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为做紫砂壶卖公司的杨飞 如今又要重返董事会“夺权”了,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当初为做紫砂壶卖公司的杨飞 如今又要重返董事会“夺权”了
2018-10-20

K图 002471_2

  文玩有爱,资本无情。宜兴人杨飞放弃了宜兴特色产业电缆产业,出售公司股权,转而斥巨资局试图收编家乡紫砂壶产业链,但小作坊式产业形态让杨飞的野心未能付诸实践,另一边,转让中超控股的转让款迟迟不到位,杨飞不得不两头吃瘪。

  10月17日晚,中超控股公告称,经2018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投票表决,通过了罢免董事长黄锦光、董事黄润明的议案,并选举肖誉、霍振平为非独立董事。其中,同意罢免董事长黄锦光的股份,达到了出席会议所有股东所持股的96.3847%。

  2017年10月,中超控股公告,控股股东中超集团与深圳鑫腾华签署协议,中超集团将公司3.68亿股,以5.19元/股的价格转让给深圳鑫腾华,总价款19.08亿元。在这笔交易完成后,中超集团持股降至8%;深圳鑫腾华持股由0%增至29%,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公司实控人将由杨飞变更为黄锦光。

  杨飞曾一心希望能通过出售公司的股权的资金来整合家乡的产业——紫砂壶。但是新买家深圳鑫腾华的资金实力似乎让杨飞失望了。

  新管理层遭炮轰

  2018年第四次在临时股东大会上,一场逼宫大戏蓄势待发。

  彼时,中超集团在董事长杨飞的带领下,高管团队几乎“全员出动”。而鑫腾华方面,黄锦光没有出席,副董事长黄润明仅在会场外现身,但全程未参加临时股东大会,只有中超控股董秘黄润楷以及行政企划部经理张慧两人出现在会场。

  据称,现场除了鑫腾华无法正常行使表决权,甚至张慧要求受黄锦光委托在会议现场发言也被主持人拒绝。现场律师表示,由于鑫腾华被行为保全,因此黄锦光方面不能进行阐述,但可以在收到前述裁定书之日起五日内向法院申请复议。不过,复议期间不能停止该裁定的执行。对此,黄润楷和张慧当场进行了反驳。他们认为,鑫腾华在收到相关裁定后的极短时间内,就前来参加临时股东大会,根本没有充足的时间申请复议,更不可能获准取消行为保全。

  根据公司10月17日晚公告的投票结果,审议通过了关于罢免黄锦光董事长的议案,3.39亿股同意,占出席会议股东所持股份的96.38%;1272.58万股反对,占比3.62%。同时审议通过了罢免董事黄润明、解聘董秘黄润楷等议案,赞成票均占绝对优势。

  而在临时大会会后,黄润楷表示,深圳鑫腾华不承认本次股东大会的效力,并且保留向法院起诉撤销股东大会决议的权利。

  这一切的发生,最为倒霉的还是中超控股的投资者。2017年中超控股宣布转让控股权时,股价还徘徊在5元左右,然而一年过去了,随着新老管理层的“撕逼”,截至今天收盘,中超控股股价为2.69元。

  不少投资者表示,当初是看到公司引入新的实控人团队之后,以为会与实有实力的财团合作才决定入股的。也有投资者表示,是看中了当初约定中,引入新的大股东是意在培养新的主业。事实上,自从鑫腾华入股之后,其真实的财力引发了新旧控股股东之间的矛盾,导致原本就已经日薄西山的中超控股更加惨烈。

  股权转让中的纠葛

  2017年,根据股权转让的协议,中超集团将标的股份分两次交割给鑫腾华,第一次叫个的股份在上市公司总股本中占比20%,第二次交割的股份占比9%。按照约定,在完成第一笔股权交割的6个月之后,双方要进行第二笔股权交割。

  2017年12月11日,第一笔股份转让正式完成。2018年1月,走马上任的鑫腾华对中超控股的董事会进行了改组换届,改组后的董事会仅保留了两位原董事会成员。原本一切进行的都非常顺利,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中超控股的股价依然在持续下跌。换届之际,公司股价已经徘徊在4元左右了。

