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快递十年:从桐庐山村到市值2000亿元 他们是双11最大赢家,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中国快递十年:从桐庐山村到市值2000亿元 他们是双11最大赢家
2018-11-12

  如今的民营快递走完一个轮回:从顺丰不敢开窗的“老鼠仓”,到不需人工的关灯仓库;从聂氏兄弟走出大山,到快递员把包裹送达村民。民营快递的发展,几乎伴随了中国整个数字经济的进程。而这一切,都始于一个小山村。

  又是一年双11。今年11月11日到16日期间,据国家邮政局统计,快递业务量将超过18.7亿件。另有预测称,2018年中国快递业务量将超过500亿件,占全球市场份额超过一半。

  这一切都始于十年前的夜晚,民营快递业翻开新篇章,许多人的生命被彻底改变。

  聂腾云就是其中一位。三十年前,他和哥哥创办了申通,自己又创办了韵达。桐庐帮自此走出山村,蔓延到全国各地。2005年,圆通的老板找到马云,开启电商-快递合作时代。2009年第一次双11,快递量翻了10倍,桐庐帮老板们脱下布衣,开始另一种人生。

  如今,民营快递走完一个轮回:从顺丰不敢开窗的“老鼠仓”,到不需人工的关灯仓库;从聂氏兄弟走出大山,到快递员把包裹送达村民。民营快递的发展,几乎伴随了中国整个数字经济的进程。而这一切,都始于一个小山村。

  中国快递出桐庐

  中国快递出桐庐,这句话一点都不过分。

  桐庐人能走,尤其是夏塘村,四面环山,走到县城要白天走到黑夜。夏塘也穷,地是梯田,瘟得种不出粮食,一年到头连国家发的布票都用不完。聂腾飞就出生于此,每天上学时,他要跟弟弟走5公里山路,轮流背着对方。

  聂腾飞想翻身,他先是在印染厂打工,闲暇时就蹬三轮给人送面包。三轮是一个沈姓老伯的,后来老伯年迈,把三轮送给了他,跟他说三轮运货得去工商局登记。登记用个什么名字好呢?他感念老伯之恩,把沈变成神,给公司起名神通。

  后来神通变成盛彤,又变成申通。整个中国的快递老板,几乎都跟聂腾飞打过照面。

  1992年邓小平南巡后,外贸公司春雷涌动。报关单往来于沪杭间,走EMS要三天,而聂腾飞坐火车人肉送过去,詹际盛接站后送往市区,只要1天时间,一单能赚70元。二人由此创立了申通。在广东顺德,王卫也发现了商机,在深港间运送文件,取名顺丰。

  不同的是,顺丰是一家地道的港资公司。王卫父母从大陆移居香港,他又回到大陆。在后来,桐庐帮为了争抢地盘,快递车后藏铁棒,随时准备血溅三尺时,王卫走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路线。

  从这个小山村,桐庐帮渐渐走遍全国。聂腾飞发现,外贸繁荣莫过于上海,1994年就派妻子陈小英的哥哥陈德军接管了上海业务。被排挤走詹际盛创办了天天。5年后,聂腾飞意外因车祸去世,妻子陈小英兄妹俩接管了申通。聂腾飞的弟弟聂腾云,则离开申通创办了韵达。2000年,在申通做财务的张小娟,也是陈德军的小学同学,说服自己的丈夫创办了圆通。2002年,跟他们一起长大的赖海松创办了中通。

  如今看着热闹,但当时民营快递发展并不顺利。2006年以前,邮政系统政企没分离,EMS天天出去扫荡民营快递。桐庐帮在上海的快递点,不敢挂招牌,收发件都要约定接头暗号,如同黑帮片。在深圳,顺丰则被人叫做“老鼠会”,因为他们的仓库藏在小卖铺后面,几百平米常年不敢开窗。

  在街上,快递车一见邮政检查,一脚油门就跑。出事故的数不胜数。

  然而打压之下,快递业也在发展壮大。2000年,中国就有几千家民营快递公司,其中以桐庐帮最为繁盛。桐庐人能吃苦,肯抱团,这边查快递,那边就开始重新收发。桐庐帮价格也低,愿为客户低头倒水,有服务业的样子。在上海,桐庐帮渐渐压垮了本地对手,还干掉了北上的dds,开始向北京挺进。

  2006年,邮政系统政企分离,不再围剿民营快递。2009年,新《邮政法》实施,赋予了民营快递合法身份。从这时起,桐庐帮才算是变换了身份,不再是光脚见不得光的人。有记载说,2008年的春节,邮政总局局长找申通的陈德军谈话,说:你们春节就不要放假了,影响民生。陈德军这才觉得,快递的好日子来了。

  然而民营快递的腾飞,其实还是始于跟马云合作。桐庐帮体量暴涨,成为全国性的大公司,并纷纷上市。然而他们也没想到,这么一帮光脚天不怕地不怕的山里人,竟会有一天在跟马云的对仗中败于下风。

  谁成就了谁?

