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银行,揭秘“牛散”道法:巨额财富是这样炼成,平安银行新闻,平安银行主力资金流入

资金流 | 龙虎榜 | 十大股东 平安银行

揭秘“牛散”道法:巨额财富是这样炼成
2018-02-25

  股票市场,有这么一个群体,他们跟普通散户一样几万块入市,从籍籍无名发展到亿万身家,以自然人的身份进入上市公司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业内称他们为“牛散”。他们中有的同时布局多家公司,介入时间精准令人称奇,有的长期坚守一类股票而获得高额财富。追随牛散的脚步,学习牛散的风格,或许普通“小散”也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投资方法。

  偏爱中小股——赵建平

  2017年三季度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出现赵建平的公司

  熟悉A股的股民对赵建平的名字可能不会陌生,自2006年以来他一直活跃于A股,每年均出现在不少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

  2006年~2007年期间,对一只有色金属股贵研铂业的操作,令赵建平一炮而红。

  2006年第二季度,赵建平首次进入贵研铂业的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当时该股复权价在7元~10元;中间一路持有并加仓,2007年三季度达到持仓巅峰98万股。但是,到了2007年第四季度,他却从十大流通股股东榜单上消失,当时的复权价在30元~40元,赵建平从此股中获利估计在3~7倍。

  2006年2月至2007年10月,贵研铂业从较低点4.13元一路飙至33.77元,赵建平几乎全程参与。而从2007年四季度开始,赵建平撤出后,贵研铂业股价便开始走下坡路了。低位时大举买入,长线持有一两年时间,在巅峰时期卖出。如此精准的眼光,确实令人佩服。

  此后,赵建平的炒股风格,便开始受到关注。观察其近10年现身过的上市公司,发现赵建平炒股,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近10年来,他布局过的上市公司达到100多家。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仍有15家上市公司的十大流通股东中,出现了赵建平的名字。

  不过赵建平在广撒网的同时,也不是没有重点。研究发现,他尤其擅长操作中小市值股。据不完全统计,赵建平10年间参与过的100只股票中,有70多只股票属于中小创股票,包括其持股时间较长的佐力药业中海达欧比特等。而题材方面,医药生物和电子信息服务尤其受其青睐。

  2017年三季度,赵建平新进的股票有基蛋生物佛慈制药普利制药星云股份圣邦股份国科微联合光电恒为科技卫光生物佳创视讯华测导航三毛派神钱江摩托欧比特晨曦航空持股数不变。从持股风格看,依然以次新股和创业板为主,偏爱大消费股。

  坚守地产股——黄木顺

  如果说葛卫东是金融股重度爱好者,那黄木顺就是典型的地产股坚守者了。

  2016年以来,黄木顺共现身10只个股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其中以地产股以及与地产股相关度较大的建筑行业个股居多。包括泛海控股中粮地产、东华实业、北方国际天健集团等。即使偶尔买买国信证券等金融股,但也仅现身一个季度便消失了,唯有对地产股泛海控股能坚守十几年不“变心”。

  泛海控股是黄木顺持股时间最长的一只股票,其自2006年第二季度入驻其前十大流通股东,最初时持有694万股,此时该股股价复权后仅为1元左右。随后长线持股,总体上不断加仓。2015年二季度时,该股股价一度超过21元/股。随后股价开始下跌,黄木顺也逐步减仓获利。直至2017年三季度末,黄木顺仍持有该股股份超1.4亿股,持股市值超过11亿元。

  除了泛海控股,黄木顺还长期坚守建筑行业个股北方国际。2007年第三季度,黄木顺新进北方国际第三大流通股东,持有805万股。不过黄木顺随后总体上一路减持,至2013年第四季度时,仅持有130万股。2014年起,黄木顺已从北方国际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消失。

  2017年,黄木顺仅持有泛海控股一只股票,并且还在不断加仓,前三季度分别加仓4802.69万股、163.32万股和18.08万股。但2017年泛海控股的股价却整体称下滑趋势,从年初的9元左右跌至年底的7元左右,全年跌幅为18.23%。如果同样以各个季度的均价计算,则对黄木顺而言,2017年,仅算加仓的4984.09万股股份,亏了约7178.66万元。

