骅威文化“续命式收购”:净利下降超八成 标的估值翻番,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骅威文化“续命式收购”:净利下降超八成 标的估值翻番
2018-10-23

K图 002502_2

  累计停牌接近四个月后,骅威文化对东阳曼荼罗影视文化有限公司30亿元的收购悄无声息流产了,转而变成以15亿元收购另一家公司。

  9月29日,骅威文化披露公告拟收购旭航网络100%股权,公司的收购对象从影视公司变更为移动互联网营销公司,后者主要负责微信公众号运营。然而,在股票停牌期间,骅威文化并未披露变更重组标的事项,最终引来深交所的问询。

  与此同时,骅威文化最新的财报显示出公司的经营困局。10月14日,骅威文化发布公告称,预计今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86%至83%,并解释“主要因为新游戏上线资质许可影响,导致延迟上线时间及影视业务未达预期”。

  就公司变更收购标的原因以及下半年业务调整等问题,记者联系了骅威文化方面,不过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对方的回复。

  标的“调包”

  早在4个月前,骅威文化就启动了资产重组预案,拟收购的标的是东阳曼荼罗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这家公司为著名导演张纪中女儿张悦所掌控。然而,东阳曼荼罗注册成立仅两年,2017年营收不满1亿元,净利不足3000万元,估值却高达30亿元。相比而言,骅威文化总市值也才50亿元,这笔交易质疑声四起。

  上述收购最终没有达成,骅威文化迅速在两个月内更换了交易标的。从骅威文化披露的公告可知,7月13日,骅威文化还在与曼荼罗实际控制人就估值问题磋商,9月17日,放弃曼荼罗的收购,转而与旭航网络商谈收购方案。

  据悉,旭航网络共有9家全资或控股子公司和4家分公司,目前股东方为萍乡优叙、上海优叙、上海筑居和上海祁树4家公司,主营业务为“移动互联网广告精准营销服务”及“城市新媒体业务”,主要是依托于微信公众号发布新媒体业务推广软文。

  旭航网络在资本市场上也较为活跃,最近3年内存在多次股权转让。2017年7月,实达集团本打算以9.4亿元收购萍乡优叙、上海优叙、舟山友泰合计持有的旭航网络100%股权。不过,同年10月,实达集团修改了收购方案,最终以支付现金的方式受让了舟山友泰持有的旭航网络4%股权,交易价为2940万元。

  今年9月15日,实达集团宣布转让旭航网络4%股权给旭航网络实际控制人肖天航安排的第三方上海祁树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公告透露转让原因:旭航网络已明确其无法实现2020年12月31日前在国内实现IPO的目标。

  如若骅威文化收购旭航网络成功,后者则可实现曲线上市,双方一拍即合。根据收购方案,骅威文化拟购买旭航网络100%的股权,交易初步定价为15亿元,其中现金支付交易对价的45%,也就是6.75亿元,剩下55%则以发行股份的方式交易。同时骅威文化将向不超过10名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7亿元。

  估值一个月翻一番

  对于骅威文化的资产重组,围绕收购标的估值、业绩承诺和财务数据打架等,深交所抛出了16个大问题、19个小问题的问询函。

  在这笔股权交易中,骅威文化对于旭航网络给出了15亿元的整体收购价格,而半个月前,实达集团以3183万元的价格转让旭航网络4%的股权,彼时旭航网络的整体估值仅为7.35亿元,不到一个月内估值翻了一番。

  根据联信评估对旭航网络的预估情况,截至2018年6月30日,旭航网络未经审计的净资产账面值(归属于母公司)仅有3085.51万元,但其预估值却高达15.1亿元,预估增值率高达4793.84%。这个数字远高于影视等轻资产行业800%左右的估值增值率平均数。

  为了让收购“名正言顺”,旭航网络作出了业绩承诺:2018年、2018–2019年、2018–2020年、2018–2021年四段报告期内实现的累计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2.5亿元、4.3亿元、6.46亿元。

  这份业绩承诺相比于去年7月实达集团的收购计划“涨”了不少。根据实达集团披露的公告,当初旭航网络承诺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000万元、9100万元和1.13亿元。不过,旭航网络2017年的实际净利润并没有达到7000万元,而是仅有6509万元。

