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记者直击泉港碳九泄漏区:比“味道”更让村民担心的是“未知”,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每经记者直击泉港碳九泄漏区:比“味道”更让村民担心的是“未知”
2018-11-10

  每经记者张晓庆特约记者檀越每经编辑陈俊杰

  11月9日,12时30分左右,福建泉州泉港医院住院部5楼呼吸科。肖某辉(化名)妻子的脸上挂着疲惫和忧虑。

  她感觉自己很倒霉,她的丈夫肖某辉是此番泉州碳九泄漏事件中,疑是接触碳九而唯一被送进ICU的患者。泄漏发生5天后,她还在等待比较明确的说法,此次肺吸入对于丈夫肖某辉的身体会有什么影响?他们投入了近百万的渔排如何获得补偿,这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根本。

  她的渔排就在离医院11公里外的肖厝村,这里是此次泄漏事件的重灾区。一部分村民来到东港石油化工实业有限公司,坐在靠保安室的小门外;另一部分村民则逗留在码头上。他们都在等待,等待这件事情尽快有一个结果。

  视频:患者疑似接触泄漏碳九住进ICU,其妻发声:望继续关注患者身体状况

  餐饮店几乎不见时新海鲜

  泉港市区东北方向沿着海湾一路驾驶20分钟即到了肖厝村。一樽精致的石制仿古骑楼立在滨海东路旁,高达十余米,彰显这个村庄的富裕。

  这个常驻人口接近一万的村庄,以海为生,超过80%的村民从事近海捕捞、海上养殖以及海产品的批发和零售。

  从地图上看,肖厝村位于泉港区南埔镇的东北海角,东与“泉州市十佳魅力乡村”——惠屿村隔海相望,西南边与沙格村、先锋村接壤,南面紧靠后龙镇上西村,北与莆田秀屿港隔海相望,是个三面环海一面依山的著名渔村小半岛。

  13:00,村里的主街道行人稀少。一家名为“欢众”的餐饭店半掩着大门,老板听闻响动后,探出头来。

  冰柜食材所剩不多,几乎不见时新的海鲜。老板苦笑道,这几天菜市场的海鲜摊点都空了,海鲜没人敢买。“下锅的料都没有了,周边的餐馆都已经关门了。”

  学校照常上课。但是有一些家长不愿意将孩子送到学校,而是将他们送到外面去旅游了。这位小吃店的老板说:“我老婆这几天都一直有头晕情况,晚上总是睡不好。”

  村民以嗅觉判断环境安全与否

  肖良清,肖厝村村民,他指着远处的码头说,这里离出事地点只有一公里,“4号凌晨3点多,我是被呛醒的,昨天(11月8日)还能闻到刺鼻的味道,估计是昨天有太阳。”

  “今天吹了东北风,估计往下方向去了。”他有些轻松地说。在肖厝海船码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并没有感受到刺鼻的气味。村民三三两两在码头石栏处落座,基本上没有人戴口罩。

  泉州市环境监测站8日晚间发布的通报显示,对东港石化周边空气中碳九特征污染物的VOCs含量进行跟踪监测,8日监测结果为:上西村(11时)0.1024mg/立方米,峰前村(12时)0.1818mg/立方米,肖厝村(11时)0.4220mg/立方米,下午转为西南风,肖厝村(14时)数据为0.1490mg/立方米(VOCs厂界限值为不超过4.0mg/立方米)。

  但村民们有自己的看法,空气中的臭味重不重,成为他们感受环境安不安全的直观指标。

  杭州谱育科技的刘剑平,为当地空气监测站提供技术和咨询服务,他告诉记者,其实人体的嗅阈值为35微克/立方米,一毫克(mg)等于1000微克。

  托举渔排的泡沫被溶解了

  从肖厝码头向南看,数百米之处即为泄漏事件的主体东港石化的专用码头。

  码头的身后是居民区,面对的是一条狭长的岛屿,数千个网箱组成的渔排散落在大陆与岛屿夹缝的小海峡间。

  肖厉兴,这位有着福建农林大学环境资源专业背景的大学生,同时是此次泄漏事件的亲历者之一。他家在出事海域经营着较大的渔排。

  4日凌晨3点左右,渔民陆陆续续往渔排走,准备捞鱼去卖,闻到异味,大家不以为然,因为炼油厂就在旁边。不到4点,油开始从东港那个码头飘过来,大家就警觉了,肖厉兴说,“奇怪,什么时候这么多油,是不是哪里漏油了!”

  “完蛋了,4点钟的时候,我爸就发现渔排往下沉,(托举渔排的)泡沫越变越小,叫了我妈,我妈看了之后就叫了我。我是5点12分到渔排看,那时候天稍微有点亮了,整个海面漂着油渍,跟柴油的味道不一样。后面泡沫越来越往下沉了,觉得不对劲。”肖厉兴对记者说,“5点45分,打了环保局的电话,表示已经很多人投诉反映了,那时候其他地区也有异味……”

  视频:每经记者随船直击泉港碳九泄漏海域:现场人员仍在加紧清理

  最大的担心是“未知”

  肖厝村海船码头。村民三三两两倚靠在码头的石栏处,看着清污船来了又去。有一条海监标识的船只驶入渔排密集的区域,村民说,船上的领导来检查工作。

  根据泉州市政府新闻办8日通报,截至8日15时,共出动船舶400多艘次、人员2500多人次、吸油毡732袋、清油剂70桶开展油污吸附,受影响海域漂浮的油污已基本完成清理;继续出动船舶和人员对岸边、渔排等随潮水起落的残留油污进行吸附,(截至当时)此项工作仍在继续。

  9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乘上渔民的“电机船”行进在受创严重的渔排区域,还能闻到刺鼻的气味。踏入一家渔民的渔排,看见了被腐蚀的泡沫和翻着白肚的鱼类。在渔排边缘,一些黄黄的粘稠状液体也清晰可见。

  有着一点化学基础的肖厉兴,持续从他的老师和学长那里打听关于碳九的知识,他也会在一些知识类网站上去查相关的分析。他认为,剩下残留的少量碳九没有很好的处理办法,只能等待自然降解。所以,要等到此事的后遗症完全消失,尚需一些时日。周边的居民可能在一周的时间里都能闻到明显的气味。

  由于碳九是一种良溶剂,而渔民所用的一些浮子、泡沫乃至渔网,都是由有机物构成,经过浸泡之后,这些设备会发生腐蚀,而腐蚀之后的副产物,也可能会对海洋造成污染。

  那碳九这种物质的危害会持续多久,用什么办法才能有效治理,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肖某辉的妻子很难闲得下来,记者一拨接着一拨,她有些吃不消。当主治医生再次到来时,她还是想要从医生口中得知丈夫的肺里吸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她显然没能获得满意的答复。

  “今天早上还呕吐头晕。这个东西吸入肺里,不知以后会怎样。”她喃喃自语。

限时优惠:万1.8开户
(赠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