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酷“幻象”:昔日视频之王蹭王思聪热点欲重回快车道的一切教训,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优酷“幻象”:昔日视频之王蹭王思聪热点欲重回快车道的一切教训
2018-11-30

   “买热搜就买热搜,拒绝去你那节目你就耍这套?以后我和我旗下所有相关公司不会再与优酷有任何合作。”放出这番狠话的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的独子王思聪。他与优酷的矛盾因一条“王思聪弟弟”的微博热搜而起。疑似优酷在微博上将这一关键词买到了热搜第一名,令王思聪极为不满。

  随后被牵扯其中的优酷旗下选秀综艺栏目《以团之名》出面解释,“校长(指王思聪),真的不是我们干的,更不是我们刷的,老板还没批钱做推广。刚问了新浪微博,人家明确说热搜第一是非卖品,真有热度才会上。”

  双方有来有往,带火了这款名为《以团之名》综艺。但以这种方式获得关注,恐怕是摸爬滚打在线视频行业多年的优酷未曾想到的。

  “如今的视频网站算不上三足鼎立,说2.5鼎立更为合适。”视频行业资深人士胡倩(化名)对时间财经表示,“优酷就是那0.5。”

  同土豆合并后,优酷一心想要问鼎国内的视频老大。然而,其坐垫还没捂热,就不得不与爱奇艺、腾讯视频轮流当家,还要为迎合毫无忠诚度的用户以及其不断变化的口味,沦落到蹭热点、买热搜的地步。昔日视频之王何以沉浮至此?

  与土豆网合并后一年的2013年,是优酷志得意满的时期。它邀请原诺基亚大中国区市场营销总监杨伟东空降,作为高级副总裁兼土豆网总裁,提升原优酷高级运营副总裁魏明为优酷总裁。

  它手下有着原优酷副总裁李黎、原优酷出品负责人卢梵溪,这样开拓中国网络自制剧的能人。那时的优酷步调稳健地推出自制内容,并且在网剧、微电影和动漫三条线上都有所建树。诸如《嘻哈三部曲》《晓说》《万万想不到》《侣行》等,播放量最高以亿计算。

  2013年底,一部韩剧《来自星星的你》出乎意料地成为当年最热剧集,它的独播方是一直追赶着优酷的爱奇艺。优酷土豆忽然发现,视频战争并未结束,即便行业第一第二合并,还需要和爱奇艺、腾讯视频们继续战斗。

  与此同时,人事的更递和高层出走带来了大量内耗。空降的杨伟东开始听取原本属于优酷业务的汇报。李黎去乐视网担任内容总编辑,卢梵溪辞职创业后因职务犯罪入狱。上市公司的盈利压力更是让优酷疲于应付。

  资本敏锐地嗅到了血腥的气息,阿里巴巴出手了。2015年10月,它宣布收购优酷土豆全部流通股份,耗资超45亿美元。

  随着阿里巴巴着手拼凑起阿里大文娱板块,优酷开始由阿里巴巴全面接手。此前两位优酷土豆联席总裁中,杨伟东被任命为合一集团总裁,魏明则在一年后加入了影视特效公司数字王国。

  2016年11月,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在内部邮件中宣布,优酷创始人古永锵不再担任优酷土豆董事长兼CEO职务,由俞永福接任。俞此前历任阿里UC移动事业群总裁,高德集团总裁,网络营销平台“阿里妈妈”总裁。

  一年后的2017年,也是张勇在内部邮件中宣布,俞永福不在集团大文娱董事长和总裁。将实行班委基础上的轮值总裁制,班委由杨伟东、樊路远、张宇(语嫣)等组成,杨伟东担任第一任轮值总裁。

  今年的11月26日,张勇在内部邮件中继续调整阿里大文娱的架构。由樊路远接替大优酷事业群总裁、阿里音乐CEO杨伟东,任阿里大文娱事业群新一届轮值总裁。据公开信息樊路远为阿里巴巴合伙人,曾负责支付宝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杨伟东,近三年来,阿里巴巴任命给优酷的负责人此前都没有在文娱领域的经验。张勇内部邮件里还提及,杨伟东一年轮值期满,将继续专注于带领视频、音乐等业务发展。而据优酷内部人士透露,已经有段时间没见杨伟东出现在办公室了。

  明显的转折点是2017年年中至今,优酷的自制和采买都开始走下坡路。从选秀节目,爱奇艺制作《偶像练习生》、腾讯制作《创造101》,到综艺节目,爱奇艺制作《奇葩说》、腾讯制作《吐槽大会》乃至爱奇艺制作《中国新说唱》,均成为现象级乃至全民造星的节目。

  在二次元领域,《魔道祖师》(腾讯视频)、《狐狸之声》(爱奇艺)也获得了特定群体的追捧。

  电视剧的采买方面,在2018年,为了扩大影响力占据更多市场,优酷和腾讯视频作出了亏损80亿元的预算,爱奇艺则为30亿元。但是出爆款的机率却相差甚远。诸如《延禧攻略》(爱奇艺独播)、《无证之罪》(爱奇艺独播)、《白夜追凶》(优酷独播)、《军师联盟》(爱奇艺独播),《镇魂》(优酷独播)。

  综合来看,虽然优酷在内容上投入不菲,在以上三个领域都少有斩获,爆款内容难以与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抗衡。据自媒体“网娱观察”统计的2018年上半年以播放计,在top100网剧列表中,其中39部来自爱奇艺,31部来自腾讯视频,优酷则是21部。

  在黏性不足的视频产品中,没有稳定、持续的内容输出,直接的表现就是用户量的差距。根据艾瑞咨询最新8月份的数据,用户规模的月独立设备数上,爱奇艺以6.44亿台的规模位居第一,腾讯视频则以6.01亿台紧随其后,而优酷虽然排名第三,但4.45亿台的规模明显落后于前两名。

  其实,优酷在内容上投入不菲。据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对时间财经透露,2018年优酷世界杯版权费用高达10亿人民币,通过广告商赞助收回了8.5亿元,亏损1.5亿元。

  “优酷和央视签合同是有保密协议,我们没有办法直接透露这个数字,这是对我们合作伙伴的尊重,也是合同的条约精神。大家可以根据公布的数据,我觉得不会太离谱。”时任阿里文娱集团轮值总裁兼大优酷总裁、阿里音乐 CEO的杨伟东也曾回应过优酷世界杯版权费用传闻。

  摇摆的战略,不菲的内容投入,随之带来的是,阿里大文娱的持续亏损。阿里巴巴2018年三季度报显示,文娱板块的亏损达48.05亿元,为该板块单季最大亏损,今年前两个季度,文娱板块的亏损额分别为35.41亿元、38.02亿元。

  “这些年优酷换帅频繁,导致没有坚定目标。”胡倩说,“这一后果直接体现在优酷在内容布局上没有引导性了,掉队也就是必然的了。”

(文章来源:时间财经)

(以上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万2开户
(赠送炒股公式)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优酷“幻象”:昔日视频之王蹭王思聪热点欲重回快车道的一切教训,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