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女主播相继出事 虎牙斗鱼怎么了?,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两大女主播相继出事 虎牙斗鱼怎么了?
2018-10-20

K图 huya_31

  近日,虎牙直播平台红人主播莉哥在直播时,因戏谑演唱国歌、“公然篡改国歌曲谱”,遭到网友举报。10月7日,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通报,称其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有关规定”,对其处以“行政拘留5日”。

  此时,距离“新晋斗鱼一姐”陈一发儿被封杀不足三个月,两大平台当家主播接连“凉凉”,有人质疑是平台间黑公关作祟,但从另一个角度考量,这也宣告着直播行业的整顿正在进行。

  十余年发展2亿用户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我国网民规模达8.02亿,而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4.25亿,意味着我国半数网民都是直播群体的受众,这一数据较2017年末增长294万。其中,游戏直播占比26.8%,真人秀直播占比25.3%,除去传统的体育赛事直播,约合2亿多网民都在看游戏、真人等直播。

  一如许多当红真人秀主播都出身游戏主播,直播的产生亦是源于网络游戏的发展。大型网游追求团队合作,但在讲技巧,拼手速的操作前提下,打字沟通必然会影响游戏进度,在此情形下语音软件应运而生。2000年起,聊聊、YY等大批语音聊天平台陆续上线,在作为游戏辅助软件发展的同时运营商开始强调起其作为独立产品的“社交性”。

  2008年,随着越来越多的用户自发在平台上传歌唱等才艺表演内容,YY等平台转变成视频直播内容平台,与此同时以9158视频社区为主的平台正式进军线上演艺市场,开始打造PC端视频聊天室,而日后屡禁不止的“涉黄问题”在此时也显露出苗头,美女主播开始成为直播秀场的一大噱头。

  2012年,随着YY、9158、六间房等业内领头者陆续上市,新浪、网易、搜狐、优酷……巨头纷纷入场开始布局线上直播。但直播行业真正迎来黄金时期是在2015年,随着移动客户端时代的到来,直播平台用户日益下沉,偏远农村地区,从前未使用过电脑的人们也开始抱着手机玩直播。

  2016年,大量直播应用软件出现在大众视野,行业呈爆发式发展,这一年也被称为直播元年。据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在线直播平台数量超过200家,相关APP日活跃用户数高达2400万。

  资本注入热度空前,融资规模屡创新高。2016年9月,花椒直播获得来自首建投资本、奇虎360等投资方的3亿元A轮融资,估值近15亿元。到了2017年,王思聪的熊猫直播更是获得10亿元B轮融资。资本浪潮让直播行业成为风口,直播成为大众娱乐的一场狂欢。

  当红主播疯狂吸金

  竞相而起之时,为抢夺主播人才,平台也纷纷推出各种高底薪高分成高奖金的薪资待遇。主播成了新晋高薪职业。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74318元,折合成月薪约为6000元,而据移动社交平台陌陌发布的《2017主播职业报告》显示,约35%的全职主播月收入高于8000元,6.6%的全职主播月收入高于3万元,明显高于平均值。

  如果说主播行业整体收入水平尚可用“可观”来形容,那行业内当红主播的收入用“可怕”来形容也不为过。

  以YY红人MC天佑为例。2017年11月流出的一份网红主播报价表显示,天佑动动手指发一条广告微博便能坐收10万,在直播间内口播一条广告即可入账20万。除此之外,一次连线标价1万,商业代言起步300万。这个曾经在学校门口卖炸串的“喊麦之王”走出直播间更是以2500万的广告费接到了汽车代言。

  与此同时,来自粉丝打赏的收入分成亦不可小视。每晚定时开始的直播间里,数以千万计的土豪游客为主播刷着礼物,他们将自己对主播的狂热追捧以真金白银的打赏方式展现着。

  2018年6月,央视报道了一则粉丝挪用公款打赏网红女主播的案例——镇江一公司会计王某挪用公司930余万元资金,大部分用以打赏主播,被判处七年有期徒刑。这并非个例,也不是打赏数额最多的一次,只是涉及“斗鱼一姐”冯提莫,才被人反复提及。

  另一方面,打赏主播相关奇葩案例层出不求:“男子月薪五六千还疯狂盗窃,自称打赏主播不够花”“辽宁寒门女娃80天打赏主播1万多元”“女出纳侵占公司资产花400多万打赏男主播:释放压力”……

  相关部门重拳整治乱象

  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当过去被视为小众的直播平台成为时下风口,那些曾在小圈子里混得如鱼得水的网红主播们一并被拉到了公众的审视下。或是出于无心调侃,或是压根就三观不正,从前在粉丝面前尚能一笑而过的出格言论,对公众而言,无疑是在挑战底线。

  从涉毒的MC天佑到涉黄的东北二嫂,从调侃南京大屠杀的陈一发儿再到篡改国歌曲谱的莉哥,半年间,几大直播平台当红主播接连凉凉,这也宣告着针对直播行业的整顿正在进行。

  早在2016年,国家广电总局就已经下达《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报告,通知指出“根据《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广电总局关于发布〈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业务分类目录(试行)〉的通告》,开展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应具有相应资质”,要求主播“持证上岗”;与此同时还要在直播前将信息上报相关部门进行备案,但这些举措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未能施行。

  网络直播内容自带的及时性和互动性,使得平台难以对个体进行实时把关,起到的监管作用有限。2018年,网络直播外部监管日趋规范。年初,文化和旅游部组织开展网络表演、网络游戏市场集中执法检查,对六间房、熊猫直播、斗鱼直播、虎牙直播等在线直播平台开展内容监管审查。大批知名主播遭到下架整改,严重者惨遭封杀。

  8月,一张疑似主播证的照片在直播圈内流传,与此同时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联合工信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六大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加强网络直播服务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落实用户实名制度,加强网络主播管理,建立主播黑名单制度,健全完善直播内容监看、审查制度和违法有害内容处置措施。

(文章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以上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两大女主播相继出事 虎牙斗鱼怎么了?,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