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与许家印的140天:从甜蜜牵手到对簿公堂 谁是最后的赢家,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贾跃亭与许家印的140天:从甜蜜牵手到对簿公堂 谁是最后的赢家
2018-11-14

K图 300104_2

K图 00708_21

  如今,除却连续不断的诉状,FF资金已是捉襟见肘。在这场相爱相杀的缠斗里,精明的贾跃亭和强势的许家印,谁会是最后的赢家?

  140天里,贾跃亭与许家印上演了从甜蜜牵手到对簿公堂的曲折剧情。

  2017年年底,FF在陷入破产境地时获得神秘资金驰援。今年6月25日,这笔资金背后的大佬现身——恒大健康正式发公告称,以67.5亿港元收购了投资FF的香港时颖公司,从而间接持有FF45%股份。“白马骑士”许家印正式成为FF的真正控制人。

  谁知道,挡在贾跃亭造车路上的对赌协议、控制权等问题,让贾老板与许老板正式撕破脸皮。在几次过招之后,战火再度升级。11月13日,FF发布公告称已于12日再次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要求解除恒大健康对FF的资产抵押权。

  在此过程中,“国民老公”王思聪也来添把火。普思资本以乐视体育违约侵害股东利益为由,要求裁决乐视体育赔偿经济损失9785.16万元。

  如今,除却连续不断的诉状,FF资金已是捉襟见肘。在这场相爱相杀的缠斗里,精明的贾跃亭和强势的许家印,谁会是最后的赢家?

  空降救命金

  在乐视债务危机一地鸡毛时,2017年7月,信用耗尽的贾跃亭选择避走美国,那是他实现梦想的最后领地。

  贾跃亭落脚美国3个月后,FF上演“分手大戏”,负责供应链的高级副总裁Tom Wessner、品牌负责人Pontus Fonateus等高管先后离职。与此同时,FF陷入破产境地。

  就在这时,贾跃亭收到救命钱。2017年年底,FF获得鲜为人知的香港时颖公司的投资。2018年6月,时颖公司背后神秘金主正式露出真身。6月25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

  Smart King由时颖公司与以贾跃亭为代表的FF原股东合资成立。按照协议约定,恒大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

  交易完成后,许家印成为FF的真正控制人。由于笼罩在“贾跃亭”名字的阴影下,FF一直被大众看作“PPT造车”,昔日首富许家印的入股惹得外界一片哗然。

  但事实上,在贾跃亭掌控FF之前,FF便有相对硬气的实力:其创始人是特斯拉的元老之一谢家鹏博士,负责技术研发的则是出走特斯拉、通用汽车等公司的工程师。许老板入股的野心,或许是为房地产的多元跨界做准备,转战新能源汽车领域大干一场。6月26日,恒大健康股价大涨8.46%,报价5港元。

  贾跃亭虽不再是FF的大股东,但仍继续担任公司CEO一职。更为重要的是,他享有控制权,这对贾跃亭极为重要。FF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公司的主导权采用AB股形式,确保贾跃亭拥有对FF绝对的控制权。贾跃亭持有FF33%的股份,但一股拥有10票的投票权;投资人(恒大集团)持有FF45%的股份,但一股仅有一票的投票权。

  在之后的内部讲话中,贾跃亭也坦言:“AB股模式是我们谈判的基础,这是真正让FF达成产业变革的前提,也会保证FF的愿景和梦想不会扭曲。恒大一口答应我的条件,并且很快就达成了融资协议。”

  贾跃亭与许家印开始了短暂的蜜月。随着时颖公司第一笔8亿美元的投资金额到账,FF似乎柳暗花明:偿还拖欠的供货商和工程商款项,改造加州汉福德工厂,招聘研发人员,甚至高薪从特斯拉等公司挖人。

  7月13日,许家印去往位于洛杉矶的FF总部视察,贾跃亭全程陪同。8月29日,FF在美国进行预量产车下线。当时的报道称,作为FF的首款高端车型,FF91的百公里加速时间为2.39秒,最高续航里程700公里,并搭载30多个智慧感测器和智能升降3D镭射雷达,拥有无人自动泊车、面部识别、无缝进入系统等先进技术。

