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稻香村十余年恩怨情仇:互相成就还是两败俱伤?,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南北稻香村十余年恩怨情仇:互相成就还是两败俱伤?
2018-10-20

  纠缠了十余年的南北稻香村商标战有了初步的判决结果。10月12日,苏州市工业园区法院判决裁定,北京稻香村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稻”)停止在糕点商品包装上使用“稻香村”文字标识,并赔偿苏州稻香村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稻”)115万元。

  但就在上个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曾给出截然不同的判决:苏稻停止在“粽子、月饼、糕点”等商品上使用“稻香村”商标,并赔偿北稻3000万元。

  品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金华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案件刚刚一审判决结束,双方还存在上诉的可能。因此在判决生效前北稻不会被强制要求停止使用“稻香村”文字标识。

  商标车轮战

  “就像LV就该是法国的,iPhone就应该是美国的,稻香村就应该是北京的”,在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张先生看来,北京稻香村是老北京人的情结,是带着糕点甜香味儿的童年回忆。十余年前起,这个老北京人所熟知的糕点品牌悄然染上了硝烟味。

  2006年7月,北稻阻击苏稻扇形“稻香村”商标注册,双方的商标战正式开打。2015年,北稻成功申请注册“北京稻香村”商标,并以拥有该商标为由,要求苏稻不得使用手写体“稻香村”,如用则须加上“苏州”以示区别,而苏稻坚称,“苏稻作为一个全国性的老字号,将不会在字号上加苏州二字,将一个全国品牌‘降级’成一个地方品牌。”

  2016年4月1日,北稻对外宣布向苏稻发起4起诉讼,索赔4000万元。苏稻随即表示将对北稻申请的所有稻香村商标提出无效宣告申请,2016年7月22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受理苏稻的起诉,苏稻也向北稻索赔4000万元。由此,苏稻和北稻商标之争进入白热化阶段。

  最具戏剧性的事件发生在去年中秋节前——2017年9月22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裁定,要求苏稻停止在京东、天猫等电商平台销售带有“稻香村”标识的糕点等产品,随后苏稻部分产品被强制下架。而在4天之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解除了这份“禁售”裁定。“这种禁令,在中秋销售之前突然出现,无论是从销售还是对苏州‘稻香村’品牌形象造成的影响都是巨大的。”苏州稻香村集团总裁办公室主任刘志勇如是说道。

  “作为商标权利人反被判侵权,于理不通,于情不合,于实不符,于法无据。”今年中秋节前,苏稻再一次收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判决,要求苏稻赔偿北稻3000万元时,苏州稻香村方面回应称。

  而在苏州工业园区法院的判决出来后,刘志勇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回应道:本次判决是苏州稻香村维权的又一次胜利。未来,苏州稻香村将继续运用法律武器,积极打击侵犯“稻香村”商标商誉行为。北京稻香村方面则对媒体表示,针对这场官司,将继续上诉,并等待终审判决结果。

  你方唱罢我登场,这场纠缠十余年的车轮战最终将走向何方?王金华律师向记者分析道,双方的纠纷持续已久,不太可能无休止地打下去,以后可能会出现有法院或者政府相关部门主持调解的局面,毕竟无休止地打下去,对双方来说都会影响到企业的发展。目前双方的民事诉讼,更多的是想争夺市场,限制对方发展。但企业应该把更多精力用在自身发展上面,无休止地诉讼只会带来诉累。

  市场交叉冲突尽显

  实际上,苏稻和北稻也曾有过“甜蜜”时期。苏稻董事长沈根富曾公开表示,以前两家关系不错,北京稻香村还曾到苏州稻香村拜访取经,代理过苏州稻香村产品,双方都有来往交流。

  北稻一名前员工黄应文(化名)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2005年之前,两家稻香村彼此的市场之间并无太多交叉,苏州稻香村主要在南方市场,而北京稻香村则深耕北京。但是这种地域格局随着市场的变化而逐渐被打破,也由此引发了南北稻香村商标之争。