  2005年,圆通老板渝渭蛟去找马云谈合作。彼时,圆通成立5年,淘宝才成立2年,渝渭蛟以为没什么难的。结果马云一开口,就把全国件的价格砍到8元,而桐庐帮通常的价格是18元,EMS则是22元。

  渝渭蛟一咬牙,答应了。同乡人纷纷骂他,觉得他砸同行饭碗。然而自合作起,圆通的日业务量飙升2000单。眼见圆通后来居上,申通的陈德军带领同行也去拜访淘宝创始人孙彤宇,提出共建一套物流推荐系统。这套系统在2007年上线。

  自此,三通一达和汇通、天天等都接入淘宝。民营快递终于找到长长的坡,三年后,淘宝的每日单量将涨到28万每天,支撑起快递业的绝大部分需求。

  这一新格局迅速压垮了合作外的快递。后来,宅急送的老板陈东升说过,“四通一达是由于淘宝崛起,是马云的崛起。我们不是没有看到电商的机会,但宅急送是直营体系,成本打不过加盟体系。我们尝试过电商模式,但每月亏100多万,又退了回来。”

  在直营阵营,唯一的幸存者是顺丰。2003年非典时,顺丰就趁航空业萎靡,开始尝试包机运输。2009年金融危机,顺丰却逆势成立航空公司,自己买飞机做货运。自始至终,顺丰都坚守中高端市场,没有加入通达系在淘宝内的厮杀。

  2017年顺丰上市时,有传言说“王卫是马云最佩服的人”。其实想想也知道,马云为何不会说这样的话。

  阿里阵营之外,2007年,京东则开始自建物流。刘强东在董事会上说,要花10亿美元,而京东一年营收当时才5亿元。投资人请他先做预算,马云也说,“十年后你得聘100万员工来配送,光管100万人就把你压死!千万别碰京东。”为此,刘马二人还爆发了口水战。

  在阿里阵营,三通一达也开始跟不上步伐。2009年,张勇策划了双十一,一天交易额5200万元。第二年,交易额飙升到9.36亿元,包裹超过1000万件,“物流开始有疼痛感”。分拣好的还没运走,新的又蜂拥而至,快递点开始爆仓,彻底瘫痪。人们收不到件,就退货,三通一达反而成为拖累。

  为解决这一问题,2013年菜鸟物流成立。马云借力第三方物流,希望建起社会化的物流平台,在全国实现24小时送达。原本三通一达是彻底的C2C生意,然而如今接触客户的许多权力,被收归菜鸟。他们和阿里的力量平衡开始反转。

  2016年,证监会为快递企业开绿灯,圆通、申通、韵达纷纷递交申请,借壳上市。中通则在美国上市。如今,三通一达的总市值1959.49亿元,几乎跟京东相当。

  然而谁也没想到,桐庐帮老板们等来的是一顿痛骂。2017年的智慧物流大会上,除了王卫,四通一达老板皆捧场。马云却说,我没觉得上市跟不上市有什么区别,不在技术上投入没出息,市场份额不代表利润。媒体纷纷以“马云训话桐庐帮”为标题做了报道。

  2017年,申通使用的分拣机器人视频曝光:橙黄色的AVG机器人载着快件,在空无一人的偌大仓库中行进。人们猛然发现,通达系在技术投入上颇下本钱:转运中心、自动化分拣、航空运输、IT系统……没有马云,桐庐帮也许还是那个光脚走遍天下的野路子帮会。

  今年双十一前,优酷资讯中心出品的纪录片《极限送达》讲述了这段历史。马云所说的“1天1亿个包裹”,在2017年就已经实现。节目组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采访调研中他们发现,如今即使是边陲山村,快递员也能把包裹送到门口,这是过去无法想象的,也是非菜鸟这样的大平台无法实现的。

  曾经,俄罗斯人买一件中国的羽绒服,需要在夏天付款。曾经,偏远山区的村民买一个电饭煲,要像聂腾飞那样走5公里山路。如今中国快递业完成了一个轮回:每一个快递员拿上包裹时,菜鸟网络就已经算好最佳路线。在消费者看不到的无窗仓库里,全自动机器人正载着包裹奔波,一如顺丰当年的“老鼠仓”。中国快递兜兜转转十余年,伴电商腾飞又走回原点,完成了一个绝无仅有的奇迹。

(文章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万2开户
(赠送炒股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