  重仓金融股——葛卫东

  与赵建平的广撒网不懂,葛卫东则是典型的“重点捞鱼”,金融股就是他看中的“大鱼”。

  据了解,葛卫东发家于期货,其首次现身A股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是在平安银行的2013年半年报中。当时葛卫东持有1.55亿股平安银行,按该股2013年二季度末的收盘价算,其当时持股市值约为15.48亿元。随后几年里,他一直重仓平安银行,2015年一季度时达到巅峰2.74亿股,随后便开始逐渐减仓,直到2016年四季度才从平安银行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消失。

  股价方面,2013年二季度,平安银行的股价在6~8元之间,期间经过几轮变化,15年二季度葛卫东开始减仓时,股价在12~15元之间,涨了近两倍,加上葛卫东一直是重仓,所以从中获益颇丰。

  除了平安银行外,近几年被葛卫东看中的股票还有红太阳西藏矿业安泰科技华谊兄弟西藏药业用友网络贵绳股份中国平安,均是看准后便一次性大手笔买入。

  尤其是2015年二季度,一次性买入中国平安近8000万股,按中国平安二季度末收盘价算,市值达65亿元。可谓出手阔绰,可见其对金融股特别是“平安”确实十分看重。不过其很快又从其十大流通股东中消失了,截至2017年三季度,他还现身十大流通股东的只有用友网络西藏药业两家公司,分别持有3945万股和330万股。

  2017年,葛卫东在A股主要操作的股票是贵绳股份用友网络西藏药业

  葛卫东是从2016年一季度进入贵绳股份这只股票的,首次持有238万股,2016年一季度该股成交均价为11.55元(前复权,后同)。当年二季度,葛卫东持续看好该股,加仓153.63万股,该股二季度均价为12.76元。2016年四季度,贵绳股份股价有较大幅度的上涨,期间一度达到21.27元/股的高价。而从当年的报表来看,趁着四季度股价上涨,葛卫东减持了100.02万股,四季度成交均价为16.95元。到了2017年二季度,贵绳股份的均价变成了15.83元,葛卫东便彻底从其十大流通股东中消失了。如果以季度均价计算,假设葛卫东在2017年二季度彻底清仓了剩下的292万股的话,那么通过操作贵绳股份这只股票,葛卫东大约获利1608.48万元。

  卖掉贵绳股份后,2017年三季度,葛卫东看中了用友网络西藏药业两只股票,分别建仓3945万股和330万股,季度均价分别为21.58元和40.62元。2017年四季度,用友网络的走势较好,均价升至22.75元,西藏药业则有所下滑,均价为38.65元。如果在四季度葛卫东没有加仓或减仓,则其在用友网络上浮盈4615.65万元,西藏药业则浮亏650.1万元。

  总体来看,2017年,葛卫东共赚了约5574.03万元。

  重组股爱好者——景华

  在众多牛散中,景华可以说是从小户到牛散的典型代表。他16岁便开始接触股票,抱着尝试的心态却在股市得心应手,从此一发不可收拾。2004年,景华带着5万元正式入市,成为专业股民。凭着其个人对股票的研究,独特的投资风格,十几年来,当初的五万元已经变成了上亿的身价,景华也成为了被股民熟知的传奇人物。

  景华的炒股经历中,最值得称道的,就是对上市公司重组机会的把握。在他投资的重组股中,极少有看走眼的时候,少则盈利30%,多则100%以上。其中最著名的当属山水文化一战,他由于看好公司重组前景,从5块多开始买进,累计买入高达700多万股,跻身该公司十大股东第四位。其后从10元开始分批卖出直至16元左右清仓。此役景华平均买入价6.5元,平均卖出价14元,总收益约6400万元。此外,他还曾在德棉股份、绿景控股、*ST吉药、*ST太光、ST东盛、*ST金泰等定增或重组失败后大举介入。

  从散户起家,2014年景华摇身一变成为私募大佬,并发行了基金。其投资逻辑也随着身份的转换而发生了一些改变,比如,开始偏爱举牌易主公司。2016年起,两次举牌过民盛金科冀凯股份

