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牌3年 昔日“果汁大王”被通知退市!上市公司却表示:不服!,最新消息,金投股票

金投资讯

停牌3年 昔日“果汁大王”被通知退市!上市公司却表示:不服!
2021-01-14

K图 01886_0

  经过一年多的挣扎,汇源果汁的“退市”危机仍未解除。

  1月13日,被称为“果汁大王”的汇源果汁(1886.HK)发布公告称,港交所上市覆核委员会已于2020年12月9日举行覆核聆讯,以覆核除牌决定。于2021年1月5日,上市覆核委员会通知公司其已决定维持除牌决定。

  对此决定,戏剧化的一幕出现了,汇源果汁表示,“董事会对上市覆核委员会的决定表示失望且不同意有关决定,董事会认为本公司已尽最大努力及已动用一切可用的资源尝试满足复牌条件。”

图片

  而联交所致函告知汇源果汁的最后上市日期为1月15日,股份的上市地位将于1月18日上午九时起被取消。

  曾经的“果汁帝国”将被取消上市地位

  “喝汇源果汁,走健康之路”、“喝汇源,才算过年”。。。。。。曾是耳熟能详的广告语。

  作为汇源果汁的创始人,朱新礼不仅一手缔造了“国民果汁”帝国,更是打通了果树种植、加工、销售全产业链,一度被封为农业的“守望者”,帮助数百万农民“脱贫致富”。

  早在2002年,汇源果汁的年销售额便高达12亿元,占据了中国果汁23%的市场份额,成为享誉全国的“国民品牌”。

  2007年,汇源果汁在港交所上市,风光一时无两:募资24亿港元成为当时香港最大的IPO项目、上市当日飙涨超66%,总市值一度超过313亿港元。

  而汇源果汁最为辉煌的时刻,是在其上市的第二年,全球饮料巨头-可口可乐向汇源抛来了橄榄枝:拟以每股12.2港元的价格收购汇源果汁全部已发行的股份,总金额超过24亿美元(约合179.2亿港元)。

  可口可乐的世纪收购方案一经宣布,汇源果汁股价大幅飙升超164%,收于10.94港元/股。当时,朱新礼个人持有汇源公司42%的股份,若并购成功将进账74亿港元。

  而朱新礼心中的算盘并不止于74亿港元,其决定将汇源“外嫁”可口可乐的另一个初衷是,若收购成功,汇源农业、果业生产的浓缩汁、果酱将将成为可口可乐全球唯一供应商。

  2008年,汇源“外嫁”可口可乐震惊一时,引起了所谓民族品牌存亡的全民大讨论。

  说巧不巧的是,2008年8月,《反垄断法》正式实施,由于涉及垄断问题,最终遭到商务部禁止。

  “外嫁”可口可乐意外折戟后,汇源果汁开始“迷失”,股价暴跌、连年亏损、债务告急、濒临退市……

  “果汁帝国”逐步坍塌

  可口可乐收购案失败后,汇源果汁的股价在短短2个交易日内,直接腰斩,最大跌幅超62%,总市值直接蒸发近50亿港元。股价崩跌之后,汇源果汁的经营亦开始大幅滑坡。

  2009年至2016年,汇源果汁营收规模从28.5亿元上升至57.6亿元,但却陷入“增收不增利”的窘境。八年的时间里,汇源果汁有7年的扣非净利润都处于亏损状态。

图片

  实际上,汇源卖果汁并不赚钱,“卖得多亏得多”,其利润的绝大部分来自于“其他收入”。2011年至2016年间,汇源果汁“其他收入”累计高达13.55亿元。而这些资金主要在于政府补贴、出售资产。

  以2013年为例,当年汇源果汁净利润2.3亿元,而其中的“其他收入”却高达3.4亿元,主要来自处置成都、上海工厂的4.3亿元收益。

  经营捉襟见肘,汇源果汁还承受着巨额债务压力。截至到2017上半年,汇源果汁总负债已高达133亿元,资产负债率超52%,创出历史新高。

图片

  尽管52%的负债率在同行业中并不算最高,但汇源果汁的总负债中,有84亿都是通过银行、公司债券、融资租赁等渠道拿来的借款,利息负担非常重。

  自身业务不赚钱,到期债务却“火烧眉毛”,创始人朱新礼不得不借新债,还旧债,甚至不惜借助P2P。

  因近3年的财报未披露,截至2017年年底114亿的债务,或许只是汇源果汁浮在水面上的“冰山一角”。2019年9月份,先锋集团旗下P2P平台工场微金的一纸公告,撕开了汇源庞大的债务链条。