  而根据骅威文化公告的收购预案数据,旭航网络2017年的实际净利润却仅有5138万元。此外,两方披露旭航网络2016年、2017年及2018年1–6月的主要财务数据,也存在多处不一致。

  值得注意的是,在微信自媒体内容营销行业发展趋缓的大环境之下,旭航网络反而承诺逆势增长,恐有难度。去年腾讯发布的《2017年微信数据报告》显示,2017年公众号月活跃账号数较去年增长了14%,月活跃粉丝数同比增长了19%。事实上,从微信自媒体广告增长趋势看来,KOL广告投放从2015年到2017年的增幅不大,且有下滑的趋势。

  “此一时彼一时,如果是在2018年或者2019年,我认为高价收购微信公众号运营公司这件事情想来是不会发生的。”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易称,收购的窗口期很重要,如果在几年前并购的风口浪尖上,当时资本市场整体疯狂,上市公司容易把股价炒高,则可能会出现高价收购。

  李易补充说道,微信公众号运营公司本身没有实质的资本和资产,加上现在资本市场整体情况今非昔比,因此不具备核心竞争力或者实际变现能力的公司很难“卖个好价”。

  收购续命

  与骅威文化动辄发动15亿元、30亿元的收购相比,公司的业绩状况却显得捉襟见肘。截至2018年上半年,骅威文化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仅有34.88亿元,预估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为3205.52万–3892.42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86%至83%。而为何骅威文化还要选择此时大举收购?

  不难看出,从东阳曼荼罗到旭航网络,骅威文化收购重组资产的意愿强烈,究其原因,可从骅威文化近年来的几笔重要收购看出端倪。

  梳理公开资料发现,自2013年以来,骅威文化展开了拼图式的大收购,总共发起近13笔收购或投资,其中3笔宣告失败,成功交易的金额达到44亿元。最重要的收购有3笔,分别是骅威文化2014年以8.5亿元全资收购“第一波网络”;2015年以12亿元全资收购浙江梦幻星生园影视文化有限公司;2016年以500万元现金和子公司风云互动16%的股权全资收购风凌网络。

  这些收购也使得骅威文化从一家玩具生产公司摇身变为影视企业。尽管没有影视制作的班底,骅威文化还是依靠上述三笔收购的业绩承诺撑起了这几年的业绩表现。

  其中,“第一波网络”承诺2014 年度、2015年度和2016年度的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分别不低于8000万元、1.04亿元和1.3亿元;梦幻星生园承诺2015年度、2016年度和2017年度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34亿元和1.65亿元;风凌网络承诺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00万元、1200万元和1200万元。总的来说,三家公司都基本上完成了业绩承诺。

  反观2015–2017年,骅威文化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分别为1.24亿元、2.24亿元、2.61亿元,仅是这三家公司就已经撑起了骅威文化大部份利润,并购重组也使得公司的资产规模从上市初不足10亿元增至37亿元。

  而展望骅威文化今年的业绩表现,没有了收购资产的业绩承诺,业绩也出现了“大变脸”。今年上半年,游戏产品营收同比增长17.92%,而影视剧制作营收却同比下降99.88%,占总营收的比重也从去年同期83.46%降到了0.52%。最新的业绩预告称,游戏延迟上线和影视业务未达预期,也将使得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86%至83%。显然,骅威文化需要新的“血液”来支撑公司的发展。

  一位影视投资企业高管表示,影视圈形成了一种怪现象,跨界影视企业由于自身没有具备较强的自我增长能力,需要靠不断收购资产来“续命”,甚至不惜高溢价收购以换取新的增长动力,使得业绩不至于亏损,甚至公司被淘汰。

  “这主要是一些公司想挣快钱,通过直接收购的方式比较简单,因为影视业务做起来,费时费力,而且还存在其他不可控的因素,比如是否能‘绑定’大流量明星和优质导演等等,这也是影视企业热衷收购明星工作室的原因。”上述人士说道。

  对于轻资产公司的高溢价收购无疑加重了骅威文化的商誉压力,截至2018年上半年,骅威文化背负的商誉高达18.28亿元,占总资产47.09%。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网)

(以上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骅威文化“续命式收购”:净利下降超八成 标的估值翻番,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