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大鳄”赖淦锋腾挪术:不断质押加杠杆从游戏到教育紧跟风口,热点题材,股票新闻,概念股,主力资金流入

资本“大鳄”赖淦锋腾挪术:不断质押加杠杆从游戏到教育紧跟风口
2018-05-03

  “我说1分钟业务,他可能谈上半个小时的资本市场。”在汪世俊看来,天润数娱(002113,SZ)的实控人赖淦锋与他似乎是“两个物种”。

  上海点点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点点乐)创始人汪世俊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年报出来后,赖淦锋不厌其烦地跟点点乐创始人团队算账:“现在股价还要跌,业绩下滑,股东又吵架,股民不买账很正常……假设你们以后做好,我努力运作,通过定增增发各种产业,等明年6月份咱们减持的时候,就说13块(每股)吧。”

  赖淦锋在2017年资本运作频繁,一方面在天润数娱之外又控制、举牌两家上市公司,另一方面不断推动天润数娱的重组。在这个过程中,赖淦锋及其关联方所持有的大量股权都进入质押状态,获取大量资金的同时,其资金压力也不断叠加。如今,赖淦锋正推动天润数娱进行教育行业并购,而并购标的是赖淦锋的自有资产。

  财技:拿下一家质押一家

  作为“70后”的海归博士,赖淦锋此前比较低调,在很长一段时间很少出现在媒体视野中,直到2010年入主天润数娱时引起市场关注,但真正走到资本市场的聚光灯前,缘于其2017年一系列的资本运作。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赖淦锋直接间接控制了超过14家企业,涉及房地产、物业管理、教育投资、餐饮旅业、天然气、IT及游戏、实业投资等,仅以天润数娱为例,公司业务就历经了化肥到物业,再到游戏的跨越。

  2017年是一个关键年份,赖淦锋2016年运作天润数娱完成对点点乐的重组后,股价大涨,旋即开始谋求控制和参股其他上市公司,而频繁的资本运作背后是对杠杆资金的需求,天润数娱始终在其资本运作中占据核心地位。

  比如,胜利股份(000407,SZ)是在2017年3月份公告其实际控制人变更为赖淦锋。当时,赖淦锋通过广东恒润互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润互兴)的子公司以及资管、信托计划受让股权成为胜利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在约10亿元的收购资金中,只有3亿元来自赖淦锋控制企业的资本金,约7亿元来自关联方借款。在这7亿元中,又有5亿元最终来自股东股权质押融资,质押的正是天润数娱股权。

  赖淦锋通过恒润互兴和广东恒润华创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润华创)持有天润数娱的股份。天润数娱公告显示,在2017年底,恒润互兴持有天润数娱11.86%的股权都处于循环质押状态,而其当时合计持有天润数娱12.41%的股权。此外,恒润华创持有的天润数娱股权几乎都在循环质押状态,目前尚未有回购公告。

  获取胜利股份股权,赖淦锋又开启新的质押,胜利股份公告显示,赖淦锋控制的子公司持有胜利股份9.33%股份,股权质押比例超过了90%,目前也尚无回购公告。而举牌津劝业(600821,SH)后,赖淦锋控制的持股主体亦将股权100%质押回笼资金。

  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发现,在完成上述质押补充资金后,今年2月份,恒润华创资本金由1亿元增加至8亿元,3月8日,恒润华创增资恒润互兴,使恒润互兴注册资本由6亿元增加至13亿元。

  此外,恒润华创与恒润互兴两家公司自身也出现了出质记录。天眼查数据显示,同在3月份,赖淦锋向上海长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质押恒润华创1.36亿股。赖淦锋和另一股东麦秀金累计向深圳市金色木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质押恒润互兴3.9亿股。

  这一切背后的事实是,高比例质押使得每一次二级市场的股价波动都关系到股权“安全”,若股价下跌触发质权人采用平仓等手段进行风险控制,而质押人补充质押物不及时,则质押人有被削弱甚至被剥夺对上市公司控制权的风险。

