杠杆私募与配资客共舞 中来股份揭开“杀猪盘”谜团,最新消息,金投股票

金投资讯

杠杆私募与配资客共舞 中来股份揭开“杀猪盘”谜团
2021-01-15

K图 300393_0

  退潮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连吃十个跌停,股价大幅下泄之后,笼罩在济民制药上的“杀猪盘”迷雾,正在慢慢消散。

  济民制药最近半年两次发生“闪崩”。2020年6月,拉高出货后遭遇3个跌停;12月最后半个月,更是连续十个交易日跌停。12月16日,荣科科技奇信股份也同步闪崩。2020年8月,博济医药也曾遭遇三个跌停。

  这些闪崩股,都有两名共同的股东。中来股份1月10日一则公告,揭开了背后的秘密:该公司在泓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深圳,下称“泓盛资产”)、深圳前海正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正帆投资”)投资的四只私募基金,重仓了这些股票。

  博济医药济民制药“闪崩”背后,都有这两家私募的身影。2020年6月,济民制药股价大跌后,正帆投资管理的两只产品,从济民制药前十大股东中消失。博济医药去年8月大跌后,重仓的泓盛资产也从股东名册中退出,正帆投资虽未全部抛售,但也大幅减持。

  泓盛资产成立以来,共管理产品20只,但公开持仓的产品却只有两只。正帆投资先后管理产品28只,16只存续规模不足500万元,在二级市场持仓的只有5只,其中却有4只与博济医药济民制药有关。

  杠杆比例超过200%的运作模式,中来股份投资的私募基金,具有强烈的配资特征。而济民制药三季度新进的自然人股东邵奕楠,恰恰就是股票配资的深度参与者。2018 年下半年,邵奕楠多次以案外人身份,卷入股票配资案件。他曾经的合作伙伴,还因为他人持有的股票跌停后,撬板接盘卷入操纵证券市场案。

  坚守不退的私募

  整个投资期间,泓盛资产管理的泓盛腾龙1号、4号重仓济民制药,持有博济医药奇信股份荣科科技;正帆投资管理的方际正帆1号同样重仓济民制药,持有博济医药奇信股份荣科科技;正帆顺风2号基金先后重仓济民制药博济医药,持有荣科科技

  2020年12月16日,济民制药股价突然“闪崩”,遭遇连续十个交易日跌停;荣科科技奇信股份同样也在12月16日、17日连吃两个跌停,跌幅分别接近40%、20%,只有博济医药股价略显平稳。

  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发现,泓盛资产、正帆投资集中持仓的股票,可查记录只有博济医药济民制药两只个股,而荣科科技奇信股份,两家私募至今没有公开现身。

  可查信息显示,泓盛资产腾龙1号、4号,目前公开重仓持股的博济医药,首次现身是在2020年二季度末,分别持有282万股、212.7万股,占比分别为1.88%、1.42%。而重仓的济民制药,以及持股的奇信股份荣科科技,则始终没有公开持仓。

  正帆投资买入博济医药的时间,与泓盛资产大体相近,且持仓多于后者。2020年二季度末,正帆顺风2号、方际正帆1号分别买入该股384.95万股、182.8万股,持股比例分别为2.57%、1.22%。

  正帆投资对济民制药更为“钟情”。2019年三季度,正帆敏行3号大举买入济民制药348.8万股,持股比例为1.09%;正帆敏行3号当年二季度买入280万股,下半年又继续增持约52.8万股。截至2020年9月底,正帆敏行4号仍持有济民制药近348万股。

  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发现,正帆投资成立以来管理的28只产品,只有5只公布了二级市场持仓记录,其中4只与济民制药博济医药有关;泓盛资产管理的产品中,有迹可循的仅有2只。

  持仓如此集中,泓盛资产、正帆投资旗下产品的管理规模却并不抢眼。中基协备案信息显示,正帆投资的28只产品中,至少有16只存续规模在500万元以下,泓盛资产也有4只存在同样情形。

  除了这两家私募机构,对济民制药青睐有加的还大有人在。

  公开披露显示,2020年三季度末,邵奕楠以657.6万股、2.06%的持股,成为济民制药第六大股东。同期,邵奕楠还持有荣科科技2876万股,持股比例4.81%,为第二大股东。

  邵奕楠持有的荣科科技股份,系从他人手中受让而来。据荣科科技2020年6月披露,邵奕楠从付艳杰、崔万涛手中,以 6 元/股的价格,共计出资1.73亿元,受让了荣科科技这些股份。

  荣科科技公告显示,邵奕楠,男,1989年出生,住址位于浙江省江山市市区西塘巷。在此之前,邵奕楠甚少在二级市场留痕,济民制药荣科科技两家公司,是他迄今仅有的公开投资记录。

  可查信息还显示,邵奕楠还是浙江瀚达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瀚达控股”)、浙江瀚达文化有限公司(下称“瀚达文化”)法定代表人,并持有 20%、70%股权,但两家企业成立时间都不长。

  邵奕楠、泓盛资产、正帆投资等私募和自然人,为何对济民制药等股票如此钟爱?