  事情突发在2018年6月15日,中超控股公告,因深圳鑫腾华尚未准备好相关股权转让款,截至公告披露日,中超集团与深圳鑫腾华未就第二次交割标的股份向深交所申请股份转让合规性确认,标的股份尚未交割,具体交割期限双方正在商议中。彼时公司的股价已经下跌至3.12元。

  8月14日,中超控股再发公告称,鑫腾华目前仍有一笔5亿元的股权转让尾款尚未支付。9月7日,深圳鑫腾华持股被以财产保全被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

  中超控股的情况也引发了深交所的关注。在今年8月-10月,深交所连续向中超控股发送了问询函和关注函,然而对于中超控股的4份回复函,黄锦光和黄润明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表示反对。

  事实上,除股权方面的纠纷,新旧管理层对公司的经营也有分歧。4月8日,中超控股与广东鹏锦实业有限公司成立控股子公司,广东中超鹏锦日化科技有限公司。其中,中超控股占股51%,广东鹏锦占股34%,法人是黄润明。这个子公司被宣称为是中超控股的新利润的增长点。5月21日,公司董事会却通过了同意为中超鹏锦提供担保的议案,额度不超过5亿元。但该议案在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上,该议案几乎被完全否决。

  新任股东的资金实力受质疑

  杨飞由电缆开始白手起家,1993年,21岁的杨飞进入江苏远东集团成为一名业务员销售电缆;后来杨飞开始担任陕西银河远东电缆有限公司总经理一职,成就一番业绩后,怀着创业理想回到宜兴;2004年,耕耘电缆行业10年后,杨飞以全部积蓄注册创立江苏中超电缆,并将公司逐步做大上市。

  2015年,由于电缆产值下滑,加上寄托着对家乡紫砂壶产业的梦想,杨飞开始整合资产,兑现,做局,筹资50个亿,希望整合产值为100亿的宜兴紫砂壶产业链。此后,公司斥巨资1亿收购28把紫砂壶,出售紫砂壶保壳,用紫砂壶分红等等操作令人目不暇接,中超控股作为紫砂壶概念股成为A股的一道靓丽风景线。

  50亿资金整编100亿产值的产业,这种想法其实有些一厢情愿。在后续资金不足的前提下,杨飞一意孤行,试图出售上市公司控股权,继续进行紫砂壶行业整编,不成想控股权即已出售,转让款迟迟不到。

  在7月31日深圳鑫腾华的资金链被曝出危机之后,已经入主上市公司10个月的鑫腾华的才被质疑其资金实力是否够吃下中超控股29%的股份。事实上,或许在第一次股权交割之后,深圳鑫腾华的资金实力就已经可见一看。

  在顺利交割获得第一笔20%的股份一天之后,深圳鑫腾华很快将这些股份进行了质押,质押开始的日期是2017年12月12日。而在中超股份回应深交所的问询函中透露,鑫腾华的股权收购款,有5.5亿计划来源是深圳鑫腾华自有资金,另外5.5亿来源于广东鹏锦实业有限公司的往来借款,剩下的7亿多元款项拟通过将所持有的中超控股29%的股权质押融资来支付。

  天眼查显示,深圳鑫腾华成立于2014年7月,原控股股东是深圳市鑫腾华商业有限公司,原实控人为陈立波,注册资本约62142.86万元,迄今为止深圳鑫腾华未开展具体业务。2017年5月黄锦光和黄彬父子以5元价格受让深圳鑫腾华100%股权。目前,黄锦光为公司法人。

  根据天眼查,黄锦光目前控制着11家公司,其中成立最早的是广东鹏锦实业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成立于2004年12月,注册资本2.96亿元,实控人为黄锦光。鹏锦实业是一家日化洗涤用品生产商,2006年起,鹏锦实业生产大包装洗涤产品提供给国内外知名大型日化企业进行小包装的分装销售。

  虽然在刚过去的临时大会中,中超控股原控股股东中超集团稍胜一筹,不过张慧和黄润楷表示之后将于深圳召开发布会进行相关事件说明,鑫腾华的反击或许才刚刚开始。

(文章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以上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当初为做紫砂壶卖公司的杨飞 如今又要重返董事会“夺权”了,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