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银行,转债热暗含风险 严监管更将趋严,平安银行新闻,平安银行主力资金流入

十大股东 | 龙虎榜 | 资金流 平安银行

转债热暗含风险 严监管更将趋严
2017-11-14

  可转债市场迎来了新一轮风潮。据不完全统计,年初至今,A股已有129家公司发布可转债预案,拟募集资金超过3800亿元。其中,至少85家公司已进入证监会审核名单。

  “依当前情形看,如果后续没有对可转债进行更多的监管限制,上市公司青睐转债的程度将日益上升。”中信建投证券宏观债券首席分析师黄文涛表示。

  上世纪90年代便诞生,一直徘徊在A股再融资市场的边缘,可转债这一“小众”融资工具是否迎来主流化机遇值得期待。

  再融资新规激活转债市场

  今年上半年,监管层先后推出“再融资新规”和“减持新规”之后,市场预计上市公司将大面积转向可转债、优先股等未受政策影响的融资方式。

  真正引发市场热度的,则是9月8日证监会正式发布修订后的《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可转债的网上申购方式可采用信用申购,对散户投资者来说,没有了以往的大额保证金门槛,这极大地推动了散户对可转债的参与热情。有媒体报道称,最近1个月之内,参与打新的普通投资者账户数从261万户增长到588万户,增长率超过126%。

  9月26日,第一支“打新”可转债雨虹转债申购结果出炉,尽管中签率创下新低,但“零成本”信用申购迅速吸引了大批个人投资者,市场对可转债的关注度飙升。

  实际上,黄文涛认为,再融资新规才是激活可转债市场的第一推手。2月17日,证监会修订再融资相关规定,从定价规则、融资规模、频率等多方面对定增融资进行限制。自定增发行受到限制,部分上市公司便把目光投向可转债。

  在一定程度上,可转债确实受到了“绿灯”照顾。新规对可转债、优先股、创业板小额快速融资等并未做出间隔18个月等规定。

  今年3月,沪深两市可转债预案猛增至15起,超过去年A股全年推出的可转债预案总和。此前2个月,仅有2家公司发布可转债预案。

  3月14日,长江证券率先抛出新规后市场首单可转债预案,随后陆续有公司调整再融资方案。5月3日,水晶光电凯发电气双双宣布放弃定增,同时拟发行可转债。5月中旬,海翔药业雪迪龙也相继终止原定增计划,改道可转债。公告原因皆指向资本市场监管政策、市场环境等因素发生变化。此后可转债持续扩容,仅8月份就新增可转债预案26起。

  可转债扩容不仅体现在数量上,同时超大体量融资方案频出。从预案规模看,上市银行拟融资力度最大。今年以来,已有9家上市银行发布可转债预案。其中,民生银行浦发银行平安银行宁波银行拟募资金额分别达500亿元、500亿元、260亿元、100亿元。

  上市银行为何会成为转债“发行大户”?“近年来监管趋严,对银行的资本约束提升,导致银行特别是受监管调整更大的中小银行的资本补血需求普遍提升。但不同的工具所补充的资本类别以及限制都不一样。转债转股后可补充核心一级资本,这是IPO、定增方式以外的能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工具,今年再融资新规对定增监管趋严,因而上市银行转而更青睐发行可转债。”黄文涛表示。

  大股东减持套利引发争议

  毫无疑问,可转债是近期A股市场的一个热门话题,尤其是雨虹转债在开盘首日收益就达到了20%,在这样的短期高收益刺激下,加之采取信用申购方式无需市值、无需提早缴款,不少中小投资者参与可转债申购的热情空前高涨。但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同时,拥有优先配售权的股东也开始减持套利。

  据东方雨虹9月29日的可转债发行结果显示,公司此次发行18.40亿元可转债,其中向原股东优先配售1573万张,即15.73亿元,占本次发行总量的85.50%,其中公司控股股东李卫国和李兴国共计配售雨虹转债约563万张,占本次发行总量的30.5850%,即5.63亿元。

  10月20日雨虹转债刚上市,10月24日李卫国就披露了减持公告,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已通过深交所交易系统出售其所持有的雨虹转债合计184万张,减持合计1.84亿元。此后在10月27日,控股股东李卫国再次减持184万张,占发行总量的10%。由此计算,从10月18日缴款到10月28日减持完毕,李卫国10天用1.84亿元赚了3312万元。

