一幅幅美好图景。

万2开户
(赠送炒股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上海 找到破解超大城市治理难题的“金钥匙”,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