  为了解赖淦锋及其控制主体目前资金情况及质押风险,记者多次拨打赖淦锋的电话并发送短信,并前往天润数娱临时股东大会试图采访,但截至发稿未能取得联系及收到任何回应。

  运作:并购重组步步为营

  2017年一系列的资本运作离不开天润数娱股权价值的上升和质押,同时,天润数娱作为“跳板”的价值在近几年也得到提升。在化肥等农业生产资料公司拖累业绩,物业管理盈利情况也不乐观的情况下,赖淦锋为天润数娱寻找新的风口。2014年2月,天润数娱宣布停牌重组,赖淦锋在天润数娱的资本运作才开始大手笔进行。

  据当时公告,天润数娱拟通过发行股份方式收购游戏公司上海旭游100%股权,交易价格为6.10亿元,布局热点游戏。但这一持续10个月的重组因上海旭游盈利预期不明朗而终止。

  2015年初,天润数娱试图再次并购游戏公司,这一次赖淦锋抓到了自己的“王牌”——点点乐。天润数娱以8亿元的对价、增发募资与现金收购两步走的方式完成了对点点乐100%股权收购,最终收购方案没有被认定为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2016年,天润数娱的业绩几乎完全依赖点点乐,赖淦锋还发起了“10送30”的高转送,使得天润数娱股价在短时间内连创新高。2017年5月,停牌了6个多月的天润数娱宣布了新的重组方案,购买深圳市拇指游玩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虹软协创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两者交易价格合计为17.15亿元,于当年11月份完成。然而,此次并购完成后,天润数娱股价却表现平平。

  2014年以来,天润数娱在游戏IT领域宣布的并购合计4项共计32亿元,形成大额商誉。公司年报显示,在2017年末商誉净额为16.33亿元,占资产比重的51.31%。

  近年来,游戏行业大额商誉减值导致业绩快速下滑的案例频频发生。在此背景下,赖淦锋调整步伐,将手伸向新风口——教育。

  重组:谋划自有资产变现?

  今年2月份,天润数娱宣布筹划新的重组,收购方式又包括增发股份募集资金,也正是在这时,恒润华创和恒润互兴相继增资。

  根据4月24日公告,天润数娱确认收购标的为广州凯华教育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华教育)及凯华教育作为举办人控制的恒润实验学校(举办人变更手续尚在办理中)。

  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发现,凯华教育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赖淦锋及其控制的广东恒润华创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润华创)为其股东。天眼查数据显示,就在天润数娱重组停牌前夕,2017年11月份,就连持有的2000万股凯华教育都全数被质押。新一轮的重组标的为赖淦锋旗下的企业,赖淦锋可能从上市公司处收回一定资金缓解压力,若参与增发股份认购,赖淦锋亦将获取天润数娱更多可质押股份。

  但是,从经营角度看,凯华教育作为举办人的恒润实验学校,2017年才首次招收小学一年级、初中一年级新生,2017全年净利润不到100万元。记者此前从教育领域投资人士处了解到,新建学校往往需要数年时间充实生源,因此投资大且回收时间较长。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位于广州市番禺区的恒润实验学校,以了解招生为由进入校园。恒润实验学校的招生办老师表示,学校是去年9月份第一批招生。目前仅有小学一年级4个班,初中一年级3个班,每班30多个学生,一共200余名学生。

  根据《新快报》的报道,恒润实验学校从2008年开始送交筹建材料,2009年获得广州市番禺区教育局批准设立,2010年广州市规划局核发建设项目选址。直至2017年9月,学校才正式对外招生。这也被外界质疑“招生一拖再拖”。

  从校区建设情况看来,学校的确配套设施相对齐全,但教学楼的投入使用面积尚小,在学生体育场旁,有一块空地仍在施工建设中。记者从学校招生办也了解到,恒润实验学校的收费标准相对于广州市其他民办学校都要高。对于学校收费高,新学校教育资源情况,不少家长也存有疑虑。

限时优惠:万1.8开户
(赠送JK波段王公式)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