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送转臭棋一招押宝中弘股份机构最高损失56%,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高送转臭棋一招押宝中弘股份机构最高损失56%
2018-10-26

K图 000979_2

  等待深交所退市裁决只是时间问题,所谓接盘侠的国厚资产公开表示只介入不良资产处置

  这一次,再不会有出于同乡义气的援手,甚至不存在窥伺壳资产的白马武士。气若游丝的中弘股份(000979.SZ)终于走到生命的终点。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规定,当一家上市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不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深圳证券交易所有权终止该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凡事总有第一。因已达成条件,中弘股份将成为A股历史上首只触发此规则退市的个股。此前数月,包括所谓资产重组以及围绕能否退市抄底的轮番“搏傻”,现在看来更像是一场闹剧。

  不止如此,2018年8月14日晚,安徽证监局还对中弘股份已披露的2017年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三季度报告涉嫌虚假记载进行了立案调查。“如果认定中弘股份财务报表虚假陈述,证监会下达行政处罚决定,投资者可依法进行索赔。”浙江导司律师事务所张志旺律师在接受《投资时报》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

  合上棺门的最后一颗钉即将落下,但故事显然并未终结。

  重组与自救

  2018年10月18日,中弘股份毫无悬念地一字跌停,并以0.74元/股收盘。由于触发“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股票面值”的相关退市规定,当日晚间,该公司发布公告称将自10月19日开市起停牌,而深交所方面也将于股票停牌起的15日内作出该公司是否终止上市的最终决定。

  中弘股份2018年半年报显示,期内归母净利润亏损13.29亿元。但这仍只是冰山一角,根据业绩预告,今年1月—9月,该公司亏损将达到21亿元。更致命的是债务违约,中弘股份10月22日公告称,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77.65亿元,且全部为各类借款。

  从辉煌到衰落,中弘股份只用了短短数年。有评价称,其成于地产、发于财技、死于扩张。

  1995年,中弘股份实际控制人王永红创立中弘卓业集团,主营汽车服务店的洗车服务,这也让他赚到人生第一桶金。1999年王氏进入房地产领域,此后几年,他逐步开启资本运作,并向旅游产业转型。

  上市多年,王永红发起的股权投资并购高达40起,其中包括对H股中玺国际(0264.HK)、开易控股(KEE)及新加坡上市公司亚洲旅游这三家境外上市公司的收购。

  鲜花着锦往往预示着烈火烹油的开始。中弘股份2015年和2016年净利润分别为2.92亿元和1.46亿元,甚至2017年的三季报还盈利了8268万元——当然,深交所已对其真实性产生高度质疑。不过最终,2017年报显示该公司净利润亏损25.11亿元。市场同时注意到,其所属的境外公司中玺国际、KEE等同期均出现巨额亏损。而视作上市公司最优秀资产的海南如意岛项目和三亚的半山半岛项目亦麻烦不断。这或许是致命一击。毕竟仅如意岛项目,中弘股份实际投入资金就高达44.9亿元。

  关于一度远避香港四季酒店的王永红“缺钱”的消息,一直在坊间流传。2017年12月26日,其旗下子公司第一次曝出债务利息违约。紧接着,债务逾期、在建项目陆续搁浅、年报被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股东集体减持、高管辞职、司法冻结,大群乌鸦久久盘旋在中弘股份上空。

  从卖楼到试图注入优质资产,再至定增失败以及多次重组,中弘股份曾努力自救。比如,今年2月13日与深圳港侨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签署《重组框架协议》;6月,与新疆佳龙签署了股权转让框架性协议;7月,拟14亿元出售全资子公司海南如意岛旅游度假投资有限公司100%的股权,接盘方为深圳著名房地产企业佳兆业集团(1638.HK)。8月,与凉茶制造商加多宝合作的“绯闻”更是甚嚣尘上真假难辨。

