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业资本百亿投资或遇“萝卜章” 交易方实控人失联,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华业资本百亿投资或遇“萝卜章” 交易方实控人失联
2018-10-28

K图 600240_1

  10月25日,受百亿债权投资或难追回影响,北京华业资本控股股份有限公司(600240.SH,以下简称“华业资本”)发布公告,董事会决定将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及其他主要负责人共10人停薪1年,10名高管总的税前年薪967.5万元。

  截至10月22日,华业资本子公司应收账款逾期已达14.22亿元,一个月内,逾期未能收回的应收账款从8.88亿元升至14.22亿元。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此前主业为房地产的华业资本在3年前宣布战略转型,大力投资医疗供应链金融,借以进军医疗产业,其实质是收购关联方对三甲医院的应收账款债权,债权到期后医院将全额负债还给华业资本,由此产生利润空间。

  公告显示,3年来,华业资本从公司二股东李仕林控制的重庆恒韵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韵医药”)处收购的医院应收账款总量实际达到101.89亿元。直到今年9月份子公司应收账款业务被曝出逾期,公司追偿债务时才发现,部分债权合同被盖了假章,目前潜在可能逾期难收回债务最高或达百亿元。

  《中国经营报》记者多次发采访函、致电华业资本以及控股股东华业发展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业发展”),华业发展方面称“我们不会接受任何采访”,华业资本则未予回复。而恒韵医药实控人——重庆女商人李仕林据称已失去联系,记者未能联系采访。

  转型医疗产业

  华业资本原为一家中小型房地产企业,公司于2003年在上交所上市。2015年,公司更名为华业资本,开始涉猎医疗产业。

  2015年1月,华业资本支付现金21.5亿元收购重庆捷尔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尔医疗”)100%股权借以进军医疗产业。据了解,捷尔医疗实控人为李仕林,主营业务包括医药商业和医疗服务,主要定位于重庆西南医院、重庆大坪医院、重庆新桥医院等重庆三甲医院中的第一梯队医院,且已经形成了较为稳固的供应规模和供应渠道。

  华业资本发布的公告显示,捷尔医疗评估基准日总资产账面价值为9.05亿元,总负债账面价值为2.72亿元,净资产账面价值为6.33亿元。收益法评估后的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为18.15亿元,评估增值率186.64%。

  据了解,捷尔医疗2012年、2013年、2014年1~11月,营业收入分别为1.28亿元、1.72亿元、1.8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586.67万元、7079.83万元、6343.17万元。虽然捷尔医疗营业规模和利润不算突出,但此次交易额却高达21.5亿元。

  根据《业绩承诺及补偿协议》,重组标的捷尔医疗于2015年至2020年承诺实现的净利润合计为18.47亿元。同时自2015年6月起3年内,实控人李仕林还将向捷尔医疗逐步注入旗下控制的其他医疗资产。2015 年10 月,华业资本新增3名董事,皆来自李仕林旗下控制的医疗、金融企业。

  收购完成后,华业资本开始开展医疗金融业务。2015年7月和8月,华业资本开展的最早两笔医疗金融业务,交易对象分别是重庆慈恩健康咨询有限公司和恒韵医药,交易金额分别为8.01亿元和7.06亿元。所谓的医疗金融业务,即华业资本通过资产管理计划和参与合伙企业投资医疗供应链金融。实际上是华业资本通过子公司北京国锐民合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锐民合”)、西藏华烁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华烁”)与金融机构合作,设立资产管理计划、信托计划等金融产品,以一定折扣提前支付供应商对三甲医院销售药品、设备、耗材而产生的应收账款,在到期日,医院按照应收账款原值归还资金,公司由此获得收益。

  在华业资本《关于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2018年半年度报告事后审核问询函的回复公告》中记者查到,持有期在8至23个月的此类供应链金融业务已到期项目的年化收益率,从15%到70.86%不等,普遍都在20%以上。较高的收益促使华业资本在这块业务投入的力度越来越大。

  在将旗下捷尔医疗作价21.5亿元卖给华业资本后,重庆女商人李仕林并未满足,反而“贴钱”一跃成为华业资本的二股东。据了解,2016年7月29日,华业资本股东华保宏实业(西藏)有限公司向李仕林控制的3家医疗公司重庆玖威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玖威医疗”)、重庆满垚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满垚医疗”)、重庆禄垚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禄垚医疗”)转让全部直接持有的15.33%股权,作价11.3元/股,交易金额24.67亿元。由此,李仕林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仅次于持股22.7%的华业发展。

  随后,华业资本开始逐步获取李仕林实际控制的恒韵医药应收账款债权,据华业资本披露,2018年公司共分8次收购恒韵医药对医院享有的应收账款债权,支付恒韵医药23.96亿元,买回来28.92亿元应收账款债权,这些收购均构成关联交易。

  百亿债权合同涉“萝卜章”?

