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音乐版权战争,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在线音乐版权战争
2018-10-21

  这注定是音乐行业不平静的一年。

  近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IPO 招股书,申请在美上市,股票代码定为TME,融资规模最高可达10亿美元。与此同时,其在国内最直接的竞争对手网易云音乐并没有袖手旁观,宣布完成B轮融资,百度为战略投资方。

  有意思的是,这些公司并没有像过往一样强调版权,而是转向了社交娱乐、内容生态等。招股书显示,腾讯音乐2018年上半年营收86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的45亿元大增超过90%,利润为3.95亿元人民币,2倍于去年同期的1.743亿元。然而,腾讯音乐收入的主要来源却不是以付费音乐为主的QQ音乐。截至2018年第二季度,其在线音乐用户付费率只有3.6%,社交娱乐用户的付费率仅为4.2%,与付费转化率高达45%的Spotify相比,仍有巨大差距。

  虽然不能像Spotify、Apple Music那样做纯粹的音乐生意,但依然绕不开版权。业内人士认为,随着音乐平台市场的高速扩张,曲库与版权的矛盾、问题仍然是焦点。

  版权有时间、区域限制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在线音乐平台的歌曲来源主要有两个渠道:

  一种是购买版权,然后以付费下载、付费数字专辑、音乐众筹等方式实现版权价值,比如腾讯音乐拥有200多个国内和国际音乐品牌超过2000万首歌曲版权。

  另一种则是获取原创音乐人的授权。一位从事音乐创作多年的原创音乐人告诉记者,他把歌曲授权给某音乐平台,然后按照“音乐人7∶平台3”的标准进行收入分成。个人很少关注版权的事宜,主要是加入到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或者授权给网络音乐平台,由后者帮忙处理。

  所谓音乐作品,是指歌曲、交响乐等能够演唱或者演奏的带词或者不带词的作品。而音乐作品的版权包括人身权和财产权,人身权包括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财产权包括复制权、发行权、表演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汇编权等权利。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文化产业法律事务部主任饶高明律师对记者表示,一般而言,词曲作者享有作品最原始的著作权。由于作品类型以及具体创作情形的差别,还有一些法律规定的情形值得注意,例如:如果是合作作品,其权利归属为共同创作的作者;如果是委托作品,著作权一般根据委托合同约定处理,委托合同没有明确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著作权归属受托人等等。

  “版权是自动产生的,并不需要你去申请而获得。如果有相应的证据证明更有利于维权等,可以考虑向音著协申请版权登记。现在实践中有些新的做法也值得关注,比如有些电子证据存证平台,有些公证处会出具著作权声明函,权利人可以根据法律、司法实践、自身的需要综合考虑选择适合自己的方式去进行版权管理。相关的具体流程根据不同的机构有不同的要求。”饶高明说道。

  关于原创音乐人的版权事宜,其中一家音乐平台酷狗音乐人士告诉记者:“酷狗音乐会指引原创音乐人到版权局做相应的词曲版权登记,帮助音乐人录制完成歌曲后,完成针对录音的ISRC(国际标准音像制品编码)登记,通过这两个版权申请来保障音乐人的权益。”

  按照其说法,原创音乐人和平台的版权合作,一般有词曲授权和转让两种模式:有些音乐人创作后把歌曲授权给我们,我们再帮他们录制,会签署词曲授权文件;转让是音乐人创作后把歌曲的相关权利转让给我们,我们再进行录制,会签署词曲转让文件。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音乐版权由版权方授权约定,有些歌曲只有中国大陆(除港澳台)版权,有些则在全世界都可以收听,因而当人们出境之后会发现,手机里的一些歌单听不了的现象。此外,版权还有时间的限制。业内人士指出,一旦各家在线音乐平台手中的独家版权到期,唱片公司仍然拥有待价而沽的可能,网易云音乐从阿里手中抢到华研版权就是明证。可见,版权之争还远远没有结束。

  维权成本高、回报率低

  时间回溯到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发布《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责令各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

  大限已至,各家音乐平台走向两极分化,要么抱团取暖,要么举“独家”大旗单飞。而围绕版权的诉讼也此起彼伏。

  早在2014年11月,QQ音乐因网易旗下音乐服务侵权其623首网络音乐版权进行起诉;12月,网易通过法律程序禁止QQ音乐平台向公众传播、提供由网易和网易雷火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201首音乐作品;2015年初,腾讯旗下的微信对网易云音乐等进行封杀,用户从此无法把这三家的音乐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直到2015年10月,QQ音乐向网易云音乐转授150首歌曲版权,微信才解除对其的屏蔽,QQ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得以握手言和。然而,去年8月转授版权到期,双方恩怨重生,再度陷入诉讼纠纷。

  另一厢,酷狗与阿里音乐此前也曾有开战。2014年7月,酷狗已就阿里音乐旗下天天动听的侵权行为进行了公证证据保全,并于2015年2月,酷狗针对阿里音乐旗下天天动听的侵权行为,向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天天动听承担法定赔偿责任。随后,5月26日,阿里音乐自成立后首次发声,称其耗费巨资从滚石音乐获得独家版权的歌曲被酷狗音乐盗播,已将其起诉至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同时递交诉前禁令申请并获法院批准。

  彼时,阿里音乐代理律师糜志彬称,从自己两年多的实践来看,法院赔偿标准普遍偏低,现在一首歌曲的赔偿数额一般在600元至2000元之间。“这有时甚至没办法覆盖为启动诉讼所支出的费用。”

  针对音乐行业的维权,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木兰认为,在胜诉判决中,维权者获得的赔偿不尽如人意,很多时候根本不够证据保全费、律师费、差旅费等成本费用,而法院判决侵权成本过低,也即侵权赔偿与盈利比对悬殊,侵权者在利益衡量后往往会选择盗版。这将会导致严重的恶性循环,亏本式维权不仅打击维权者的积极性,更是助长侵权者的猖狂。且这种侵权成本过低、维权成本过高的现象,不仅仅影响到产业金字塔最基础、最庞大的实体经销市场,更严重的是抽去了上游原创的动力和支撑,让音像产业变得荒芜。此外,维权历时长、风险大等问题也存在。

  因此,在周木兰看来,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一方面应加大侵权者的侵权成本,补偿性赔偿威慑力确实不够,惩罚性赔偿有必要在立法方面予以体现。另外,要寻求快速解决侵权的法律途径,如北京、上海、广州已经设立互联网法院,受案范围包括互联网著作权侵权纠纷,这对于网络音乐版权侵权等纠纷的解决无疑是重大利好。相应的仲裁机构也可以积极探索仲裁音像侵权纠纷的方法路子,包括建立专门音像著作权纠纷仲裁机构,发挥“互联网+”的优势设立快速仲裁庭,发展知识产权领域专家成为仲裁员等等。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以上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在线音乐版权战争,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