  为何高位接盘

  回顾最近两年的走势,济民制药博济医药都曾出现过“闪崩”,尤其是济民制药,最近一波暴跌之前,已经发生过多次闪崩。2020年6月,该股拉高后突然连续三个跌停,引发市场对“杀猪盘”的高度关注。

  两轮暴跌之前,济民医药从2018年7月开始走出一波长牛,2019年12月股价已接近55元,较行情启动前的8.3元左右,区间累计涨幅高达七倍左右。

  不过,泓盛资产、正帆投资却是在高位接的盘。中来股份称,泓盛腾龙1号、4号,方际正帆1号、正帆顺风2号成立一个月后,就快速建仓济民制药等股票,此时济民制药等股价正处高位。

  更为重要的是,两家私募建仓之前,伴随着股价持续上涨,股东户数急剧减少,济民制药长期被市场质疑为庄股。数据显示,2018年6月底,该公司股东户数为1.9万户,2018年年底已降至1.2万户,2019年年底进一步降至4336户,户均持股近400万元。

  济民制药的盘子也不大,而且实际控制人家族持股比例较高。2020年12月28日公告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家族直接持股20.75%,并持有控股股东双鸽集团100%股权、股东台州梓铭贸易有限公司92.73%股权。以上合计持股数为1.98亿股,占比超过60%。经测算,2018年行情起步时,该公司总市值不到30亿元。除了控股股东及其家族持股,实际可流通市值不足10亿元。

  博济医药的股东户数,虽然2019年6月底之后便持续上升,但股本同样较小,2019年、2020年两次送股后,目前总股本也只有2.27亿股,总市值不足23亿元。

  泓盛资产、前海正帆建仓前后,博济医药从2019年12月经历一轮拉升,并在2020年4月重新上涨至18.4元以上。济民制药虽然2020年初就开始阴跌,但仍在二季度上涨了约20%,股价在6月12日拉升到最高的57.45元。

  博济医药走势也极为相似。在2019年1月股价见底后,从6.12元的低谷凶猛拉升,当年6月飙升到19元以上,又在此后6个月左右跌至12元以下,但较低点仍有接近一倍的涨幅。然而就在此时,这两家私募开始大举建仓。

  长期以来,除了一些不断变换的私募基金,济民制药博济医药少有机构持股,博济医药2019年以来,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基本都以自然人为主,偶尔有公募持仓,但仓位都很低。

  邵奕楠的进场时间更微妙。2020年6月中旬,济民制药股价突然大跌后,两个月内基本处于横盘状态,就在三季度,邵奕楠进场了,并在三季报中现身。此时,济民制药“杀猪盘”事件,在资本市场已广为人知。9月初,济民制药再次拉升,到12月初反弹至42.7元,比8月底上涨近30%。

  浙江省金华中院2019年的一份二审判决书显示,林士宏持有的诚益通股票,2019年6月曾经跌停。为了减少损失,林士宏与项斌彬达成协议,由项斌彬以购进诚益通股票的方式打开跌停。2019年6月4日、6月5日,林士宏分三次向项斌彬转入1100万元,项斌彬则出资1600万元,分三个账户买入诚益通股票。项斌彬的这一行为,后来被法院认定为操纵证券市场。

  记者调查发现邵奕楠与上述案件中涉案人项斌彬之间关联的线索。根据公开信息,浙江瀚达文化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2019年7月曾出现过一次变更,法定代表人、投资人均由项斌彬变更为邵奕楠。项斌彬虽未在二级市场现身,但与邵奕楠一样,均卷入了操纵证券市场案。

  “杀猪盘”推手?

  中来股份公告称, 2020年4月23日,公司第一次正式申请赎回基金,此后多次催办,但管理人均以赎回金额大、短期内集中抛售会导致市场波动为由,未执行赎回。当时,济民制药博济医药的股价,正在大涨与暴跌之间的关键时刻。

  2020年8月16日至20日,博济医药连续三个跌停。持仓记录显示,当年二季度末合计持有博济医药567万股的方际正帆1号、正帆顺风2号,三季度末已经从该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册中消失。一起消失的,还有泓盛腾龙1号、4号。

  博济医药大幅下挫之际,就有投资者质疑,此事可能与正帆投资等私募斩仓有关。不无巧合的是,博济医药大跌后,该公司于当年8月26日,收到正帆顺风2号赎回资金1983.52 万元。

  济民制药也是如此。2020年6月11日,济民制药小幅高开后,一度拉升超过7%,最终微跌收盘。但从次日开始,却突然连续三天跌停。三季报披露后,2019年末就持股约332.8万股的正帆敏行3号,此时退出了前十大股东行列。