  事实上,恒大集团与FF的投资协议暗藏玄机。据腾讯《深网》报道,如若贾跃亭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顺利交付FF第一批车辆,即视为违约,贾跃亭将丧失10倍投票权,失去对公司的控制。

  而面对量产任务,贾跃亭应该压力不小。多位汽车领域的业内人士在媒体的采访中表示不看好FF的量产目标。其中一位新创车企的创始人直言:“FF什么都没有,2018年底量产不可能,明年底都不可能。”

  但为了给FF续命,贾跃亭还是勉强同意了上述对赌协议。

  争夺控制权

  在许家印飞往洛杉矶视察FF前后,恒大主动提出与FF签订一份“补充协议”:恒大同意在原合约约定日期之前,进一步向FF提供资金保障,包括在2018年内支付剩余12亿美元中的5亿。正是这份补充协议,为日后双方种种矛盾埋下隐患。

  在签订补充协议后,恒大委派高管管理FF中国。FF研发总负责人Mattias表示,恒大所派驻的高管不仅随意拖欠员工工资、强制员工更换城市,固定薪水减半而另一半则取决于月度绩效考核。“恒大正在用传统地产企业的一套不尊重人性、扼杀创造力的管理制度套用在FF中国公司。他们的月度绩效考核、摄像头监控等措施把研发技术人员当作房地产销售来考核。他们完全不懂如何运营一家互联网背景的高科技车企。”

  但当时的贾跃亭还是选择忍过去了。直到9月3日,恒大集团委派高管到美国与贾跃亭就管理权问题进行谈判,贾老板被要求辞去CEO职位。

  一个月后,贾跃亭决定反击,将昔日“驰援者”许家印踢出局。10月3日,他率先利用其在FF母公司Sm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力,以Smart King的名义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发起公开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贾老板不想再忍了。

  “在融资谈判时,我只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绝不能出让公司控制权,其他的股权和经济利益我都可以作出让步,这是FF的生命线。”当地时间11月12日,贾跃亭在FF美国战略发布会上解释了与恒大翻脸的原因。此外,贾老板也觉得贱卖了公司股份,“我们做出了巨大的让步和妥协,估值也给出了极大的优惠,我们提前把45%的股权全部转让给恒大,而FF只获得了8亿美元的资金,相当于20亿美元的交易对价”。

  贾跃亭给了外界一个意外,合作伙伴恒大健康或许也一时未缓过神来。4天后,也就是10月7日晚,恒大健康的公告才姗姗来迟。恒大表示:贾跃亭半年便耗尽恒大第一笔投资金额8亿美元,又向恒大提出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时颖已经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责任,而Smart King提出仲裁严重伤害了时颖及其股东的权益。“时颖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时颖在相关协议下持续享有的权利,以保障本公司及其股东的利益。”

  10月8日,FF就之前的“补充协议”较劲,回应称:FF解除所有协议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恒大未能实现其意图,继而拒绝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资金。这是最基本,最常识性的公平问题——恒大不应该一方面拒绝支付资金,另一方面享受补充协议生效后的权益,包括接管FF中国的大部分经营管理权。

  10月25日,撕破脸的双方得到了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判决。有意思的是,双方都声称自己“胜利”了。

  恒大健康第一时间发布公告称,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否决了贾跃亭提出的彻底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的要求,并否决了贾跃亭临时提出要进一步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的新要求。否决了贾跃亭的两大要求,恒大觉得自己是获胜方。这一天,恒大健康股价大涨逾10%。

  FF也觉得自己没有输,其发布官方声明称,“申请紧急仲裁全面获胜,正式开放全球融资。”既然拿到了自己想要的全球开放融资权、保住了控制权,贾跃亭也觉得自己胜利了。不过,这个融资权是有条件的——FF面向全球的融资,恒大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且对外融资而不得超过5亿美元。

  但香港国际仲裁庭已判要求恒大赔付FF 600万港元的诉讼费,又让对簿公堂的双方有了各自的解释。FF发布声明称,恒大支付600万港元是败诉方法律义务。而据36氪报道,接近恒大的人士表示,鉴于FF及贾跃亭在严正声明中偷换概念、混淆视听、误导公众,目前恒大内部正在与律师团队研究,考虑对FF及贾跃亭提起诉讼。