  近几年,原本在南方的苏稻快速拓展北方市场,在北京、苏州、江苏、山东等地建有6个大型的食品加工中心。除保定稻香村之外,苏稻还与沈阳等地的稻香村分支保持合作关系,成立合资公司,成立了稻香村集团。黄应文表示,“苏稻的电商业务迅速发展,使北稻感到了危机感,两家的矛盾进一步升级。”

  北京长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刘东海撰文分析称,北京稻香村公司因其传统制作工艺的限制以及公司体制的局限性,使其在现代商业竞争中必然处于裹足前行的状态。而与之相反,苏州稻香村公司的快速扩张,则无疑在南北“稻香村”竞争中更具优势。尤其是苏州稻香村公司对北京市场的大举进入,让北京稻香村公司有种被打入大本营的感觉。

  另外,最直接的原因或许是在“蜜月期”内,苏州稻香村曾两次授权北京稻香村在“糕点、月饼”类商品上使用其“稻香村”商标。而在被许可使用商标期间,北稻在糕点类别注册了“三禾北京稻香村”和“北京稻香村”商标,引发了苏稻的不满。

  “进击”与“保守”

  从企业规模和愿景来看,毫无疑问,苏稻有着更大的市场野心。公开资料显示,苏稻在全国有9个生产中心,全国近600家专营专卖店,销售范围覆盖全国。刘志勇告诉记者,苏稻进行了国际商标注册保护,成立了海外业务部,目前产品已出口到30多个国家和地区,并且于2016年在加拿大温哥华设立了稻香村专卖店。稻香村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周广军曾公开表示:“在全球范围内,只要提及中国糕点、烘焙食品,第一个能让大家联想到的品牌就是‘稻香村’,我们要让中式糕点走向全世界。”

  相比之下,北稻目前只在北京昌平区有1家工厂,共有270余家连锁店。北稻的一名员工告诉记者,再过两年,北稻的食品厂就要搬到河北霸州的新产业园内了,因为现在的食品厂建于2005年,比较老旧,需要很多手工劳动,霸州的新型工厂投资约15亿元,条件更好,更加现代化。

  “北稻的市场主要聚焦在北京及北京周边地区,采用‘前店后厂’的模式,把在北京基地生产的糕点运送到华北地区。因为糕点类产品对保鲜的要求较高,不适合远距离运输,而苏稻在南方和北方都有生产工厂,就能实现全国销售。”该名员工坦言,北稻目前还是区域品牌,但苏稻已经是全国品牌了。

  黄应文告诉记者,北稻前期有些保守,在北京发展顺利,就没想在外面设厂。在外面设厂会增加配送难度,且产品种类要求更加细分,而北稻缺乏这方面的人才。他回忆称,在一次会议上,领导曾说过,“北稻要扎扎实实地发展,不求快。既然北稻是北京市的区域性产品,就要先立足北京,慢慢做大。”

  黄应文还告诉记者,北稻前期发展没有计划,领导每年看着销量自然增长,就觉得已经很满意了。直到后来引进了人才,才知道发展要规划,要去主动捕捉市场的变化。

  “和苏稻的商标战只是商业纠纷,北稻真正的危机在于它的糕点太传统了,消费群体以老年人居多,很少有年轻人热衷购买了。”黄应文无奈地说,“但老年人的消费力怎么能敌过年轻人呢?”

  从线上表现来看,北稻和苏稻也有较大的差距。苏稻从2009年就开始涉足电商,到了电商发力的最近几年,苏稻已连续多年成为了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糕点行业的第一名。直到2014年,北京稻香村首次在天猫、京东开设旗舰店,线上布局拓宽了其线下业务范围,但尽管如此,其线上营收仍然不如布局电商近十年的苏州稻香村。根据天猫旗舰店的各品牌月饼成交量排行榜显示,2017年苏州稻香村月饼成交量约1.5亿元,位列第一,北京稻香村月饼成交量为3500万元,位列第九。到了2018年,苏州稻香村成交量上涨至1.9亿元,依旧位列第一,北京稻香村月饼销量为5700万元,仅为苏州稻香村销量的30%。

  记者就商标纠纷、品牌创新以及同业竞争等问题给北京稻香村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

(以上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南北稻香村十余年恩怨情仇:互相成就还是两败俱伤?,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