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A,关键时刻“雪中送炭” 浙商银行成为房企大“粮仓”,万科A新闻,万科A主力资金流入

资金流 | 龙虎榜 | 十大股东 | 更多信息 万科A

关键时刻“雪中送炭” 浙商银行成为房企大“粮仓”
2018-05-28

K图 02016_21

  导读: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2018年4月18日,一纸公告宣告了原浙商银行行长刘晓春的“净身出户”。

  浙商银行公告显示,该行行长刘晓春因工作变动,辞任该行副董事长、行长、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及普惠金融发展委员会成员职务等所有在浙商银行的职务。

  看似普通的人事变动,却透露出一丝不寻常的意味:刘晓春今年59岁了,离退休不到一年。这时候变动,不是折腾人么?

  据《财新》记者了解,刘行长“被离开”了。

  2014年8月末,刘晓春从农行来到到浙商银行任职,提出“全资产经营”的战略,一改浙商银行服务中小企业的定位,走向同业扩张、投贷联动之路。

  不久后,原来在兴业银行杭州分行任职的张长弓受刘晓春之邀,加入浙商银行并担任副行长,主管资产管理、金融市场等业务。

  两人一起将浙商银行带上了飞速发展的道路。截至2017年末,浙商银行资产规模达到1.54万亿元,四年时间总资产规模增长130%。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在浙商银行发展后期,刘晓春和张长弓两人在浙商银行的表外疑似关联平台出现一些分歧。

  据《财新》记者了解,刘晓春在风控上比较谨慎,操盘老手张长弓则比较看重业绩。两人对风险的不同看法或许最终导致了刘的离开。

  关键平台浙银资本

  曾几何时,银行主要依靠贷款和存款之间的利率差额赚取利润。但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存贷款利差被不断挤压,表内外“全资产运营”已经是整个银行业的一条出路。

  由于《商业银行法》的限制,银行不能像投行一样操作,例如说,直接把理财资金投向股票市场,那是不成的。为了规避限制,银行需在自身体系外设立私募基金、投资公司等特殊目的公司,做成“投贷联动”的业务通道。

  浙银资本正是在这样思路下诞生。

  2015年6月,浙江浙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浙银资本”)成立,实缴资本金5亿元,股东为五矿信托及浙大九智(杭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据《财新》报道,浙银资本和浙商银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浙银资本首任法人代表、董事长兼总经理均是张长弓,后来更换为浙商银行资本市场部副总经理陈潇笑。

  据《财新》记者查明,浙银资本的实际控制人就是浙商银行。明面上的五矿信托实则是个通道,浙商银行理财资金通过认购五矿信托的信托受益权,控股浙银资本。

  《财新》记者还了解到,浙商银行的表外投行运作主要操刀者正是张长弓。

  张长弓何许人也?从履历上看,他在政府及银行均有过任职经历,经验丰富,堪称一个多面手。

  外界对张长弓的评价比较分化。有人说他能干、勤奋,很会处理与政府部门的关系,在浙江省也积累了一些人脉资源;也有与其共事过的人认为,他头脑灵活但“一向路子野”。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张长弓来到浙商银行以后,中间业务被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不管怎么说,浙银资本成立之后,浙商银行开展起投贷联动业务就非常方便了。工商资料显示,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浙银资本对外投资了104家有限合伙基金,注册资本金均为1000万元。借道这些有限合伙公司,浙商银行的理财资金投到一二级的股权市场。

  这些资金中,很大一部分流向了房地产市场相关领域。

  2015年末,据《财新》记者调查,浙商银行理财资金通过浙银资本通道,输血130亿元给宝能,成为宝能举牌万科A最重要的“子弹”。

  事情是这样子的。

  浙商银行拿出130亿元的理财资金,通过浙银资本以华福证券为通道,给深圳市钜盛华股份有限公司进行了1:2的配资。钜盛华出资67亿元,但这67亿元有一大部分来自浙商银行的资管计划。

  这样,“宝能系”拿出的自有资金最多只有20亿元。这130亿元又来自浙商银行的同业机构,涉及37家金融机构、40家公司,其中90余亿元来自同业金融机构配资。最终穿透来看,浙商银行的理财资金中,有70亿元借道买入了万科股份。

  新的“马甲”浙商产融?

  据《财新》报道,在宝能一事曝光之后,监管要求浙银资本切割跟浙商银行的关系。

  2017年4月末,浙银资本升级为一个更大的平台——多家民营企业参股的浙江浙商产融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浙商产融),注册资本金高达1000亿元。

  说起来,浙商产融和浙商银行的关系还是剪不断、理还乱。

  据《财新》报道,浙商产融的民企股东,跟浙商银行的股东多有重合。比如恒逸石化(000703.SZ)、新湖中宝(600208.SH)、永利实业等民企,既是浙商银行前十大股东,也均持有浙商产融4.5%的股份。

  除此之外,泰禾集团(000732.SZ)、盾安环境(002011.SZ)、美都能源(600175.SH)、宜华企业、铁牛集团、神雾科技、南京丰盛产业、深圳海王集团、广田集团(002482.SZ)、和润集团、杭州滨江房产这些企业,有的是浙商银行小股东,有的是浙商银行大客户。

