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核桃”生产方是大客户还是股东 嘉美包装IPO被问为何不构成“关联方”,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六个核桃”生产方是大客户还是股东 嘉美包装IPO被问为何不构成“关联方”
2018-12-12

K图 603156_1

  近日,深度绑定“六个核桃”的嘉美食品包装(滁州)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美包装)收到证监会发审委的反馈意见。

  不出外界所料,是否重度依赖“六个核桃”生产商养元饮品(603156,SH),以及嘉美包装与养元饮品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成为监管关注的重点。此外,证监会发审委要求嘉美包装说明是否对养元饮品存在重大依赖。

  今年上半年,嘉美包装实现营收13.23亿元,同比增长10.57%,实现净利润5235.38万元,同比增长4.21%。而去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下降53.6%,在基数明显下降的情况下,公司目前盈利增长情况并不佳。

  养元饮品“小伙伴”欲上市

  今年2月,在苦等7年、4度闯关后,养元饮品最终成功登陆上交所。眼见,“大金主”养元饮品上市成功,为其提供易拉罐的嘉美包装也想上市。

  养元饮品与嘉美包装的关系并不一般:一方面,养元饮品不仅常年占据嘉美包装第一大客户的位置,近3年每年为后者贡献10多亿元的营收;另一方面,双方还存在间接的股权关系。

  嘉美包装招股书申报材料显示,2015~2017年,养元饮品分别为其贡献了17.77亿元、16.84亿元和15.06亿元的营收,占嘉美包装总营收的60.83%、57.25%和54.84%。

  此外,养元饮品实控人姚奎章,通过其控股的雅智顺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雅智顺)间接持有嘉美包装7.06%的权益。雅智顺是养元饮品第二大股东,目前持有后者18.35%的股权,姚奎章本人直接持有养元饮品21.15%的股权。

  双方存在上述关系,但嘉美包装称,不与养元饮品存在关联关系,而是“比照关联交易要求披露的重要交易”进行简化披露。

  “是否构成关联方主要是(以)控制和(产生)重大影响为标准。目前,尚无法判定养元饮品是否与嘉美包装为关联方。但关联方认定也有个兜底条款,即实质重于形式,监管部门很可能会对此重点关注。”一位投行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

  在最新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发审委要求嘉美包装补充说明未将养元饮品及姚奎章认定为关联方的原因和依据。

  双方“深度绑定”,在业务上,嘉美包装给养元饮品在易拉罐价格上给予优惠。大多数时期,嘉美包装对养元饮品的平均售价低于银鹭集团(平均低0.03元/罐)和达利集团(平均低0.08元/罐)。养元饮品则缩短和嘉美包装的账期,平均10天的账期,远低于银鹭集团平均45天和达利食品平均45~60天的账期。

  嘉美包装还在养元饮品生产基地附近,建起了配套的制罐厂。养元饮品也承诺将年度用罐总量60%的需求量交由嘉美包装生产供应。嘉美包装解释称,此举是为了最大限度地降低运输费用,提高对客户需求的快速反应能力及公司盈利能力。

  买方市场下成本压力难传导

  “在国内快消品行业,饮料或乳品公司与包装公司之间有股权合作,如某一方入股另一方,或者相互入股,已成为稳定业务的重要手段,是比较常见的。”乳业专家宋亮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这种合作的好处之一就是可降低双方成本。

  2011年,包装行业龙头奥瑞金(002701,SZ),就曾被公司第一大客户红牛的实控人入股。当时,红牛占奥瑞金营收61%以上,红牛则向奥瑞金采购自身所需91%以上的易拉罐,到2016年,红牛为奥瑞金贡献了65.47%的收入。

  不过,福祸相依。近年来,受红牛品牌纠纷的影响,去年奥瑞金营收下滑了3.37%,净利润下滑38.98%。由此,红牛对奥瑞金的销售贡献降至59.68%。今年以来,奥瑞金开始大力拓展非“红牛”客户,先后与红牛竞争对手东鹏特饮、健力宝等签约合作。

  目前,嘉美包装也面临与奥瑞金相似的处境。去年,养元饮品营业收入77.41亿元,同比下滑13%,净利润为23.10亿元,同比下滑15.72%。

  或许是受养元饮品等重要客户经营情况的影响,2017年,嘉美包装营收为27.47亿元,同比下滑6.63%,归母净利润为5794.04万元,同比下滑76.79%。对此,嘉美包装解释称,主要是公司下游客户需求周期性减弱、销售旺季缩短,马口铁及辅料采购成本上涨未能及时向下游客户进行完全转嫁等因素综合导致。

  实际上,养元饮品曾披露,易拉罐市场为买方市场,供应厂家较多,想与公司建立合作关系的企业较多,只是为了保证及时稳定供应,确保质量,并获得采购价格上的优惠,公司才主动选择与嘉美包装开展长期合作。

  “易拉罐市场,买方的话语权确实比较强势,但如果包装公司上游金属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下游的饮料公司一般也会同意采购价格涨一涨,但如果只是短期波动,一般就需要包装公司自己承担原材料波动风险了。”宋亮称,嘉美包装处在上市关键时期,不排除下游企业在可接受的程度下提一点价格,让其业绩好看一点,等嘉美包装上市融资完毕后,对其自身也有好处,“毕竟双方是互相扶持的关系”。

  在养元饮品“话语权”较大的情况下,嘉美包装“未能及时向下游转嫁成本”压力就不难理解了。去年,嘉美包装主营业务毛利率由2016年的21.20%下降至17.32%,下降约3.9个百分点。同期,养元饮品毛利率由49.93%下降至47.85%,下降约2.08个百分点。

  在2018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业绩有所好转后,养元饮品今年第三季度的业绩再度出现下滑。今年第三季度,养元饮品实现营收15.93亿元,同比下滑11.2%;实现净利润4.33亿元,同比下降23.81%。

  对于养元饮品第三季度业绩出现下滑,宋亮认为,这对嘉美包装不会造成很大的影响,毕竟养元饮品体量不小了。

  12月1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嘉美包装IPO事宜致电该公司公开电话,但电话无人接听。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万2开户
(赠送炒股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六个核桃”生产方是大客户还是股东 嘉美包装IPO被问为何不构成“关联方”,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