  这些巧合是否与泓盛资产、正帆投资、邵奕楠等有关,目前外界还无法得知。中来股份公告显示,博济医药济民制药股价2020年第一次巨震后,泓盛资产、正帆投资并未完全退出。此外,正帆投资管理的正帆敏行4号2020年9月底仍持有济民制药347.79万股,持股比例为1.09%。

  与济民制药2020年12月16日同步开启暴跌,荣科科技奇信股份的股价也一起闪崩。

  成交数据显示,去年12月16日至29日,济民制药累计成交约11.7亿元,但主要的成交,出现在12月28日。当日,该股曾经打开跌停,全天成交达8.1亿元。

  根据龙虎榜数据, 12月25日至28日,济民制药累计成交8.17亿元,而卖出最多的两家券商营业部分别为申万宏源东莞鸿福路、安信证券上海浦东新区银城中路两家营业部,卖出金额分别为1.07亿元、1.06亿元,其他卖出前五的三个席位,卖出合计不足1.6亿元。

  从持仓数量来看,济民制药的前十大股东中,八家为李仙玉家族成员。究竟是谁在抛售,目前很难测算。而2020年三季度新进的另一名自然人股东,持股数量为267.3万股,按照12月28日股价计算,只有邵奕楠的持股数量与卖出最多的席位相符。

  不无巧合的是,荣科科技也在12月16日、17日同步闪崩,两个交易日累计跌幅接近40%。龙虎榜数据显示,安信证券上海浦东新区银城中路营业部席位也出现在卖出前五名单中,两天累计卖出2704万元,并买入近300万元。

  配资魅影

  在荣科科技之前,邵奕楠从未在二级市场公开出现过,但这并不妨碍他深度参与资本市场。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是股票配资深度参与者。

  杭州淳安法院2019年的一份判决书显示,2018年下半年, 詹超朋经人居间,从詹际旺处配资炒股。2018年12月28日,詹超朋指示邵奕楠,向詹际旺汇款323万元。

  同在2018年下半年,詹超朋由同一人介绍,进行配资炒股,并向洪大军的账户汇款1420万元,因涉及多个账户,其中320万元实际交付给肖爱珍。2019年1月3日,詹超朋指示邵奕楠向肖爱珍汇款800万元。

  詹超朋也是瀚达控股股东。资料显示,其出资金额为1000万元,持股比例20%。另一股东陈欢,则持股35%。多份判决书内容显示,在配资过程中,邵奕楠等人是资金融入方,资金来源涉及P2P平台。

  2018年5月,张凯与陈梦非签订借款协议,约定以保证金3575万元,对应借款8925万元,用于投资上海和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的有价证券,借款利率每月1%,陈欢、邵奕楠等人为借款提供担保。

  与该案有关的执行裁定书显示,杭州九盛泽丰控股有限公司作为案外人,请求法院解除陈梦非名下两个案涉账户的冻结。原因是,被冻结账户名义上是陈梦非个人账户,实际上是其公司用于网贷客户之间的资金兑付账户,账户内资金属于网贷资金,而非陈梦非个人资金。相关账户为杭州小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董事长之子陈梦非名义开设的账户。

  中来股份未披露涉事的四只私募基金,具有明显的配资特征。公告显示,方际正帆1号、正帆顺风2号、腾龙1号,杠杆比例均曾超过200%。2020年1月7日,李萍萍、李祥曾出具了相关承诺函。

  蹊跷的是,就在巨亏暴露前夕,泓盛资产、正帆投资却突然进行了股东变更。中基协备案信息显示,泓盛资产原实际控制人为周洁,出资比例为99%,并担任该公司监事,马伟杰只是出资1%的小股东。正帆投资原本由黄建杰、郑可莼分别出资51%、49%。

  从2020年8月开始,周洁突然开始减少出资额。当年8月7日,周洁出资比例由99%降至7%,马伟杰则增至68%,剩余25%转让给宁海波。19天后,周洁将剩余的股权,也全部转让给了宁海波。2021年1月4日,公司监事一职也由宁海波接替。郑可莼持有的正帆投资51%股权,也在2020年11月21日全部转让给了黄建杰。

  周洁目前还是小鹿互娱文化传播(深圳)有限公司出资98%的股东,并担任法定代表人、董事、总经理一职,该公司持股2%的另一股东刘小华,还在一家小贷公司出资2%。而郑可莼的合作伙伴,也有多人是有限合伙类投资企业出资。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原文出处:http://finance.eastmoney.com/a/202101151775876234.html

免责申明: 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国内知名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
软著申明: 金投股票网《十秒看财报》已申请软著保护,请勿侵权使用。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杠杆私募与配资客共舞 中来股份揭开“杀猪盘”谜团,最新消息,金投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