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掰药”时代:儿童用药“尴尬”的背后,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告别“掰药”时代:儿童用药“尴尬”的背后
2018-12-06

  “蒲地蓝再也不能用了!”11月6日,一位年轻母亲在朋友圈感慨道。当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公告,要求更改蒲地蓝消炎制剂说明书,明确孕妇和过敏体质儿童、脾胃虚寒者慎用,此前,蒲地蓝作为一种“儿科神药”,广泛用于治疗儿童感冒咳嗽等疾病。

  据媒体统计,今年1月-11月,国家药监局明确要求儿童禁用和慎用的药物已达22种,其中不乏大众熟知的双黄莲注射剂、柴胡注射剂、万通筋骨贴等药物。

  药品说明书的更改掀开了中国儿童用药的冰山一角,一位医药行业内部人士向2016年援引全国工商联药业商会的调查显示,全国6000多家药厂中,专门生产儿童用药的仅10余家,有儿童药品生产部门的企业也只有30多家;截至2016年6月,国产药品批文共计176652条,专用于儿童的药品批文3517条,儿童药批文数量占比仅2.0%。

  国家卫健委相关负责人指出,儿童用药生产主要表现为小批量、多次,工艺相对复杂、生产成本偏高、临床试验难度大、新药研发周期长等特点,且儿童药品销售存在季节性强、利润低等缺点,这些都削弱了药企生产儿童药的积极性。

  上述医药行业内部人士则向1日开始正式实施的《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8年版)》中,也新增了22种临床急需儿童药。

  对此,一品红(300723)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捍雄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提出,“国家出台很多政策支持儿童药研发、创新,但在各省实施上能否提供更大力度的支持,例如,像此前的抗癌药一般,针对儿童药挂网采购也不占药占比,另外医疗机构采购儿童药是否能开设绿色通道等。”

  深挖市场“蓝海”

  有业内人士曾表示,虽然中国儿童药市场销售份额很大比例被海外药企占据,但与进口童药企业相比较,国内制药企业更了解本地的市场需求,且在销售渠道上存在优势,往往在儿童药布局上会存在优势。

  不过,史立臣则向时代财经指出,在儿童药方面,国内企业的优势主要是从中药方面去拓展,至于对市场的了解、销售渠道等,这些必须与企业的研发相匹配,“没有研发水平、没有自有产品,一切都只是白搭。”

  实际上,伴随政策层面的加持,不少医药企业已经开始意识到儿童药市场的前景。如今,除了以儿童药为主业的康芝药业(300086)等连连在儿童大健康领域布局外,一些大型药企如济川药业(600566)集团、天士力(600535)医药集团、天圣制药(002872)集团等,在产品开发时都将目光拓展至儿童药领域。

  以一品红为例,李捍雄透露,早在七八年前,该公司便开始专注儿童药领域,截至目前,已有10个儿童药品种,含独家产品7个,其中用于儿童的非限制类抗菌药物盐酸克林霉素棕榈酸酯分散片,已被纳入2017年医保甲类目录以及2018年版基药目录。

  据了解,今年4月份,一品红曾发布公告称,拟投资500万美元在美国设立全资子公司,负责药物研发、信息调研、药品技术开发服务与咨询等方面业务。

  此外,李捍雄还透露,为加速布局儿童药市场,一品红近期已和台湾晟德大药厂牵手。依照双方签署的《关于成立合营公司的备忘录》,双方约定,拟共同出资成立合营公司,引进共同选定的晟德大药厂在中国台湾已取得许可证的50个儿童药品种,合营公司负责该等产品品种在中国大陆审评注册、研发工作,取得上述药品的生产批件,并在中国大陆生产销售。

  “另外,儿童药方面,中国在法律、监管、市场层面均不太成熟,但不少欧美国家在药品法规、儿童药临床试验上都相对更加成熟,中国药企可以适当开展国际合作,尤其是中国已经加入人用药品注册技术要求国际协调会(ICH)后,通过合作,国际的研发、关键性试验数据可直接引入至中国,药品的研发成本、周期将大幅被缩短。”史立臣补充说道。

万2开户
(赠送炒股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