  近期,中天金融拟收购“明天系”资产华夏人寿,浙商产融再次在背后扮演了资金提供者的角色。

  原来,为了凑齐收购华夏人寿所需的310亿元款项,中天金融准备将旗下中天城投集团的股权全部出售给金世旗产投,交易对价246亿元。

  中天城投是贵州房地产龙头,根植贵州40年。克而瑞数据显示,2017年,中天城投销售额排名全国第74位。

  金世旗产投的钱主要来自股东出资和借款。为此,金世旗产投引入第一大股东——浙江浙商产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浙商产融资管),后者正是浙商产融的全资子公司。

  据《环球老虎财经》报道,按照原计划,浙商产融资管将为金世旗产投提供高达180亿元的资金(其中80亿元用于增资入股金世旗产投,100亿元是以股东借款形式),成为金世旗产投收购中天城投的最大金主。

  虽然在某地产公司进场之后浙商产融资管的借款由100亿元降到了39.5亿元,但是浙商产融在地产领域的频频动作仍然引市场侧目。

  这些动辄上百亿的资金是从哪里来的呢?据《财新》报道,一位熟悉情况的人士称,资金最大可能还是来自浙商银行。

  对于理财基金入楼市,张长弓并不陌生。据《第一财经》报道,早在2013年担任兴业银行杭州分行行长之时,兴业银行杭州分行就曾为杭州滨江房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设计过一款总额最高达89亿元的股权投资基金私人银行理财产品,以便滨江集团拿地。

  尽管精巧复杂程度上有所不及,但是这款理财产品的设计思路和浙银资本支持宝能的方案十分类似:银行理财基金先认购信托计划,然后信托计划作为优先级的LP1,滨江集团作为劣后级的LP2成立地产投资基金,用于拿地。

  滨江集团是近几年来发展最快的房地产企业之一。克而瑞数据显示,2016、2017年滨江集团销售额分列全国第42、34位。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9月以来,政策一再要求楼市去杠杆,严控房地产金融业务风险。其中一项要求就是严禁银行理财资金违规进入房地产领域。

  要风控还是要业绩?

  据《财新》报道,浙商银行的这种投行运作位处灰色地带,也为其带来了高额的收益。

  据一家上市公司披露,在浙银资本做管理人的基金中,其激励机制是:从基金成立起,每年付一次性2%的管理费、0.5%的托管费;对于超额收益,基金管理人还可以提取20%的业绩报酬。

  据《财新》披露,浙银资本一般跟客户约定,出资优先级配资,每年固定收益约定8%-9%;此外,收取20%-40%的超额收益报酬。但往往浙商银行收取的固定收益要少1个到2个百分点,“超额收益其实都被浙银资本拿了去”。

  浙商产融成立之后,这一局面依然存在。

  据《财新》报道,一位接近浙商产融的人士透露,浙商银行众多高管通过有限合伙对产融实质持股,“虽然股权很低,但是利润分配可以很高”;大部分出资参股的民营企业股东,并不参与利润分配。

  《财新》记者还了解到,“躺着赚钱”的浙商产融,普通岗位年薪动辄百万元计,有浙商银行关系人士子女在里面任职,“不是普通人能进去的”。

  浙商银行辛辛苦苦设立各种通道做大“投贷联动”业务,不知是为谁做嫁衣呢?

  我们都知道,高收益和高风险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但是浙商银行的内控,也常常叫局外人看不懂。

  2017年6月,浙商产融投资1亿元,注资坚瑞沃能( 300116.SZ )子公司新沃运力,持股25%。而在2018年4月1日,坚瑞沃能自曝债务逾期近20亿元。

  不得已,今年4月2日,浙商产融向法院申请资产保全,申请冻结该公司大股东股份,价值10.82亿元。

  此前,浙商银行也曾踩雷乐视。

  在2015年7月、9月、12月及2016年4月,浙商银行共做了四笔乐视网股票质押项目,分别为10亿元、5.5亿元、10亿元、8亿元,再加上乐视网高管刘弘的一笔3亿元贷款,浙商银行一共给乐视网贷款36.5亿元。

  随着乐视股价崩塌,浙商银行损失超过8亿元,并将乐视网相关业务列入不良类贷款,全部计提拨备。

  浙商银行内部也对这一操作颇有微词。据《财新》报道,有内部人士表示这笔业务上评审会时,在明显不符合浙商银行审批条件的情况下,顺利过会。让他们不解的是,乐视网融资业务风险之高有目共睹,为何总行为其大开绿灯?

  对风险的不同认知或许导致了刘晓春和张长弓的分歧。

  据《财新》记者了解,刘晓春是大行出身,虽然重视发展同业业务,但也不愿意太过激进,毕竟出了风险是要行长承担责任的。

  相对而言,操盘手张长弓可能更加看重业绩。

  《财新》记者了解到,一开始刘晓春和张长弓方向是一致的,后来对一些事情的判断尺度变得不一样。后期在浙银资本等问题上,刘与张“两人关系不太愉快”。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辞任行长后不久的5月4日,刘晓春在《21世纪经济报道》发表了一篇名为《人们意识中的银行信任感是第一位》的文章。

  刘晓春表示,自从引进“营销”概念后,银行也像其他行业一样,把业务称为“产品”。但是“银行与客户之间是债权和债务关系,不是商品的买卖关系。”

  他认为,人们到银行购买理财产品,虽然也是投资,但下意识里是因为信任银行而做的选择。因此,银行必须有选择地为客户提供理财产品,坚持成为理财市场最保守的理财产品提供商,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sitemap.xml news.xml ticai.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