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银行最新消息,资本承压 地方银行多渠道“解渴”,000001最新新闻

最新新闻 | 最新公告 | 公司简介 | 十大股东 | 资金流

信息一览 | 财务数据 | 历史估值 | 历史分红 | 龙虎榜

资本承压 地方银行多渠道“解渴”
2019-02-18

  2月1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支持商业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金,提高永续债发行审批效率,降低优先股、可转债等准入门槛,允许符合条件的银行同时发行多种资本补充工具。

  截至2月14日,今年已有7家商业银行定增方案获证监会审核批复,合计增发约34亿股,其中5家为农商行,2家为城商行。同时随着优先股和二级资本债券发行,地方银行“补血”加速。

  分析认为,2019年银行业将出现新一轮的资本补充浪潮。新政策下,银行将加快资本补充速度,同时永续债的推进对非上市银行补充资本将有着重大意义。

  1月内7银行获批定增

  实际上,近来地方银行资本压力上升,通过定增募股补充核心资本步伐加快。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证监会官网统计发现,仅2018年12月至2019年2月,3个月内就有18家银行定增议案获证监会批复,合计规模128亿股,其中农商行13家,股份制行1家,城商行包括柳州银行、邯郸银行、海峡银行、廊坊银行4家。

  从区域看,江苏、河北、安徽等地区居高。公告显示,江苏省4家农商行定增获批,合计约6.8亿股;河北省3家银行,其中2家城商行。此外,上海农商行拟定增6.8亿股,也是13家农商行中定增规模最大的银行。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熊启跃表示,随着银行回表,原来很多通道业务回归表内,加大了对资本的消耗,同时受国家支持实体经济政策的影响,银行放贷压力上升,且经济增速下行环境下银行不良压力大,整体来看各银行资本压力凸显。

  同花顺(300033)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9月末,在已发布三季度资本充足率数据的35家上市银行中,仍有7家城商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指标较6月末呈不同幅度下降。

  相比非上市银行定增补充资本金,去年下半年以来,上市地方银行发行优先股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热情趋高。

  熊启跃指出,从银行资本结构来看,核心一级资本的补充是最“解渴”的,而目前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只有内部利润留存和外部发行普通股两种途径,利润留存远难满足需求,外部定向增发和融资受估值影响,在估值普遍偏低的情况下并不合适,因此优先股对于破净的银行来说,可以有效补充其他一级资本。

  据同花顺数据及公开资料统计显示,2018年以来,已有14家银行公布优先股方案,总规模近3660亿元。其中,城商行和农商行达7家,总发行规模近500亿元,发行规模不超100亿元的银行达4家,分别为宁波银行、中原银行、广州农商行和九江银行。

  除优先股外,上市银行也在积极通过可转债补充资本。去年下半年以来,江苏银行(600919)、中信银行平安银行交通银行可转债密集获批。2018年12月27日,平安银行260亿元可转债获证监会批复,间隔不足1个月即完成发行。

  某机构银行业分析师向记者表示,对于上市银行而言,定增获批难度比较大,可转债是补充股本比较常用的方式,所以很多银行都希望通过债转股补充资本。

  除一级资本外,各商业银行也在积极发行二级资本工具补充二级资本。1月24日,长安银行公布二级资本债券发行公告,拟发行不超过15亿元,全部用于补充二级资本。

  据中国债券信息网显示,2018年下半年,近40家银行发布了二级资本债券发行公告,其中农商行16家,城商行15家。此外,据银保监会官网公告显示,2018年12月公布7家银行二级资本债券申请批复,合计规模550亿元,其中有4家城商行和2家农商行。

  多渠道补充资本

  熊启跃认为,此前银行二级资本工具发行规模在银行资本补充中占比较大,随着大量二级资本补充工具陆续到期赎回,银行资本补充压力更大;且受内外部环境影响,银行不良上升,信贷业务压力不减,补充资本势在必行。“2019年银行业将出现新一轮的资本补充浪潮。”

  “尽管优先股在补充银行其他一级资本方面有优势,但优先股发行程序繁复,流程长,时间久,而且只有上市银行才能发行,局限较大。”熊启跃进一步指出。

  在熊启跃看来,相比优先股,同为其他一级资本补充工具的永续债则更受银行期待,但目前永续债政策并不是非常清晰,也仅有中国银行审批发行,很多非上市银行仍在积极筹备申请中,随着相关监管政策的逐步完善,2019年可能会有更多银行通过永续债补充资本。

  2月11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常会,会议决定支持商业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金,提高永续债发行审批效率,降低优先股、可转债等准入门槛,允许符合条件的银行同时发行多种资本补充工具。

  华南地区某券商银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此前证监会对可转债的审批限制较多,通过降低可转债、优先股等门槛,可以解决中小银行资本补充问题,让更多原来不符合要求的中小银行尤其是地方银行更快补充资本,提升其信贷投放能力,对冲经济增速下行压力。

  上述分析师指出,目前优先股仅上市银行才能发行,而永续债则没有限制,因此推动永续债审批对非上市银行资本补充意义重大,上市银行也大大拓宽选择渠道。

  中金金融分析指出,此前预计商业银行永续债发行规模在3500亿元左右,但如果降低准入门槛,同时允许银行同时发行多种资本补充工具,总体资本补充规模可能明显大于此前预期。

  中信建投(601066)分析称,政策鼓励银行动用多种融资工具补充资本金,以上这些融资工具中,没有排他性;银行在发行资本工具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同时,也可以同时发行资本工具补充其他一级资本,资本补充进度将大大加快。

(以上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9446379删除)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news.xml site.xml ticai.xml 平安银行最新消息,资本承压 地方银行多渠道“解渴”,000001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