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第一股”虚胖 AI能否救科大讯飞,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人工智能第一股”虚胖 AI能否救科大讯飞
2018-10-26
K图

  被称作“人工智能第一股”的科大讯飞(002230.SZ)近来日子颇不平静。

  10月25日,科大讯飞高级副总裁、董秘江涛在2018三季报投资者交流会上再度对外澄清了AI同传事件以及科大讯飞涉足房地产的传闻。他同时表示,科大讯飞三季度扣非净利润下滑近90%源于对未来投入过高。

  资本市场对人工智能题材的青睐,让科大讯飞市值去年11月曾一度在盘中冲破千亿大关。但其近日身陷舆论漩涡不仅折射出企业高估值与低盈利间的深刻矛盾,也反映出市场对AI技术的落地程度有所质疑。而在诸多互联网巨头纷纷涉足AI产业后,AI又能否撑得起科大讯飞的未来?

  净利下滑九成的“虚胖业绩”

  营收与扣非净利润在科大讯飞2018年三季报中愈发背道而驰。

  财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科大讯飞营收近21亿元,同比增长高达61.43%。但当期不足443万元的扣非净利润却同比下滑近九成。而纵观今年前三季度,科大讯飞近53亿元的营收同比增长56%,但2463万元左右的扣非净利润却也同比下滑了近八成。此外,今年前三季度科大讯飞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7亿元左右,比去年同期下滑超过7%。

  江涛表示,扣非净利润下滑源于对未来的高投入。

  财报显示,前三季度科大讯飞的销售费用同比增长接近了69%,高于营收增长。江涛表示,这源于科大讯飞占大头的to B业务正在经历重心下沉。他提道,过去科大讯飞承接了很多省级的项目,营收中大项目占比比较大,现在则在越来越多的地市级实现了销售和服务体系的覆盖。

  此外,科大讯飞当期的研发费用也同比增长近70%。江涛表示,科大讯飞今年前三季度的同比新增毛利为8.98亿,基本上都投入到了研发、销售体系建设等方面。他还表示,科大讯飞76%的费用与人员的薪酬等相关。他透露今年上半年科大讯飞新增2550人,目前充实人才的基础工作已经完成。作为参照,科大讯飞2017年年报显示其员工超过8000人。

  江涛同时表示,科大讯飞上半年确实有比较大的负现金流,但三季度的现金流已经为正向的1.29亿元,这与to B的行业节奏相关。

  但多位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科大讯飞获得的高额补贴是其扣非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之一。

  财报显示,科大讯飞前三季度净利润为2.19亿元,但是非经常性损益金额却高达1.94 亿元,其中包括0.57亿元的政府项目补助。此外,科大讯飞还在三季报期间处置了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及子公司少数股权,获得0.59亿元的利润收入。

  江涛则表示,科大讯飞获得的补助包括政府项目补助、软件退税和办学补助。其中,政府项目补助仅占科大讯飞当期营收和毛利的一小部分。2018年前三季度的政府项目补助占当期营收4.2%。“每个项目补助有明确的使用方向和达标要求,接受政府主管部门和第三方机构的严格审计。”江涛说。

  需要提及的是,科大讯飞获得政府支持的力度在不断加大。2017年科大讯飞获得总计1.49亿元的补助,其中政府项目补助为0.67亿元。而今年前三季度其获得的补助已为2.22亿元,其中国家项目补助达到1.01亿元。

  商业变现模式在哪?

  在科大讯飞屡屡获得政府项目补贴的背后,其人工智能产业备受外界关注。

  2017年11月,科技部宣布依托科大讯飞建设智能语音国家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与此同时被宣布建设国家级人工智能开放平台的,还有BAT这3家互联网巨头。也就在去年11月,科大讯飞的股价冲上了49.75元的最高点,市值在盘中一度突破千亿大关,被称作妖股。

  除了在二级资本市场大涨外,科大讯飞还通过持续定增募资获得大量资金。2018年5月,科大讯飞还面向不超过10名特定对象,发起了35亿元的定增。这也是其自上市以来的最大规模定增。而公开资料显示,其在数年间累计募集资金超过50亿元。

  科大讯飞受到资本追捧源于AI技术的潜在市场价值,但整个AI产业的变现并没有出现爆炸式的增长。有AI创业公司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现在公司的主要精力是不断开拓新的应用场景抓紧落地,获取尽可能多的用户,后续再考虑可行的商业变现模式。

  科大讯飞2018年半年报显示,to B领域的教育信息化是其最大营收来源。当期其教育产品和服务、教学业务这两项收入合计占据总营收的22.26%。但这部分的营收规模仅有7亿左右。需要提及的是,当期教育业务在营收中的占比比去年同期下滑超过7%。

  目前,to C业务被看做是科大讯飞新的营收增长引擎。

  江涛透露,消费者产品业务在今年前三季度的营收达到了18亿,同比增长了118%。在公司的营收占比中超过1/3。毛利占比则能达到37%。而教育业务前三季度营收则实现了11.3亿元,同比增长28.64%。

  他同时还提道,科大讯飞营销投入比较大的一个原因是科大讯飞在to C业务上的增长,“我们现在开始做广告,开始在全国建终端门店、渠道体系,这些都是一个阶段性的投入的过程。”

  但to C业务显然也意味着更大的竞争。在这个领域除了有BAT这些互联网巨头,还有诸多的创业公司。

  飞象网CEO项立刚认为,科大讯飞的语音技术能力在行业领先,但变现能力较差,产品方面能力不太够。而对于科大讯飞在消费产品上的发力,他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任何事情都有边界,做底层技术的企业缺乏制造和渠道方面的积累,做消费级的产品并不是科大讯飞的强项。

  他同时对记者表示,语音只是人工智能的一个部分,AI还需要处理引擎、大数据、智能感应等多个方面的技术,科大讯飞的相关布局并不完善。“以科大讯飞目前不到百亿的收入,现在还谈不上做一个完整的生态布局。更适合在某些垂直领域做强。”

  截至《华夏时报》记者发稿,科大讯飞目前股价为22.2元,相比去年11月的最高点则已腰斩。其市值也已回落至465亿元左右。虽然科大讯飞高管已经宣布了增持护盘计划,但摆在科大讯飞面前的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是,2018年度其至少要实现4.35亿元的净利润。离完成剩下的2.16亿元目标,只剩下两个多月。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以上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人工智能第一股”虚胖 AI能否救科大讯飞,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