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摩拜和ofo纷纷加码 为何共享电单车市场却起不来,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滴滴、摩拜和ofo纷纷加码 为何共享电单车市场却起不来
2018-11-14

  10月29日,据新京报报道,ofo小黄车的国内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已经完成了电单车的专利申请,该专利名称为“电单车的车速控制方法、系统及电单车”,主要解决因电单车误操作而造成的车辆突然加速的问题。

  而根据商标局官网查询结果显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在2017年10月至11月期间,累计向国家商标局递交了16个电单车相关商标的注册申请,这表明其对电单车领域布局已久。

  共享单车行业整体已从爆热走向冷静期后,行业格局正趋于固化,电动共享单车的出现则给行业平添了一点变数。

  群雄并起

  如果说共享单车是解决人们最后一公里的短途出行需求,那么共享电动单车瞄准的则是3-10公里的中短途出行,比如在城市中一部分上班族在坐完地铁或公交后,依然需要走几公里的路才能达到上班地点,共享电动车就可以解决他们“最后几公里”问题。

  不过,相比于最后一公里只能靠共享单车而言,消费者在中途出行的选择是多种多样的。除了地铁公交外,还有网约车、出租车。如果不是健身考虑,愿意骑行三公里共享单车的用户应该不多。共享电单车在具备共享单车便捷性的同时更加省时省力,自行驾驶比网约车出租车成本更低。

  基于上述商业逻辑,从2016年开始,国内陆续有共享电单车产品出现,比如小鹿单车、7号单车、享骑等,它们的价格大都比网约车要便宜很多,比如享骑电单车的费用是一小时2元,其中七号电单车和享骑还上线了“虚拟停车点”功能,用户在骑行结束后,必须在指定的停车场内还车,否则将扣取调运服务费。

  这样一方面解决了乱停车的问题,同时也减轻了运维人员更换电池和维护车辆的压力。不过,要求用户将共享电单车停到指定停车场,共享单车随地可取的便捷性就不复存在,一下提高了使用门槛不少。

  除了创业公司外,出行领域的霸主滴滴也上线了共享电动单车产品-街兔,20分钟内起步价2元,超出按每10分钟1元计算。

  共享单车的领先者摩拜和ofo也瞄准了中距离出行的共享电单车领域,纷纷推出了类似于共享单车模式的无桩共享电动车。今年1月,据媒体报道,摩拜共享电单车项目率先在四川试点,现在看来ofo也正在电单车市场加速布局。

  阻碍重重

  出行巨头和创业公司的涌入,本应让共享电单车行业快速发展,但事与愿违,共享电单车不如共享单车受待见,出现了政策打压、资本冷淡、发展缓慢的局面。

  看上去共享电单车和共享单车的模式基本一致,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差别呢?罗超频道(微信ID:luochaotmt)认为,共享电单车主要受到以下因素的限制:

  1.不能完全保障用户安全。

  相对于自行车而言,电动车速度更快,操作更复杂,需要有一定经验的用户才能掌控。不过,平台不能限制不符合要求的人骑行,比如生手,平台也没有电动车驾照这样的可以审核的依据。此外,电单车在每一次使用后都不可能做到性能检查,不能保证完全没有问题,用户在骑行的时候可能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如果出现刹车故障,很容易造成安全事故。相对而言,共享单车简单很多,用户可以自行完成安全检查,而且就算有问题一般也不会有严重后果。

  数据也支撑了这一论点,据上海市交警部门统计,仅上海市因电动车交通事故的死亡率就从2015年的60%上升至2016年的88%。

  2.政策明令限制和禁止。

  2017年8月,交通运输部等十部门联合出台政策明确提出,不鼓励发展互联网租赁电动自行车,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已经明确限制、甚至禁止共享电单车发展。

  此前北京市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北京市非机动车管理条例》,该文件明确指出不发展电动自行车租赁。上海同样也发布了《上海市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指导意见(试行)》,同样认为共享电动车不利于市民交通安全,表示不鼓励共享电单车的发展。而杭州则更加严厉,直接对共享电动车采取了“封杀”的政策,去年9月,杭州宣布叫停共享电动车,并且对相关企业进行了约谈,要求它们将车辆清理并且退出杭州市场。

