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身了?葵花药业增资成都得怡欣华,最新消息

金投资讯

翻身了?葵花药业增资成都得怡欣华
2021-09-15

K图 002737_0

  近日,葵花药业对外投资新增一家企业——成都得怡欣华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投资比例15.3%。

  根据天眼查数据,成都得怡欣华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实控权属于罗欣健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成都得怡欣华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股东变更,山东罗欣控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从75.65%下降到61.18%,得怡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从3.78%下降到3.06%,新增葵花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5.3%。

  截至今日收盘,葵花药业报收14.63元/股,涨幅0.14%。

  “黑天鹅”降临

  葵花药业,即葵花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其前身是黑龙江五常制药厂,也是我国著名的医药集团之一,于2014年在深交所上市。上市以来,凭借铺天盖地的广告语“小葵花妈妈课堂开课啦”,占据着非处方药(OTC)市场这个“香饽饽”,公司迅速成长。

  然而,世事难料。2019年,葵花药业惊爆“黑天鹅”,实控人关彦斌被指控“杀妻”。

  关彦斌,出生于1954年,大专学历,退伍后选择从政,从政没多久下海经商。在五常制药厂连连亏损时,关彦斌买下了它,与张晓兰合力在1998年成立了葵花药业,同时两人也结为夫妻。但在此之前,关彦斌已经结过一次婚并且有两个女儿,张晓兰也育有一儿。

  二人结婚后,葵花药业也发展的如日中天。关彦斌继子间接持有葵花药业0.06%的股份,这个比例和关彦斌的大女儿一致,但事实上,继子虽然有股份,却没有像两个女儿一样,拥有进入核心公司练手的机会。于是,张晓兰冒着高龄产妇的危险又生了一个儿子,但事情也没有朝着张晓兰预料的方向发展。等来的却是关彦斌出轨了女秘书的“丑闻”,并且育有一儿一女。

  二人离婚后,张晓兰将自己手中的全部股份转让给了关彦斌,但是要求关彦斌在3年内给她9亿当做补偿。于是,关彦斌不得不让葵花药业频繁质押、出让,爆出大宗交易。

  原本以为一切都快要过去的时候,关彦斌的一本自传将自己送进了“监狱”。2018年12月,张晓兰在与关彦斌的谈话中认为《悬壶大风歌》一书,没有如实反映自己在葵花药业改制、发展过程中的贡献,并且还谈论了关彦斌再婚的事情。这两件事彻底激起了关彦斌的怒火。在关彦斌举刀砍伤张晓兰后,准备自杀未遂。张晓兰总共失血大约4000毫升,“失血性休克”,存在“外耳廓及颅骨部分骨折”,构成“重伤二级”。

  事件发生后关彦斌紧急递交了辞职信,2019年1月1日辞职获批,关彦斌继续被监视,直到2019年1月29日被正式批捕。2020年7月经判决,关彦斌被判处11年有期徒刑。

  此外,在关彦斌被爆出“丑闻”后,葵花药业的继承权也成了关注的焦点。关彦斌有两个原配女儿,张晓兰有两个儿子,还有女秘书的一儿一女。根据天眼查资料,目前,葵花药业的董事长为关彦斌的大女儿关玉秀,二女儿关一担任葵花药业董事、总经理。

  业绩曾连续两年下滑

  在“黑天鹅”事件被爆出后,与葵花药业2015年6月的最高点212亿元市值相比,如今葵花药业的市值已经仅为85.44亿元,足足蒸发了126.52亿元。

  其业绩也是连续两年出现营收下滑现象。2019年,葵花药业营收为43.71亿元,同比微降2.24%。不过,与2019年相比,公司2020年收入34.62亿元,同比下滑多达20.81%。对于增收不利的原因,公司表示系疫情影响。

  2020年,公司两大业务板块营收全部下挫。占比八成的中成药板块实现收入27.58亿元,同比下降16.77%。占比两成的化学制剂板块实现收入6.99亿元,同比减少33.75%。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在2018年年报中,公司在介绍核心竞争力时谈及的是“葵花”“小葵花”双品牌;在布局领域表述的是,“儿科、妇科、消化系统、呼吸感冒、风湿骨伤病和心脑血管慢病”六大领域全面布局。但到了2020年,公司在介绍产品优势时突出的是“小葵花”品牌,在品类特色上介绍的是“一小、一妇、一老”三大品类。由此可见,比起当年雄心壮志遍及六大领域,公司当前发展重心“退守”到儿童药领域。

  该公司退而求其次的原因也很明显,在葵花药业的规划蓝图中,2019年-2028年是公司的价值新十年。在价值新十年起点,公司创始人关彦斌却身陷囹圄。这一事件对公司战略步伐影响可见一斑。

  2021年上半年,葵花药业业绩似乎有所好转。数据显示,其营收达到21.02亿元,同比上升31.35%;归股净利润达到3.07亿元,同比上升29.62%;扣非净利润达到2.61亿元,同比上升18.70%。但是其投资现金流与筹资现金流均为负数,2021年上半年,葵花药业投资现金流为-4.23亿元,筹资现金流为-2160.92万元。

  研发成果去哪了?

  一向在销售上花重金的葵花药业,2020年销售费用却同比减少超三成。与2019年的12.77亿元相比,2020年仅有8.73亿元。公司将原因归结在疫情上。而药企缩减销售费用,刨除集采一类的政策影响,最有可能的原因还是相关产品“卖不动了”。回顾近些年市场对于葵花药业的质疑,“产品结构老化”“产品竞争压力日趋增大”这类评论不在少数。

  就其研发费用,2018年-2020年,该公司研发费用为1.22亿元、1.18亿元、1.14亿元。当期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约3%。从成果上看,该公司的研发大多投入在补充研究、增加适应症、经典名方研发、大健康产品开发等。并且,布洛芬混悬液、护肝片、西甲硅油及西甲硅油乳剂项目已经持续3年且没有突破性进展。

  而在2021年上半年,葵花药业的销售费用为5.74亿元,同比上升41.93%,而反观研发费用仅为4624.04万元,同比上升2.36%。

  2020年3月,关玉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未来3至5年内,公司会进一步将研发、生产、营销资源聚焦在“儿童药战略”上,巩固优势并希望扩大领先优势。“妇科、老年”两个品类会作为战术性的补充增长、稳定培育。

  已经将前路铺好的“吸金”赛道,葵花药业决定布局儿童药的战略也不无道理。但究其研发成果,根据葵花药业最新公告,也并未披露相关产品的研发进度。

  此外,葵花药业的员工数量也在减少。截至2019年末,葵花药业共有员工5772人,较2018年减少168人。但到了2020年末,公司员工减至5621人。

  记者还注意到,中报显示,葵花药业大健康模式以益生菌品类为主营品类,通过对核心渠道益生菌产品打造,形成了易小益、益健连、易活三款主打益生菌的产品群,组建了以上三个品牌命名的三大销售团队,持续在益生菌市场发力。

  记者就研发投入以及大健康领域益生菌产品布局等问题向企业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企业回复。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

原文出处:http://finance.eastmoney.com/a/202109152102032797.html

免责申明: 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国内知名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

翻身了?葵花药业增资成都得怡欣华,最新消息

/index1.xml /index2.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