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企偿债小高峰来袭碧桂园谋发78亿港元可转股债,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房企偿债小高峰来袭碧桂园谋发78亿港元可转股债
2018-11-26

K图 02007_21

  为了应对偿债高峰的带来,连日来房企们的融资动作不断,碧桂园也在近日对旗下债务进行了一次大腾挪。

  11月22日,碧桂园宣布,全资附属公司卓见国际有限公司拟赎回本金总额为60.54亿港元的现有债券。根据公告,该笔现有债券总额为152.04亿港元,此次部分赎回并注销后,仍未偿还的部分为91.05亿港元,相当于原发行的现有债券约59%。

  为配合上述赎回动作,卓见国际将新发行一笔本金总额为78.3亿港元的可换股债券,债券按2018年12月5日起(包括该日)的未偿还本金额以年利率4.5%计息,须每半年支付一次。

  碧桂园称,本次新债券发行的估计所得款项净额约为77.52亿港元,公司拟将所得款项净额用于为购回提供资金并将任何剩余款项用于对现有的境外债务进行再融资。

  在国泰君安刘斐凡看来,借新债还旧债是房企们的常有动作,而相较于其他债券种类,碧桂园本次选择发行可换股债券,主要是因为利率相对较低。

  公告显示,这笔78.3亿港元可换股债券年利率为4.5%。另在今年1月17日,碧桂园也曾发行过一笔本金总额为156亿港元可换股债券,不计息。但碧桂园9月份发行的两笔美元票据,年利率分别为7.125%、8%;10月份发行的一笔30亿人民币公司债,票面利率为6.8%。

  相较之下,碧桂园发行可换股债券的成本明显偏低。但刘斐凡同时指出,发行可换股债券碧桂园将面临着原股东股份被摊薄的风险。

  根据初步换股价每股股份12.584港元计算,并假设按初步换股价悉数转换新债券,则新债券将可转换为622,218,690股股份,相当于碧桂园现有已发行股本约2.87%及经发行转换股份而扩大后的碧桂园已发行股本约2.79%。

  为了整体上减少或抵销新债券转换后的潜在摊薄及/或抵销发行人须就超过已转换新债券本金额作出的任何现金付款,卓见国际及碧桂园将于11月21日或前后前后与期权订约方或其各自联属公司订立买入看涨期权及卖出看涨期权。

  根据规定,买入看涨交易的协定价为每股股份12.584港元,较债券认购协议日期联交所所报股份收市价每股股份9.68港元溢价30%;卖出看涨交易的协定价约为每股股份17.908港元,较债券认购协议日期联交所所报股份收市价9.68港元溢价85%。

  据时代财经发现,从下半年开始,碧桂园的融资力度明显加大,除了本次发行可换股债券之外,碧桂园在9月份还发行了一笔4.25亿美元2022年1月到期票据、一笔5.5亿美元2024年1月到期票据,以及10月份发行了一笔30亿人民币公司债。至今,总体融资规模将近170亿人民币。

  偿债高峰期的到来,是碧桂园大力融资的主要原因。年报数据显示,于2017年12月31日,碧桂园少于一年到期的优先票据55.5亿元,银行及其他借款540.05亿元,公司债券186.57亿元。换言之,这部分共计782.12亿元人民币的债务需要在2018年内偿还。

  事实上,需要应对偿债高峰的不仅是碧桂园。亿翰统计数据显示,房企第一次偿债小高峰集中在2018年9月-2019年10月,偿还规模约3800亿元,月均偿还额280亿元。

  在行业前三强中,万科、恒大下半年至今的融资规模都达到了200亿人民币左右。另外,11月份以来,包括龙湖、阳光城新城控股、绿景中国、龙光、新世界中国、花样年、福晟、华夏幸福、美的置业等众多房企都公布了再融资方案。而在房企的融资计划中,募集资金的用途大部分都用于偿还债务。

  不过,在融资收紧的调控之下,房企们增长的不仅是融资需求,还有融资成本。据克尔瑞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9月房企平均融资成本升至6.91%,达到去年下半年以来的最高值。

  如碧桂园,今年以来共发行了两笔可换股债,1月份的不计息,而11月份的年利率4.5%。此外,碧桂园1月份发行的2.5亿美元五年期及6亿美元七年期优先票据,年利率分别为4.75%、5.125%。到了9月,碧桂园发行的4.25亿美元四年期及5.5亿美元六年期票据,年利率分别为7.125%、8%。

  恒大的融资成本上升也非常明显。今年3月,恒大曾发行5亿美元2020年到期及发行10亿美元2022年到期的优先票据,年利率分别为7%、8.25%。10月份,恒大又连发三笔优先票据,包括5.65亿美元至2020年到期、6.45亿美元至2022年到期,以及5.9亿美元至2023年到期,年利率分别为11%、13%、13.75%。

  借钱难、借钱贵、资金回笼慢、到期债务又络绎不绝,种种因素互相作用之下,导致降价促销、裁员节流成为了2018年房企们的常态。每一家房企都在想尽办法维持公司的现金流。据时代财经了解,为了节省40亿的现金股息,碧桂园就曾在10月份公布了一份以股代息的计划,股东以自愿为原则选择获取新股份或现金股息。碧桂园表示,省下来的现金将保留做营运资金。

  而房企的“苦日子”远未到头,刘斐凡向时代财经分析,对于房企来说,更大的偿债高峰会在明后两年出现,因为房企很多三年、五年等长期债务都是在2015、2016年拿地扩规模时发行的,那明后年就陆续进入偿还期。

  亿翰统计数据也显示,房企第二次偿债大高峰集中在2020年5月-2021年10月,偿债规模约8600亿元,月均偿还额480亿元。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

限时优惠:万1.8开户
(赠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