  电动车看上去是非机动车,事实上在一些地方管理却在向机动车看齐,正是因为此,其面临的政策壁垒要高得多。

  3.成本过高。

  共享电单车的成本主要分为制造成本和运营成本。首先,电单车造价高昂,一台车的造价通常在2000-3000元,公开资料显示,小鹿单车的成本是2000元,而租八戒为3000元,这大约是单量ofo单车成本的七倍以上。

  运营成本主要在于运维费用,比如充电、维修、保养等,即便用户的使用频次增加,共享电动单车可以收回制造成本,但运维的费用会随着用户使用频次的增加而增加。而共享电动车车费又很难做到很高,否则在出租车网约车前就会失去竞争优势,正是因为此,共享电动车盈利恐怕比共享单车还要难。

  另辟蹊径

  正是由于以上诸多限制,投资人对该领域十分谨慎。共享电动单车一开始就没有受到资本的青睐,十几家创业公司融资的总额只有3-4亿人民币,并且国内主流的VC机构几乎全部缺席。

  面对这种资本遇冷的局势,许多共享电动车产品开始了新的探索:

  渠道下沉。既然一线城市不鼓励共享电动车发展,那么就只能去非一线城市发展。从去年开始,享骑等多家共享电动单车产品就开始开拓二三线城市的市场。2017年9月,享骑在西安投放了一批新的共享电动单车,据其透露在全国的投放量已达到15万辆。

  转战B端。那些没有足够资本开拓新市场的创业公司开始转向校园、景区等封闭式场景,从C端转移到了B端的合作,比如西游电单,把目标放在了校园等封闭式场景,租八戒去年也宣布进驻了80多所高校。

  不管是渠道下沉,还是转型B端,罗超频道都认为其前景并不明朗。在二三线城市,共享单车管理和推广难度都更大,共享电动车也不例外。此外,虽然一部分产品开始主打校园等封闭场景,但应用场景十分有限,这些场景下共享电单车需求小众,市场规模有限,再加上盈利难题,共享电单车能偏安一隅就不错了。

  罗超频道认为,由于交通安全问题,目前的政策对于共享电动车处于压制状态,这是限制其发展的最大因素,再加上电单车还有相对高的成本,所以共享电动单车只会是共享单车的一个补充,作为一个小众的品类而存在,很难成为市场的主流,能够自负盈亏甚至盈利,成为一个小而美的存在是最美好的结局。

  对于滴滴、摩拜单车和ofo等出行巨头而言,他们布局共享电单车市场的心态更多是试水,如果能起来就占据了一个风口,如果不能起来也不会影响核心业务。而相对于纯共享电单车平台而言,共享出行平台本身有成熟的线下经营体系,有供应链,有用户,还有出行需求入口,优势十分明显。

  要注意的是,具有便捷、环保和经济优势的电动自行车本身市场规模十分可观,已成为越来越重要的城市交通工具。一方面越来越多城市家庭将其作为出行工具,比如很多城市家庭在拥有小轿车的同时,也会购置电动车,用于中短途通行、接送孩子上学等等;另一方面近年来兴起的外卖O2O、新零售等潮流,让各种骑士大军骑着电动车行驶于大街小巷,这也刺激了电动车市场的增长。

  数据显示目前全社会电动自行车保有量约2亿辆,2017年全年电动车总计产量3113.1万辆,累计同比增长2.3%;全年累计产销率达98.7%。前不久,国内知名的电动自行车新秀公司牛电科技正式登陆纳斯达克,开盘价8.5美元,市值达到6.43亿美元。此外知名电动自行车品牌还有雅迪、艾玛等,2017年,雅迪电动自行车销量达到400万辆,爱玛为550万辆,新日为120万辆,绿源和台铃也都超过100万辆。

  不过,长期来看,电动车更多是私人交通工具,很难做到真正的共享,共享单车依然会是最主流的城市共享出行工具。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36氪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限时优惠:万1.8开户
(赠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