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银行最新消息,银行“补血”压力加大 资本补充提速,000001最新新闻

最新新闻 | 最新公告 | 公司简介 | 十大股东 | 资金流

信息一览 | 财务数据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银行“补血”压力加大 资本补充提速
2019-02-20

  监管“大考”、银行自身业务扩张与转型,都迫使国内银行通过各种渠道进行资本补充。2月19日,人民银行与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就这一话题介绍了有关情况。

  今年以来,部分银行已拉开资本“补血”大幕。据相关数据和公告显示,截至2月11日,今年已有3家银行发行了675亿元可用于补充资本的债券,包括15亿元二级资本债、260亿元可转债和400亿元永续债,均在1月份发行完毕。

  对于“补血”压力加大的原因,业界人士认为来自多个方面:一是银行业将迎来资本充足率“大考”,国有大行也面临TLAC(总损失吸收能力)的压力;二是支撑表外回表和进一步信贷扩张的需要;三是在经济下行压力下,银行业做好“过冬”准备。此外,成立理财子公司、金融资产投资子公司等也需要投入资本金。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告诉《金融时报》记者,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银行资本补充出现三大新特征。一是资本补充工具更丰富。在监管层“绿灯”开启下,大行开始发行永续债补充其他一级资本,同时可能还会继续创新工具;二是门槛降低,比如对优先股和可转债的要求,直接使得发行工具多样性大大增加,审批效率也会提高;三是发行额度显著增加,去年首月银行所发行的可补充资本的债券总额不到今年的三成。

  资本补充压力加大

  伴随着各种压力,我国银行业在2018年已经历了一轮资本补充热潮,仅A股上市银行已完成逾5000亿元资本补充。据中信证券统计,2018年初至12月中旬,A股上市银行已完成资本补充5315亿元,其中定增和IPO募资1080亿元,优先股1025亿元,二级资本债3080亿元,可转债130亿元。

  但资本金缺口依然存在。中信证券统计显示,目前已公告但仍在进展中的银行融资规模尚有7447亿元,其中定增352亿元,优先股3310亿元,二级资本债1305亿元,可转债2460亿元。

  今年“补血”首单在1月21日实现,距预案获批不到1个月时间,平安银行(000001)完成了260亿元可转债发行。平安银行2018年三季报数据显示,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53%、9.41%、11.71%,已非常接近监管红线。

  “目前,这单可转债可补充银行其他一级资本。”业内分析人士称,据发行公告,今年7月25日后该单可转债将进入转股期,转股后可率先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据天风证券(601162)测算,若260亿元可转债全部转股,可提高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24个百分点,显著缓解资本压力。

  备受关注的是,1月25日,中国银行(601988)发行了银行业首单永续债,额度高达400亿元,据悉,包括险资、券商、基金、资管公司等在内的140余家投资者参与了认购。

  除大中型银行外,城商行也陆续上阵,开始补充二级资本。1月29日,长安银行发行了今年首单10年期二级资本债,发行规模15亿元,全部用于补充二级资本。而在去年4月份,哈尔滨银行公告称,拟发行150亿元永续债。

  事实上,非上市银行面临的困境更为严峻。去年,联讯证券曾测算了511家中小银行样本的情况,这些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在2015年至2017年间持续下滑。从数据来看,这些中小银行的资本充足率算数平均值从2015年的14.33%下降到14.09%,2017年进一步降至13.98%。样本中的中小银行,其中有很大部分的资产在2000亿元以下。截至2017年,这511家样本银行中,有8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没有达到10.5%的监管要求。

  创造资本工具发行良好环境

  在经历了6年的过渡期后,2019年迎来银行业资本充足率达标大限。目前,已有地方中小银行出现资本充足率为负的状况。

  在此背景下,对银行“补血”的支持政策不断出台。2月1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支持商业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金,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和防风险能力。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表示,通过永续债的形式补充银行资本在我国刚开始进入实践阶段,为了引导和培育市场,永续债发行需要有一定的政策支持。对此,银保监会扩大了保险机构投资范围,允许其投资永续债等资本工具;财税部门已经明确了永续债的会计处理,很快还将明确永续债的税收处理;人民银行创设了央行票据互换工具(CBS),并将合格的银行永续债纳入央行担保品范围,以促进提升永续债的流动性和市场接受度。

  值得关注的是,1月24日,银保监会发布了《银保监会决定放开限制允许保险机构投资商业银行发行的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的通知,通知内容显示,“银保监会将允许保险机构投资符合条件的银行二级资本债券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

  对此,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在2月19日举行的吹风会上表示,目前的资本补充工具比较新,中国投资者市场发育程度确实需要进一步培育,特别是高风险的投资人和长期投资人相对比较缺乏,此次银保监会允许保险公司投资永续债极大拓宽了投资者范围,将来还会在金融市场建设,包括引入更多的境外机构投资者、进一步丰富机构投资者群体、强化信息披露、通过条款设计加强投资人保护等方面做更多工作。

  另外,纪志宏也强调,永续债的复杂性对于金融市场的合理定价等方面提出了挑战。当然,产品的推出本身也是金融市场深化的体现。“丰富债券市场产品还需要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监管部门需要创造一些政策环境和条件。”

  根据自身特点选择不同工具

  目前来看,大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压力相对较小,更倾向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所以永续债是比较好的选择。一位银行业分析人士表示,永续债成本较低,中国银行首单永续债的票面利率仅为4.5%,属于较低水平,此外,监管层支持力度也非常大。

  与之相比,部分城商行和个别股份制银行则面临二级资本压力,正在积极发行二级资本债予以补充。今年1月份,民生银行(600016)和贵阳银行(601997)均获人民银行核准发行二级资本债,发行规模分别为400亿元、45亿元。

  除了上述融资渠道,2018年商业银行IPO步伐明显加快,年内共有6家银行过会,创下银行业IPO以来年度第三高,仅次于2007年和2016年的水平。2018年过会的6家银行,除日前上市的紫金银行(601860)外,还包括青岛农商行、西安银行(600928)、郑州银行(002936)、长沙银行(601577)和青岛银行(002948)。

  交通银行(601328)首席银行分析师许文兵认为,资本工具的不断丰富既有利于商业银行优化资本结构,也便于不同条件的银行尤其是一些未上市银行选择适合自身特点的补充工具,缓解短期的资本压力。然而,长期来看,要提高商业银行的核心资本水平,关键仍在于改善资本市场对银行的低水平估值状况,打通普通股融资渠道。

  对于下一步的工作,潘功胜指出,金融管理部门也会一直为商业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创造良好环境,一是在平衡好股东利益和商业银行发展需要的前提下,鼓励商业银行通过内源性的方式来补充资本;二是发挥好股票市场融资功能,支持商业银行上市融资、增资扩股、发行优先股等来补充资本;三是通过债券市场产品和工具创新,来补充商业银行资本,包括永续债;四是商业银行要注意,业务的发展应与资本充足性和资本补充能力相适应。

(以上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平安银行最新消息,银行“补血”压力加大 资本补充提速,000001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