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秉建:市场再狠跌 坚定买入好股并耐心持有,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隋秉建:市场再狠跌 坚定买入好股并耐心持有
2018-08-12

  破产疫苗企业空出来的市场会由优质企业来填补,将会给投资者创造很多十年十倍的机会,希望投资者能搭上这个春风。

  不仅是疫苗行业,未来医疗市场供给方的洗牌会很惨烈。

  “疫苗事件”余波未了,长春长生面临退市考验。市场中很多人都在谈论如何防范黑天鹅,而对于隋炳建来说,他看到的却是机会:“‘疫苗事件’带来行业洗牌,优质企业将借此获得更大市场份额。这或给投资者带来十年十倍的投资机会。”

  在接受《红周刊》专访时,隋秉建还表示,多年来的投资经验提醒投资者:“若大盘再跌狠,千万别空仓。但一定要买暴跌的好股,而且要经受住时间的考验,只要拿的住,就会有收获。”

  疫苗产业洗牌存十年十倍的投资机会

  《红周刊》:疫苗事件,别人看的是风险,您看的却是机会。

  隋炳建:破产疫苗企业空出来的市场会由优质企业来填补,将会给投资者创造很多十年十倍的机会,希望投资者能搭上这个春风。

  不仅是疫苗行业,未来医疗市场供给方的洗牌会很惨烈。

  《红周刊》:原因何在?

  隋炳建:市场公认,未来中国的医疗市场会蓬勃发展。消费升级、婴儿潮、老龄化、环境污染、产业转移等都是医疗行业高速发展的支撑。而近期“疫苗事件”暴露了行业的顽疾和运营潜规则。

  在美国生物药一支独大,而中国辅助药独占鳌头。为什么?就是刚才我们提到的行业痼疾和潜规则。我们的药品占据市场,靠的是“医院加成”等政策、以及营销费用等决定的,而美国靠疗效占领市场。

  这种情况一两年可持续,十年后会这样吗?绝对不会持续的,人在做天在看,只有疗效过硬才会真正持久。

  《红周刊》:除了医药,今天市场中争议比较大的还有银行板块?

  隋秉建:分析任何行业的基本面要“英明”与“精明”兼备。“英明”就是要看得远、判断准,高瞻远瞩,比如看5-10年,时间不同,视角差别会很大;“精明”就是要看得细、究得深,追求细节,刨根问底。

  从PEPB的相对估值来看,银行业估值很低。站在2年的角度看银行没问题,但10年的角度我看不清。

  《红周刊》:愿闻其详。

  隋炳建:对于银行来说,PB估值的假设前提是资产能够准确计量。而银行资产量庞大,资产质量与经济周期风险息息相关。但信息的不对称性,让投资人要核查银行资产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能从公开信息中去寻找零散信息拼凑可能的资产版图。

  投资人做研究,看企业的最大的风险是什么?是被创新技术颠覆的风险,也就是创造性的破坏,像诺基亚、柯达这样伟大的企业也会轰然倒下。银行目前有没有颠覆技术挑战呢?区块链技术、无现金交易、互联网平台的收单布局和货币基金,这些都是突破性的技术创新,这可不是仅仅低于净资产就可以提供的。

  当然,这是我的拙见,由于国情特殊,中国银行业被创造性的颠覆或许不太可能。

  大盘暴跌绝不会空仓

  《红周刊》:能否介绍一下,您推崇的价值投资理念,在实际操作中是如何落地的?

  隋秉建:价值投资如果在接触一天内你没有信服,那以后也不会相信了。

  从早期寻找低估价值的“捡烟头”,到资金量大以后偏重成长价值“合理价格买入优质股票长期持有”,都是我们认同的且行之有效的方法。

  这些都是经验积累,市场教育的结果。我的投资早期持股时间短,长了几个月短了几天,不停地跑进跑出。后期体会到长线持股的超额利润,随着资金量变大持股时间也不断延长,会有五年、十年的持股。

  实际操作中,我们是“看长做中”。研究一定要看长期,操作中如果中期获得了非常高的收益率,我们评估风险收益效率后也会退出。因为中国没有资本利得税,适合中短期调仓提高收益率。

  《红周刊》:市场中的几轮牛熊,您都经历过,获得的最大经验是什么?

  隋秉建:1993年、1997年、2001年、2008年、2015年五次熊市,我都身在其中。熊市中,泥沙俱下,再优秀的公司也会下跌,产品净值回撤很大,肯定有压力。但最大经验是,“牛市春风得意戒贪,熊市暴风骤雨别怕”,最忌“牛市暴涨家底投入,熊市暴跌发誓退出”。

  《红周刊》:用您的逻辑,判断一下市场吧。市场都在讨论底部?

  隋秉建:股市底部的完成有两种方式“时间换空间”、“空间换时间”,如果暴跌就会快速见底,如果横盘见底时间就会长。2015年暴跌时,国家队的护盘会导致这轮熊市时间长一些。未来半年看,不排除创新低的可能,未来两年来看,一些个股投资价值显现,是逢低吸纳的机会。

  当然了,操作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一个故事说:如果股票还有两个跌停板就涨了,你会在第一个跌停板半仓买,第二个跌停板满仓,还是在第一个跌停板空仓,第二个跌停板满仓。两种策略选哪种是不同的人性,导致不同的操作,成就不同的结果。这个没有优劣的可比性。

  但关键是市场再出现暴跌,我们该怎么做?

  《红周刊》:您的建议呢?

  隋炳建:1993年底,上证指数跌到300多点时,一个朋友说的“跌到这么低了,可千万别空仓”,20多年记忆犹新。因为印象太深刻了,由于政策刺激,一个月时间上证指数就涨到了1000点,是最低点的3倍,那是1994年。现在这个市场环境也需要给投资者提醒,若市场跌狠千万别空仓,但请记住一定要买暴跌的好股,并耐心持有。■

  人物介绍:

  隋秉建:质嘉投资的创始人,强调定性的准确判断与定量的价值分析相结合,平衡规模、价值、成长性等全方面估值因素,不偏废。

万2开户
(赠送炒股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隋秉建:市场再狠跌 坚定买入好股并耐心持有,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