  伊春汇源生态养殖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乳业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牧业有限公司、伊春源原商贸有限公司,因无法偿还418.5万元的欠款,拟以汇源果汁系列产品等抵债。四家以汇源果汁抵债的公司实际控制人,全都是朱新礼,借款担保亦全是汇源集团。

图片

  巨额债务压力之下,汇源集团(北京)早已是“官司缠身”。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北京汇源集团已被67次列入失信被执行人,裁判文书高达283条,涉及的法律风险多达562条。

  陷入“退市”危机

  在港上市的汇源果汁,债务危机被引爆的导火索则在于一笔超40亿的贷款。

  2018年4月3日,汇源果汁突然发布停牌公告,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间,在未经董事会批准、无签订协议、未对外披露的情况下,汇源果汁累计向“官司缠身”的北京汇源集团借款高达42.82亿元。

  这一行为违反了港交所上市规则中关于关联交易申报、股东批准及披露的条款。

  2018年6月,港交所介入汇源果汁违规事件,要求汇源对公司股票复牌列出的相关条件,包括:

  汇源果汁须对相关贷款进行法证调查、公布调查结果,并采取合适的补救行动;

  进行独立内部监控审阅,以及证明公司已有足够的内部监控系统;

  证明管理层在诚信上并无监管机关需合理顾虑的地方;

  公布所有欠缺的财务业绩,并说明任何审计修订。

  而汇源果汁也不断被爆出负面消息:

  2014-2017年,裁员超10000人;

  2019年以来,多位高管离职;

  2019年5月,朱新礼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2019年12月11日,朱新礼作为有权代理人的中国德源资本(香港)有限公司被法院查封,41亿元资产遭冻结。

  ………………

  而这笔42.82亿元的巨额违规关联借款也最终成为压倒汇源果汁的最后一根稻草,已经停牌20个月的汇源果汁于2019年12月被港交所警告:若在2020年1月31日前,仍不能达成复牌条件,港交所或将取消其上市地位。

  创始人退出董事会果汁大王走投无路了吗?

  在“退市”危机之下,汇源果汁也曾不断尝试自救。

  2019年4月,天地壹号拟以36亿元收购汇源果汁60%股份,但三个月后,收购计划以失败告终。

  2020年2月,汇源果汁再度迎来人事巨震:创始人朱新礼父女退出上市公司董事会。

  此次人事变动一度被外界看作是汇源为了引入新的资本之举。但一直到现在,并没有资金向其抛出橄榄枝。

  汇源果汁也曾尝试通过重整主营业务以试图自救。

  包括在NFC果汁开始流行前期推出过的几款NFC果汁产品;看到气泡饮料走红,于2020年夏天重点推广的“95°黑气泡果汁”……结果并未奏效。

  2020年年底,有媒体曝出,汇源开始“急病乱投医”,欲学习“南极人”,通过品牌授权来喘息,但第三方运营商却参差不齐,问题不断。

  食品行业专家朱丹蓬认为,汇源从整体来看其实并不差,但营销团队和品牌存在老化问题,加上汇源在中国市场的现状是北方强南方弱,而就对高浓度果汁的认知而言,消费者的现状则是南方强北方弱,这是汇源果汁多年来没有获得高增长的一个根本性原因。

图片

  在经历过一年多的挣扎后,停牌近3年的汇源果汁仍未迎来复牌,且即将被取消上市地位。停牌前,汇源果汁的市值只剩54亿港元,较高点时期蒸发253亿港元,累计跌幅超82%。

(文章来源:全景财经)

原文出处:http://finance.eastmoney.com/a/202101141775803870.html

免责申明: 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国内知名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
软著申明: 金投股票网《十秒看财报》已申请软著保护,请勿侵权使用。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停牌3年 昔日“果汁大王”被通知退市!上市公司却表示:不服!,最新消息,金投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