  最后的挣扎发生在10月9日,中弘股份与国厚资产及中泰创展旗下子公司共同签署了《经营托管协议》,委托期限为36个月。然而,所有这一切都未能挽回它免遭退市的命运。

  10月20日,国厚资产副总裁兼董秘陈勇对外明确表示,国厚资产不是中弘股份的新股东或接盘人。作为经营托管人,其职能为化解中弘股份违约风险并提供专业的债务重组等金融服务,如在重组过程中引入新的优质投资人、修复公司资产负债表、将问题资产化为优质资产等。显然,这个被市场认定的“火中取栗”者,此刻只将自身定义在敲边敲的服务者角色。

  更堪玩味的是,中弘股份目前的遭遇恰恰是其饮鸩止渴的结果。2017年7月当公司股价尚在2元/股的时候,中弘股价进行了一次“10送4”的高送转,而在14个月后这也导致了公司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来自金证互通的分析指出,正常来讲中弘股份目前的股价应该在1.4元/股左右,且低于该价的股票至少还有10多只。事实上,通过缩股运作,上市公司回购股份并注销本可以提升股价。然而,由于资金紧张并触发连串债务违约,该公司失去了股份回购的能力。

  损失的各方

  77.65亿元逾期债务、上市公司股票面临退市,一大批投资者正走在难以追回损失的路上。

  《投资时报》记者查询相关信息发现,截至6月30日,中弘股份股东人数为24.66万人。有48家基金公司为新进入者,另有1家增持。根据测算,3月30日至6月30日期间,中弘股份股价在1.68元—1元之间整理,至停牌时的0.74元/股,新进入机构最多损失高达56%。

  比对该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截至2018年6月30日,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两只一对多专户产品,即增富1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和硅谷天堂2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分别持有8亿股和1.63亿股,占总股本的比例为9.54%和1.95%。齐鲁证券资管旗下两只产品,即齐鲁碧辰1号定增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和齐鲁碧辰8号定增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分别持有5.15亿股和0.56亿股,占总股本比例为6.14%和0.66%。而国都证券的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持有6.6亿股,占总股本的7.87%。

  据悉,增富1号、国都景顺以及齐鲁碧辰都参与了2016年中弘股份的非公开发行和定向增发。当年,中弘股份的股价平均在2元左右(前除权)。由于资管计划约定的是“买者自负”,上述机构将存在不同程度的亏损。

  目前,中弘股份尚有4只债券存在违约,它们分别是“16中弘01”、“16弘债01”、“16弘债02”、“16弘债03”。另据不完全统计,今年6月至今,中弘股份发布了17份《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公告》,涉及西藏信托、安信信托、厦门国际信托、光大兴陇信托、深圳高新投、中山证券、中安租赁等金融机构。

  以目前情况来看,中弘股份并没有多少腾挪空间。截至10月23日,通过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系统查询,控股股东中弘卓业持有的全部股份已被司法轮候冻结,共涉及22.28亿股,占总股本比例为26.55%。同时,中弘股份海南如意岛项目股权也遭到法院冻结。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进入退市程序的股票,会有45个交易日的退市整理期,这之后,则进入股份转让系统挂牌转让。虽然投资者还存有股东权利,但转板之后,其成交量将会明显缩量直至零成交。

  资料显示,分别于5年前退市的*ST创智以及近4年前退市的*ST长油,目前正申请重新排队上市。对两家前上市公司3.86万和11.92万投资者而言,这当然是一线曙光。不过,作为中弘股份的股票持有者,现在还不是产生“幻想”的时候。要知道,眼前的乱麻仍未解开。

  据了解,安徽证监局已对中弘股份披露的2017年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三季度报告涉嫌虚假记载进行立案调查。这意味着投资者可就此申请赔偿。

  浙江导司律师事务所张志旺律师接受《投资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该事件处于立案调查阶段,需等待最终调查结果。“如中弘股份资不抵债,在法院执行层面上,国家税收、员工工资和社保费用,会优先执行。其次是有抵押和担保物的债权,比如银行信贷、企业债券等。接下来是普通债权,投资者索赔属于普通债权。另外,如果认定财报虚假陈述,依照法律,不仅是上市公司,相关个人如法定代表人、相应高管等,也可能会受到处罚。由此,相关个人也可为赔偿主体。”张志旺说。

(文章来源:投资时报)

(以上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高送转臭棋一招押宝中弘股份机构最高损失56%,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