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债务压身沙钢集团激进扩张后遗症,方大集团最新消息

《 方大集团 (000055) 》

财务数据 | 最新公告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机构持股 | 十大股东 | 公司简介 | 信息一览 | 资金流

千亿债务压身沙钢集团激进扩张后遗症
2019-12-31

  连续停牌两年又两个月之后,沙钢股份(002075.SZ)终于在2018年11月16日复牌,对于数据中心开发商GlobalSwitch Holdings Limited(简称GS)的大手笔收购也终于得以推进。

  沙钢股份是世界500强企业沙钢集团旗下以钢铁为主业的上市公司。沙钢集团是中国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在最新的世界500强排行榜中位居第340位。通过收购GS,沙钢股份意图进入数据中心行业,实现特钢、数据中心双主业运营。

  不过,耗资不菲的收购也给沙钢集团带来了不小的债务压力。2019年三季度末,江苏沙钢集团的负债总额达到1273.6亿元,同比增长了58%;其中流动负债高达855.38亿元。

  债务压身之时,沙钢集团的业绩却跟随钢铁行业的景气度转向出现了明显的下滑。2019年前三季度,沙钢集团的营业利润同比下降48.54%,销售净利率由过去的二位数下滑到了5.35%。

  沙钢集团在2019年11月发行票据的募集说明书中表示,其或面临偿债压力较大、资产负债率较高、短期债务比重较大、盈利能力下降等多项风险。

  大笔收购带来的债务压力,叠加经营业绩下滑,中国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正面临严峻的挑战。

  激进扩张

  2019年3季度末,沙钢集团负债总计1273.6亿元,同比增长了57.97%,增长十分迅猛。

  从2016年9月开始停牌,沙钢股份一拖就足足两年多时间。不仅急坏了很多投资人,原先计划的收购案也陷入僵局。

  2018年11月16日复牌之后,沙钢股份抛出了一份新修订的重大资产收购方案。原本计划收购北京德利迅达科技和苏州卿峰投资管理公司(简称苏州卿峰)两家公司的股权,改为仅收购苏州卿峰100%股权,交易价格则调整为237.8亿元。

  成立于2016年1月的苏州卿峰为持股型公司,是为收购GS特意设立的,持有GS51%的股份。GS是全球排名第三、欧洲最大的第三方数据中心运营公司,2018年GS实现营业收入3.99亿英镑、经营性净利润2.29亿英镑。

  这笔交易在2019年8月份画上句点。8月28日,沙钢官网发布消息称,近期,沙钢集团已经完成对GS剩余24.01%的股权收购,通过进一步增持已实现了对GS的全资控股。反映到资产负债表上,2019年三季度末沙钢集团的投资性房地产价值相比半年报增加了533.64亿元。

  钢铁企业转型做数据中心业务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钢铁行业是典型的周期性行业,企业效益往往随着行业周期呈现较大幅度的波动。而数据中心行业性质接近于商业地产,租金回报稳定,周期性很弱,可以很好地对冲主业的风险。此外,数据中心也是面向未来的朝阳产业,可以帮助沙钢实现向新兴产业的转型。

  但是对GS的收购耗费了巨量资金,使得沙钢集团的债务负担明显加重,2019年前三季度新增债务就达到了385亿元。

  数据显示,2019年3季度末,沙钢集团负债总计1273.6亿元,同比增长了57.97%,增长十分迅猛。沙钢集团的资产负债率也从2018年的50.03%增长至2019年3季度末的57.39%。

  其短期内的负债压力也不容小视,短期借款294.63亿,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61.58亿,合计达到356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2019年9月5日,江苏沙钢集团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张家港市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该消息也先后被多家媒体报道。尽管沙钢集团在两日之后对事件进行了澄清,但不免引发公众对于沙钢集团债务压力的诸多猜测。

  业绩拐点

  大幅扩张规模,却遇到行业景气度下滑,民营钢铁巨头们正面临着进退两难的尴尬局面。

  2018年可能是中国钢铁企业自从金融危机以来10年中最好的一年。得益于供给侧改革和落后产能的破产出清,钢铁行业自2016年以来逐渐复苏。钢材价格稳定在高盈利区间,企业利润普遍大幅提升,并在2018年达到周期的高点。建龙钢铁董事长张志祥在2019年初形容这几年的钢铁行业“一年比一年好”。

  财报数据显示,2016-2018年,沙钢集团的营收增速分别为-7%、11%和14%,利润增速分别为154%、395%、12%,销售净利率则从2.91%提升至11.17%。2018年的销售净利率也是10年以来的最高值。

  但自进入2019年以来,钢铁行业的景气度随即直转向下,进口铁矿石价格上涨,同时钢铁产品价格出现下降,企业利润普遍出现下滑。以钢铁行业的上市公司为例,宝钢股份方大特钢(600507.SH)、鞍钢股份新钢股份南钢股份等钢企2019年前三季度在营收相对稳定的情况下,净利润下滑均超过30%。

  沙钢集团也无法摆脱行业的周期性影响。2019年前三季度,沙钢集团营业收入合计1092.99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038.17亿元微升;营业利润为76.13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47.94亿元下降48.54%。其销售净利率也下滑到了5.35%,远低于前两年的盈利水平。

  评级机构联合资信出具的一份评级报告指出,2019年以来产品价格回落叠加原材料价格上涨大幅削弱了沙钢集团的盈利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6年行业景气度回升以来,众多民营钢铁巨头通过并购整合、直接投资等方式扩大规模,包括建龙钢铁、德龙钢铁、方大集团等,他们在冲击沙钢老大地位的同时,也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市场的供求格局。

  尤其是有“钢铁并购大王”之称的建龙钢铁,其在近三年之内并购了5家钢铁企业,包括山西第二大钢铁企业海鑫钢铁、北满特钢、黑龙江最大钢企西林钢铁集团等。

  沙钢集团也加入了战局,董事局主席沈文荣控制的锦程沙洲公司2017年耗资40多亿元通过参与破产重整的方式入主了东北特钢,目前持有其43%的股权。而锦程沙洲的背后就是沙钢集团。

  大幅扩张规模,却遇到行业景气度下滑,民营钢铁巨头们正面临着进退两难的尴尬局面。招商证券的研报预测,2020年钢铁价格及盈利预计仍将小幅下滑。

  作为行业内为数不多坚持继续做大非钢产业的企业,沙钢集团的数据中心业务转型或许能够提供新的增长点,对冲一定的主业风险。但高悬的债务以及新业务的整合仍将是摆在沈文荣面前的难题。

(文章来源:英才)

免责申明: 1、本站涉及的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依此操作风险自担。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微信 nmw160 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千亿债务压身沙钢集团激进扩张后遗症,方大集团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