  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以往发行的可转债普遍使用“优先配售+网上定价+网下配售”的发行方式,而如今,可转债是采用“优先配售+网上定价”,网下配售环节已被略去。招商证券首席债券分析师徐寒飞指出,由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和股东可以参与可转债的配售,因此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可转债几乎不会破发,而上市公司股东在可转债上市后立即卖出就能获得较好的收益。

  由于可转债的优先配售制度,公司的股东、高管均可以通过配售获得可转债份额,也可以在后期通过换股而获得股份,因此其在A股股权及可转债权益之间拥有了便捷的套利及转换空间。对此,黄文涛表示,可转债以债券的形式存续和交易,但因为内嵌一份标的股票的看涨期权,其市场表现贴近股票市场的变化。可转债兼具债券和股票的双重属性,当股票市场表现较好时,投资人可以分享大部分的股市收益,而当股票市场处于弱市环境时,由于存在债券属性的保护,其下行风险通常要比股票小很多。

  实际上,上市公司股东在可转债挂牌交易时就抛售的行为并非雨虹转债这一个案例。久其软件于2017年6月8日发行780万张可转换债券,其中公司控股股东久其科技、实际控制人董泰湘、赵福君合计配售量占久其转债发行总量的50.51%。该可转债于6月27日挂牌交易,然而就在6月28日,公司接到减持通知,上述股东分别通过深交所出售其所持有的久其转债145.72万张、45.76万张和5万张,合计减持1.97亿元,如果以114元的均价计算,盈利2752万元。

  徐寒飞认为,正是由于可转债兼具债券和股票的双重属性,因此东方雨虹的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除通过深交所交易系统出售其所持有的雨虹转债外,东方雨虹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李兴国等人又进行了股份减持。

  监管审核风向或在悄然改变

  无论是什么资产,杠杆加得太快,一定会推动价格上涨,泡沫出现。这在可转债市场中也不例外。针对个案,有人认为,控股股东通过再融资获益属于正常现象,不必过度解读。实际上,监管层并非放松对可转债审核的关注。11月6日,蒙草生态可转债申请遭到发审委否决。近年来可转债100%过会率已经被打破,可转债的审核风向也许会悄然改变。

  舆论注意到,监管层对可转债的审核更重视实质性。如在11月3日发审会上有条件通过的海德利和众兴菌业,前者被要求补充说明去年11月安全事故原因是否调查清楚、事故影响是否消除、整改验收是否完成;后者被要求说明募投项目新增产能的消化问题,以及前几次募投项目变更的原因及合规性。蒙草生态申请可转债,发审委关注重点在于其历次募投项目执行与原计划不符,以及公司本身账面借款余额占净资产比例达到45%存在较大风险等问题。

  对当前可转债的热潮,媒体及部分KOL(意见领袖)也开始向投资者提示风险。

  对于当前转债二级市场,分析师也纷纷持谨慎观点。兴业证券债券分析师左大勇指出,从上交所公布的10月份持有人结构来看,基金和保险10月延续9月的减仓行为,而10月并没有新券上市或老券转股。主流机构的减仓与10月的行情结合起来看,机构对市场偏悲观的预期显现。他认为,就短期而言,尽管转债经历了不小的调整,但考虑到转债供给压力在即,而市场刚性的承接力量不足,加上转债估值不便宜,建议投资者等待更好的介入时点。

  针对目前大股东快速减持可转债的情况,徐寒飞称,可转债在转股之前性质为债券,还不能开对债券抛售、减持做出行政干预的先河,重要的还是投资者学会用脚投票,不跟风接盘,学会自我保护。

  黄文涛认为,目前来看,由于处于新规则初期,不少投资者获取信息有时滞等因素,还存在着一定的无风险收益,后续随着参与人数的增长、上市后潜在的更大抛盘等因素,预期收益可能会逐渐降低。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金投股票】,回复【大单】可以看到最近主力大单流入的个股

index.xml index1.xml index2.xml index3.xml index4.xml sitemap.xml news.xml ticai.xml