  绝境求生术

  由于恒大拒付余下的款项,FF91量产停顿。断粮后的贾跃亭也不得不采取措施度过难关。

  10月31日,贾跃亭向员工们发布内部邮件,称从当周起,FF全体员工的年薪降低20%,同时还“不得不采取裁员行动”。“初步计划保留500到600人,每人月薪均为加州最低月薪,税前约4600美元,即年薪5万美元左右。”一位FF内部人士对腾讯《棱镜》表示。而之前FF的员工当中,不乏年薪二十万美元左右的工程师和年薪数十万美元的高管。

  雪上加霜的是,FF三位联合创始人之一尼克·桑普森也于10月30日辞职。目前,FF三位联合创始人仅剩贾跃亭一人。

  为了显得与员工共度时艰,贾跃亭自曝将只领取1美元年薪。与此同时,FF员工抱团在网上发起众筹自救计划,以期帮助有需要的员工及其家庭。据悉,该计划目前已经募资1.7万美元。不过此事尚未得到FF方面的证实。

  而对于许家印而言,也许是被FF伤了心,他将跨界新能源汽车梦的目标换为了广汇集团。11月6日晚间,广汇集团发布公告称,恒大将斥资144.9亿元入股广汇集团,正式成为其第二大股东,78亿元增资款已入账。

  但双方的缠斗并未就此宣告终结。距离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判决仅13天,恒大率先开始了自己的新一轮反击。

  11月7日,恒大健康表示,由于贾跃亭强行赶走恒大委派的出纳员,阻止恒大财务人员进场进行财务审查、了解FF的财务状况,公司已向贾跃亭及合资公司发起两项诉讼,要求他们切实履行合作协议。

  公告显示,按照股东协议,恒大有权进行财务审查并向合资公司Smart King委派出纳员,同时约定如果出纳员7天不签字即视为同意付款。但这份协议潜在的危险在于:只要贾跃亭赶走出纳员,任何资金支付都可以在7天后自动付款。即使贾跃亭要挪用资金,大股东也无从防范。

  对此,FF则回应称,“恒大拒绝付款跟赶走出纳是两码事。FF是因为恒大违约拒绝付款,导致协议失效,所以在香港提交仲裁,然后再让出纳离开。这里有个先后顺序。”

  而据第一财经的报道,接近双方交易的知情人士透露,贾跃亭隐瞒了其违反外汇管理条例、FF中国外汇账户被冻结的情况,且不断被中国有关方面列入失信人员名单,是双方合作难以维系下去的根源。恒大方面据此认为FF并未达到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也就没有提前支付的义务。

  针对恒大健康发布的“恒大无法知悉FF财务状况”,FF则表示:“恒大事实上对FF财务状态和资金规划自始至终了如指掌。尽管恒大健康违约而导致FF出现暂时的现金流困难,但生产、研发、供应链等部门的核心团队仍然在推动FF91的量产及测试验证工作。对此,FF会保留进一步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

  至于恒大提到的8亿美元去哪里了?11月12日,贾跃亭在FF美国战略发布会上揭开了谜底:“实际上这8亿美元的去向,其中只有4亿美元用于FF91的量产交付和下一代产品研发,约1亿多美元用于支付供应商前期费用,2亿多美元应恒大要求用于FF中国业务及南沙的土地开发项目与建设,而且他们多次承诺归还这两亿美元用于FF91的量产。”

  显然,贾跃亭是对许家印彻底死心了。11月12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Smart King再次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紧急申请,要求剥夺时颖的资产抵押权,尽管此前紧急仲裁员已驳回该申请。而为了稳定军心,贾跃亭还宣布将推行“合伙人制度”,准备拿出个人股权的64%用于员工激励。

  有意思的是,好命的贾老板总有贵人相助。前不久,沙特主权基金投资了贾跃亭曾参股的电动汽车品牌Lucid Motors10亿美元;11月13日,电动汽车区块链公司EVAIO也在推特上宣布已与贾跃亭方面进行了洽谈,将通过STO方式在3年内投资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2亿元)。

  但这一次,强势的许老板会给贾老板翻身的机会吗?

(文章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万2开户
(赠送炒股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