  2017年,景华以个人身份出现在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的,有东方银星民盛金科冀凯股份三家公司。

  2016年三季度末,景华首次进入东方银星,持有101万股,在此后的半年里,分别加仓74.97万股和58.23万股,成为第六大股东,然而到了2017年二季度,他便彻底消失了,如以季度均价计算的话,他在东方银星这只股票上便亏损了962.65万元。

  而冀凯股份民盛金科两只股票,景华均为2016年进入其十大流通股东中,2017年这两只股走势较差,民盛金科全年下跌17.76%,冀凯股份全年下跌25.23%,但景华却是一个逐渐加仓的过程。2017年前三季度依次加仓冀凯股份71万股、221.39万股和256.29万元。一、二季度分别加仓民盛金科29万股和902.52万股。如果按照每个季度均价计算,仅计算加仓部分,则截至2017年年底,景华加仓冀凯股份浮亏1232.27万元,加仓民盛金科部分浮亏2927.58万元。

  2017年,景华亏损约5122.5万元。

  最“神秘”牛散——刘芳

  有的牛散愿意主动与大众分享投资经历,有的却一直从不暴露自己的身份,颇有神秘感,更令人好奇。

  2007年一季度,一个叫刘芳的股民买入*ST金泰312.24万股。当时*ST金泰股价仅3.5元左右,此后*ST金泰停牌。7月9日,黄光裕哥哥黄俊钦作为实际控制人的*ST金泰公布整体上市重大利好消息,股价连续涨停,加上停牌前的3个涨停,总共拉了42个涨停板,成为A股涨停王。当时股价最高涨到26.5元,一时之间,刘芳的持股增值了6倍多,达到8274万元。刘芳也因此一战成名,被封为“最牛散户”。

  2008年,黄光裕、黄俊钦因操纵*ST金泰股价被起诉入狱,作为该股股价上涨的受益人刘芳再次受到关注,“寻找刘芳”一时成为热点。尽管外界有各种猜测和爆料,包括是黄光裕兄弟的账户、河南的男司机、深圳的一名投资者等,但刘芳的身份却一直未被真正确定,刘芳也就成为了一个最神秘的牛散。

  尽管身份可以隐藏,但其在资本市场的踪迹却无法彻底抹去。2008年后,刘芳仍然一直活跃在A股市场,先后介入10多家具有重组、资产注入等炒作题材股票,并且多次押中重组股,收割了胜利的果实。

  2013年三季度刘芳成为深天马A的第六大股东,持股219万股。刘芳介入后不久,该公司便筹划重大资产重组;2014年刘芳曾“押中”扭亏摘帽股春晖股份而大幅盈利;2014年二季度刘芳还介入兆新股份,成为第七大股东,当年年底该股资产重组,次年3月初复牌,股价再次大涨。2017年*ST沈机扭亏成功,目前正申请摘星去帽,有望焕发新生,而根据*ST沈机公布的公告,刘芳在2017年四季度成功进入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持股161.77万股,为第六大流通股东。

  2017年,刘芳操作出现在前十大流股东席位中的股票共有6只,但几乎均是短线操作,一个季度后便消失了。2017年一季度,持有深南电A48万股,佛塑科技200万股,二季度便退出了前十大流通股东,如果全部抛售了的话,则刘芳通过深南电A亏损66.76万元,佛塑科技亏损196万元。二季度买入沃特股份0.44万股,第三季度便抛售掉了,该股亏损约6万元。三季度买入亚星客车193万股,天津磁卡256万股,截至四季度末,亚星客车浮亏333.89万元,天津磁卡浮亏389.12万元。由于刘芳才刚进入*ST沈机的前十大股东不久,*ST沈机也仍未完成摘星去帽。如果不把*ST沈机算在其中的话,则刘芳在2017年度累计亏损991.77万元。

  几大牛散投资手法各异,偏好的题材也大有不同。但他们对个股的挑选均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在行情和时机的把控上更是令人惊叹。学习牛散操作手法,如能在其进退之道上悟出一二,定能有所收获,不过不能盲目的跟从牛散买个股,因为即使是牛散,也有可能有亏损的时候。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sitemap.xml news.xml ticai.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