  财务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7年,华业资本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7.93亿元、27.51亿元、46.81亿元、52.03亿元、38.6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973亿元、4.104亿元、8.792亿元、12.14亿元、9.953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4.973亿元、4.104亿元、8.792亿元、12.14亿元、9.953亿元。

  其中,投资收益分别为4.30万元、8640万元、4.970亿元、8.969亿元、6.581亿元。可见,近3年投资收益对利润贡献颇大,主要是收购应收账款债权产生的收益。半年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华业资本债权投资业务实现收益5.04 亿元,占公司上半年归母净利润的51.43%,成为公司主要利润来源。

  不过,此类债权投资业务亦存在资金成本高、回款周期长等风险。在国家加大力度防控金融风险的背景下,金融机构已开始严控杠杆比例。自2017年12月起,华业资本除与信托合作投资信托产品购买少量应收账款债权外,重新开始以自有资金直接购买应收账款债权,公司未再与金融机构合作使用高倍杠杆购买应收账款债权,导致公司供应链金融业务投资规模与投资回报率出现大幅下降。

  9月26日,华业资本发布公告,子公司西藏华烁收到北京景太龙城投资管理中心(以下简称“景太龙城”)通知,西藏华烁通过景太龙城投资的应收账款出现逾期,并触发西藏华烁履行差额补足义务。

  公告显示,截至9月25日,华业资本子公司应收账款业务累计出现逾期未回款的金额为8.88亿元,占公司2017年底经审计净资产的13.06%。若相关款项全部无法收回,公司将发生超过2017年末净资产10%的财产损失。华业资本因此成立临时债务追偿小组,董事兼总经理燕飞担任组长,聘请律师、会计师等专业机构参与,尽全力追回应收账款。

  随后,上交所对华业资本发布问询函,要求公司核实是否存在利用相关业务向关联方拆借资金的情形;同时要求披露二股东李仕林控制的恒韵医药在本次公司到期未收回应收账款中所占比例,要求董事会核实与李仕林已发生和拟发生的关联交易。

  9月28日,华业资本发布《关于公司债务追偿小组工作进展的公告》,正是这则公告,将“萝卜章”一事带了出来。公告称,公司委派律师对债务人(陆军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附属医院)进行了现场走访,向债务人的相关部门出示了恒韵医药与公司及公司子公司签署的《债权转让协议》《应收账款债权确认书》及债务人(陆军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附属医院)出具的《确认回执》,债务人的工作人员否认存在《债权转让协议》中列示的债务,相关文件上公章系伪造的,确认上述债务并不真实,并向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经侦大队报案。

  近一个月后,10月24日,华业资本再次发布公告,子公司西藏华烁通过景太龙城投资的应收账款出现逾期,景太龙城未能在债权到期日收回标的债权项下全部应收账款共计14.22亿元,其中包括西藏华烁投资的劣后级本金3.79亿元及收益。

  截至10月24日,华业资本投资的未到期应收账款债权中:以自有资金购买的应收账款债权规模约为27亿元;公司参与认购应收账款优先级和劣后级金融产品规模约为33亿元;其他金融机构认购应收账款优先级金融产品金额约为37亿元。

  目前,华业资本正在聘请律师根据已签署的《投资协议》《差额补充协议》《担保协议》等内容进行专业法律分析及评估,判断公司是否需要对其他金融机构认购的优先级份额提供差额补足义务及担保责任。

  连锁反应

  受百亿债权“萝卜章”事件影响,华业资本股价从9月最高点(9月10日)的8.38元,截至10月25日已经跌至3元,一个多月来跌幅超过63%。期间有两次股价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已累计达到 20%。

  值得注意的是,在华业资本的前十大股东中,亦有国家队的身影: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持有2220.19万股,为第七大股东;中央汇金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持有1628.45万股,为第九大股东;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持有3024.94万股,为第六大股东;兴全睿众资产旗下的两个资产管理计划分别为第八、第十大股东。

  同时,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将华业资本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级下调至BBB-级,将“15 华业债”债项信用等级由AA级下调至BBB-级,并继续将华业资本主体列入可能下调信用等级的评级观察名单。

  此外,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将华业资本和子公司北京君合百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君合”)告到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要求立即偿还借款本金5.98亿元,并对财产拍卖和变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对华业资本质押的西藏华烁100%股权享有优先受偿权。民生银行亦因信托纠纷将西藏华烁、华业资本、华业发展以及北京君合告上法庭。10月24日华业资本收到的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来的(2018)京02民初301号《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等法律文书显示,西藏华烁需立即返还民生银行欠款约2.02亿元,其余三家被告需连带偿还民生银行上述欠款及利息。

  为了筹措资金,10月9日,华业资本发布公告,控股股东华业发展将其持有的1055.50万股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质押给国元证券,用于办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补充质押业务。此时,华业发展所持有的华业资本股份已经被全部质押。

  而回看涉嫌伪造债权关系的恒韵医药,根据华业资本披露的信息,该公司2017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8.05亿元,净利润2947万元。2018年1~6月实现营业收入4.18亿元,净利润91万元。2014年11月恒韵医药将其所拥有的全部医疗器械、设备及耗材代理业务,包括但不限于相关代理业务之代理权、所涉人员、财产转移给捷尔医疗。以恒韵医药如此规模的公司为何会有三甲医院百亿应收账款债权也成为了业界关注的焦点,记者多次联系恒韵医药方面,但均未收到回复。

  华业资本方面披露,目前公司仍未与恒韵医药实控人李仕林取得联系。裁判文书网今年7月31日的一份判决书显示,李仕林已通过一位叫周歆焱的男士,将旗下子公司重庆满壵医疗科技有限公司、重庆满壵医疗科技有限公司、重庆禄壵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及捷尔医疗总共价值1亿元的财产向法院进行诉前保全,并以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担保书提供担保。不过华业资本对此并未披露,且在此之后连续追加投资。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

限时优惠:万1.8开户
(赠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